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人如其名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072 2013-07-17 08:57:18

  虽是坠儿为他量身,他觉得景月儿站在面前,还是有些许尴尬。看坠儿量完,景月儿详细得记下尺寸。就是那宣纸上的几个数字,冷清风也觉得写得秀美异常,不觉多看两眼。

“格格好字。”

“冷公子见笑了。”她也不多谦,仔细算起尺寸来,认真得将布放平划线,让坠儿和肖柔儿两人按图索骥裁布去了。

“柔儿姑娘憨厚可人,对冷公子真是一往情深啊。”景月儿和冷清风站在树下,看着坠儿和肖柔儿两个人在亭子中忙着裁布。

“景月姑娘误会了,我和柔儿不过刚刚见面,十五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回京城,我们并无瓜葛。”他急切得解释反倒让景月儿有些意外。

她先是吃惊,然后用帕子捂了捂嘴,“景月儿多嘴了,这话可不会再乱说了。若是让晚晴姑娘听了,定要担心的。”

“晚晴?”他甚至没有回过神来,这晚晴怎会也成了他属意的对象。

“晚晴只是我表妹,更无深交。”他冷漠得说着,转身看着身后的盈盈水面,几片柳叶落下,飘落在水面上,随波逐流。

景月儿看出了冷清风的不悦,感觉是自己多嘴了,居然提起了他的感情事,两人谈论这个也确实不太合适。

“冷公子是哪里人士啊?”她换了话题,随意问着,他轻轻浅笑,嘴里挤出几个字来,“京城。”

“哦?”她走到他的身边倒想听听他的故事。

“五岁那年家里出了变故,被义父送去天幕峰和我师父习武。”

“变故?”她没再继续问下去,心里已知大概,定是父母双亡,否则怎么会交由义父抚养?不觉心生一股怜惜来。

“初见公子,名讳冷清风,当时觉得果然是冷若清风,原是有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呐。”她淡淡得说着,他的眼睛突然湿润。她一句话居然说到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难怪那靖王要爱她发狂,她如此善解人意,会有哪个男人不为之心动?

转身看她,眼光正落向远方,这神情似曾相识,忽想起那日所做的梦来,她的眼含着雾气的眼睛,温婉的表情居然都一模一样的相似。风儿吹过柳条飘动,轻抚起她的发丝,更有一种灵动的美。冷清风轻轻叹息着,看向远方,想着这世间之事有如此多的无奈,心里忽生出一种悲凉。

“景月儿也是最近才明白的。世间之事并非事事都能如人心意,心中所想也只有珍惜二字。珍惜眼前人,珍惜眼前事,遵从命运,随波而行。”

他知她说话用意,只是更觉此番话是说与他听。是啊,遵从命运,随波而行。这样的他才可以留在她的身边,只是这样相见,也觉满足。

紫烟自从进了府,便没怎么见过靖王。自从那次他为了景月儿的画像打过她以后,她的心里便生出一种怨恨来。这怨恨无法消解,更因靖王自从回京后对她不理不睬而更加加重。她无处发泄,无人倾诉。那种宫闱中的酸楚竟一下子体会到了。可是,这紫烟是何等的聪明,她一直在酝酿一件大事,好让靖王无法离开自己,景月儿也无法入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