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以一当十,只为见你。

景月格格 木雨寒 2867 2013-07-17 08:57:18

  “冷公子!”那程庭鹭勒紧缰绳,停了下来。身后是十多个带刀侍卫,穿着常服,看起来各个都是练家子。众人见主子停了,也都慢慢停下马,将冷清风团团围住。

“程公子还来送在下不成?”

程庭鹭看了看四周没发现其他人的踪迹,心知不好却又不便表露,与近前的侍卫耳语一番,让那人去追景月儿他们。只是,程庭鹭的意图早被冷清风给看穿了,之间他利落得右手一挥,两只飞镖射中马腿,那侍卫应声落马,挣扎了半天才从马身下抽出腿来。众人人见状皆是大吃一惊,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冷公子,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程庭鹭手一挥,几个侍卫都下了马,抽出剑来。

“这些都是我平日所养的剑客,正好用你来练练。”程庭鹭嘴角抽动,似笑非笑,对冷清风像是有绝对把握。

几人同时挥剑而来,冷清风抽出剑,利落应战,几个回合未露丝毫破绽,倒是那几个人倒的倒伤的伤,处于下风。

“饭桶!”程庭鹭显然不满现在的状况,让所有的侍卫都下了马,自己也抽了剑,下马来。

后面的几人挥剑如雨,冷清风暂时无法判断,几番对决都有些勉强,程庭鹭看得满意,趁冷清风应对急切时,暗中一剑刺中他锁骨,冷清风只觉得一阵痛楚,也不及多想,继续应战。等看清那几人的路数,心中也有了判断,其余几人皆被他一一砍倒,最后只落得程庭鹭还拿剑站在他面前。

“程公子原喜欢这种暗箭伤人的勾当。”他冷笑着,摸了摸胸口,一股热血沾满手掌。

“冷公子,我是要娶令妹回去做我夫人,你又何必阻难呢?”他不知羞耻,挥剑上来,与冷清风对峙。

“我说了,她已经有心上人了!”

“不会是你吧,好哥哥,她根本就不是你的妹妹,对吧!”程庭鹭一吼,一剑挥来,却被冷清风给挡住了。

“是又怎样?”

“那当然好!我杀了你便解决啦!她是不会喜欢一个死人的!”

“哈哈,哈哈哈。”冷清风嘲笑着他,用力将他的剑抵了回去。这程庭鹭倒是有些功夫,加上自己受了伤,恐要多战几个回合。

“你笑什么!”程庭鹭不解,脸色更是难看。

“我笑你根本就不懂女人!即便我死了,景月儿也绝不会从你!”

“景月儿?好名字!你放心,我不会让她死的!今晚我就占了她,女人只要身体给你了,心还不是你的吗?哈哈!”这程庭鹭笑的奸诈,一剑刺来,差点刺中了冷清风的胸口。冷清风也是听了他这些不堪入耳的话,一时气极,没反应过来。

“你给我住口!”冷清风使出杀手锏,一个反身转到了程庭鹭背后,用剑抵住了他的脖子。

“我说过,有我在,谁也别想动她。”

“怎么,你还想杀了我不成?你知道我爹是谁吗?”

“告诉你,如果谁想碰我的景月儿,就是山西太守我一样敢杀!”

“你!”听了冷清风的话,程庭鹭这时候才有些微微的害怕了,这不怕死的人多,不怕权贵的倒是不多。

“公子,冷公子,不要!”躲藏在一旁的李潇湘跑了出来,哀求着一边喊着,一边跪了下来,“请公子不要伤害他。”

“李姑娘,为这个无耻败类,你何必如此。”

“冷公子,潇湘已是大公子的人了,若他死了,潇湘也不活了。”她哭着不住得叩首,直让冷清风心里软了。只是,若是放了这程庭鹭,景月儿怕是会有危险。

“你这个贱妇,坏我好事!”见冷清风没开口,程庭鹭倒是恼怒起来,冲着跪在那里的潇湘大吼着。

“你还说!”冷清风听不下去了,给了他一记重拳,将他打得晕死过去。

“庭鹭。”潇湘抱起躺在地上的程庭鹭,悲泣着。

“李姑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不会伤害他的,他只是晕死过去。不过,我要将他绑了,等天黑了,你再放了他,可好?”冷清风安慰着李潇湘,已经扯下了程庭鹭的腰带,将他的手反绑起来。

