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寿宴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102 2013-07-17 08:57:18

  不知为何,冷清风又走到了泽亲王府的后门,飞身上树,他都觉得自己很可笑。这么晚了,景月儿也该睡了吧。

“坠儿,你去睡吧,我到院中走走。”是景月儿的声音。夜深了,她的声音可以传出很远,直到他的耳朵里。他的心一紧,循声望去,坠儿正在房门口为她披着披风。微弱的灯光下,她慢慢走到花园中间的水池旁坐下。他要仔细得看,才能分辨月光下,水波旁的她。不一会,笛声想起,是那种舒缓欢快的曲调,可以听出她女儿家幸福的心境。他倾听着这首曲子,觉得熟悉无比。这不就是自己珍藏的箫谱上的那首《月玲珑》吗?原来这首曲子用笛声才能完美的呈现,怪不得自己用洞箫一直都无法吹奏出更美的境界。

他轻轻得越过围墙,栖身在院中的一棵槐树上,她的侧脸在月光下,豁然清晰。他就这样看着她,她则望着月空,轻吹玉笛,他渐渐陷入这幅美妙的画卷中。就当她在为自己演奏,又如何?只要此时此刻,她在他的眼前,真实得存在,不再是那画中的神女。

不觉在肖府住下也有些时日了,每日去泽亲王府看一眼景月儿成了他每晚必做之事。只是并不是每晚都能见到她,每每等到深夜,对着景月儿那紧闭的门窗,他也只能无限惆怅得默默离开。

肖云天的寿宴隆重而热闹,和肖家或者二阿哥走得近的达官显贵几乎都到齐了。冷清风对自己被安排在主桌十分得不自在。看着那些官场中人互相吹捧,心中十分反感。肖柔儿就坐在他的身边,反倒让自己少许放松些。

“清风哥哥,这几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肖柔儿为他夹菜,小声问着。

“没有。”他没有看她,端起酒杯敬了肖云天。等他坐下,肖柔儿继续追问着。

“是因为上次灯会,你把我弄丢的事吗?我父亲并没有责怪你啊,反而让我禁足一个月呢。你看,现在我才能出来。我父亲早上还不忘教诲我,让我不要一出来就兴风作浪,好像怕我把你带坏似的。”

听她说完,他本想忍住,却实在忍不了,笑出声来。他知道这样的场合不太合适,更何况对面还坐着二阿哥。幸好此刻大家都兴致很高,下级官员在到处敬酒,没有人注意他。

“清风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她甜甜得对他笑着,他第一次听一个女孩子如此赞美自己,心中忽生尴尬,清清了嗓子,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肖云天走到冷清风的身边,与他耳语一番,二人一同端起酒杯走到了二阿哥的身边站下。

“清风,这位便是当今圣上的二阿哥,二阿哥,此乃小人义子,冷清风。”

“清风见过二阿哥,先干为敬。”他不卑不亢,并未和肖云天一般卑躬屈膝。

这二阿哥放下碗筷,缓缓起身,脸上带着一丝阴冷的笑。

“冷公子,久仰啊,肖侍郎常和我提起,说你武功了得,小王一直很想见识见识,小王府上倒有不少门客,还想请冷公子指教指教啊。”他的笑里和话里都带着某种暗示,只是,冷清风一时读不懂,不过,这样的人他也不愿深交,不懂也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