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爷大婚,你就要和隆裕吗……?(二)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410 2013-07-17 08:57:18

  那男子手里拿着块柔软的锦帕,拉过她手,轻轻得擦着涌出的眼泪。擦着,擦着,她的泪也停了。他的脸渐次清晰,这双眼睛为何如此魅惑?是的,是魅惑,还有那魅惑的薄唇,温柔轻笑着。月光从他的背后照过来,这张面孔居然让她惊得睁大着眼睛,往后退了一步。他见着她的反应,立刻露出更多的笑来。

“怎么?我吓着你了?”他站立起身,收了手上的帕子,她微微嗅了嗅鼻子,原来,那梅花的香气是从他身上传来的。

“没有。”她一时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不知道要如何行礼,只能这样站着回答他的问题。

“你是景月妹妹?”他的话在她脑袋里盘旋,喊自己妹妹,他该是谁呢,自己也不常进宫,还真是一时对不出他的身份。

“呵呵。”他知道她没认出自己,淡淡一笑,在景月儿听来总觉着他有些许不快,不过,他旋即转了口气,说着,“我是四阿哥隆裕。”

“景月儿见过四阿哥。”她行了屈膝礼,也不知下面要如何与他交谈,正想着要找个借口告退,那隆裕又呵呵笑了起来。

“和我在一起,让你不自在了?”

“没有,我……。”她绞着手,也不好说谎话,不知该说些什么转还这尴尬。

“我们见过,那时,你还是个孩子。”他轻笑着,看她转着眼睛思考着。

“见过?恕景月儿愚钝,真是不记得了。”

“哈哈。那次你被封了格格,第一次进宫。”他一说完,她想起那个稚嫩孩子,一下子笑起来。

“那时,四阿哥与我一样不过是黄口小儿,这记性还真正是好。”她的轻笑落进了他眼里,他却收了笑,定着看她。她一见他这样,也收了笑,略低了头,心里想着,自己刚刚还真是失态了。

“景月儿。”隆裕的身后有靖王的声音,低沉还略带着嘶哑。她一惊,探了身去看他。他依旧穿着红色的喜服,只是,那身上被着的红色缎带没了。

“小王叔。”她疾走了两步想要往他身边走,经过隆裕的身边,却被他拉住了衣袖。

“景月,三哥今日可是大喜,你可不能坏了他的好日子啊。春宵一刻值千金,三哥,怎么这时候出来了?”那隆裕淡然说着,话里听不出任何感情,转身看着靖王。

“这喜宴,新郎不是要敬酒吗?景月,过来,你也陪我喝一杯。”他站着,冷冷的望着景月,看都不看隆裕一眼。

“我。”景月是想要奔过去,可是,衣袖被隆裕攒着,不能动,如若硬拉,这看进靖王的眼里,不知会怎么想。她正要说,让他先进去,自己跟着就来,那隆裕却突然开了口道,“三哥,也陪我喝一杯啊。”隆裕拉着她的衣袖,两个人一起走到了靖王的身边,刚刚这隆裕的最后一句话,怎么与先前和自己交谈的声音不一样了?再看他说话走路的动作,简直就是一个孩子,比那景荣好不到哪儿去。可在景月儿的心里,现下的他与刚刚两人在一起时怎会判若两人?她也来不及多想了,靖王拉了她的手,就把她带了进去。

皇上、皇贵妃都回了宫,见那景月儿左手一个三阿哥,右手一个四阿哥被牵着走进来,众人一阵窃窃交谈。景月儿一愣,用力甩着双手,低了头,碎着步子走到了额娘身边,轻轻坐下,也不抬头看那二人。

靖王坐在主桌,各大臣开始逐次敬酒,他也来者不拒,大口喝着。只是,他的眼睛从没从她的方向移开过,那探寻的眼光一直望着她,她懂,他是在问她,和隆裕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倒了一杯酒,拿在手上,一抬眼,直盯着他的眸子,眼睛一闭,把那杯酒给吞了下去。那股子辣劲直冲进她的嘴里、鼻子里、眼睛里,脸上却要带着笑,好让他知道,自己绝没有做背叛他的事情。

他这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微点了头,转过去继续和众人喝酒。

这一切都收入了隆裕的眼里,他面无表情喝了一口酒,身边的公子贝勒们与他说话,他也回转过身,笑着与他们相谈甚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