“好,好,都听公子的。”潇湘不住得点头,松开了程庭鹭,见冷清风已经将他扛在了肩上,往树林那边走去。自己也就诺诺得回答,跟在后头。

“等会若他醒了,姑娘可千万不要心软放了他啊,否则功亏一篑,我们就逃不掉了。”

“恩,我知道,知道。”李潇湘点着头,就看着冷清风纵身一跃,消失在密林中。

“芊芊,清风哥哥怎么还没来啊?他不会有事吧。”天黑后,三人下了马车,徒步走入密林中隐藏了起来。

“看你,我们不也是才歇下吗,他是走来,我们是赶马车好不好,你也太心急了吧。”

“纳兰景月,你不会是喜欢那家伙了吧?”景荣在篝火上烧着水,放了些米粒煮粥,听了她们的对话,隔着篝火恼怒得说着。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荣哥哥,你就是这样,清风哥哥到现在还不回来,你不担心吗?”

“我?我担心什么?我担心今晚我的肚子,就这么点米粥还不够我漱口的。”

“得了你,漱口到前面池塘去。”芊芊一边安慰着兰芯,拍着她的手背,一边斜睨了景荣一眼。

“臭芊芊,你不和我吵架你嘴痒啊?”

“你呢?蛀虫,就知道吃我们的口粮,要是靖王在,我们早吃上烤肉烤鱼了。”

“芊芊,别说了。”景月儿好像阻止不了他们的吵闹,也只能稍微劝劝。

景荣气哼哼得答不上话,将手里的袋子往地上一扔,起了身,真的就要往池塘走。

“你,你干嘛?”芊芊显然是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也站起来,还在回想刚才自己说了什么伤他自尊的话。

“我抓鱼去。”景荣站着,显然这话说的没什么自信,却是强打着精神要在景月的面前表现一下。

“你?你会吗?”不能怪芊芊怀疑的问话,恐怕连景荣自己都是要怀疑的。

“去试试呗。”景荣一边说,一边就闷着头往池塘那边走去。

“哎。”芊芊原本还想嘲笑他一番的,想想刚才说的好像是有些过分了,就收了口,没再说。

“哎,对了,我有一种迷*药,实在不行迷倒几条鱼也行。景荣,你慢点,等等我。”

“芊芊,你别,你别丢下我一个。”见芊芊站起了身,景月赶紧拉住她的手,有些担心得说着。

“没事的,景月儿,万一冷公子来了,我们都不在就不好了,我们去去就来。”

景月儿知道那个池塘,就在不太远的地方,走几步到前面的岔口就能看到,她也不好太固执,让芊芊觉得自己是个累赘,便没再说话,一个人躲到一块大石头旁边,缩成一团,望着篝火,见景荣芊芊两人打打闹闹的去了。

景月儿抬头,月亮正好是半月,天空晴朗月亮显得特别得明亮,有一丝浮云缓慢得随风游动。月光,此刻也洒在靖王的身上吗?他会想到自己吧,被他比作月光的自己,他还会责怪吗?如果找到他,该和他说些什么呢?靠在石上,浑身冰冷,不觉想起靖王温暖的胸膛和京城王府里那温暖的高床暖枕。

感觉自己哭了,她赶紧擦了擦,自己是不可以软弱的,这么多人为了自己甘愿冒险,自己怎么可以先软弱起来?

惊觉有人走近,她警醒得坐直了身子,准备站起来。忽然,冷清风俊美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吃惊不小。

“清风哥哥!清风哥哥!”她兴奋得搂着他的脖颈,也顾不得自己的脸颊正贴着他的。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我知道。”刚才她还在怀疑他会不会回来,此刻就变成万分确定了。

“恩,我当然会回来,我永远都在你身边。”他搂着她的腰,已经顾不得什么克制隐忍,礼节束缚了。他想低头去吻她,亲她,告诉她,他真的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她。忽然胸口一阵刺痛,是她勒得太紧了,原本止住血的伤口又绷开了。

“清风哥哥,你怎么了?”景月儿松了手,拉开他,看着他的脸。

“我没事。”冷清风笑了笑,慢慢得靠在了景月儿的怀里失去了意识。

“清风哥哥!清风哥哥!”景月儿吓得推着他,借着篝火才看到他的胸口沾满了血。“不要死,不要死。”景月儿不懂他是失去了意识还是死了,一个劲得喊他,泪水像雨滴一样打在他的脸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