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天寒宿柴屋

景月格格 木雨寒 2148 2013-07-17 08:57:18

  “小王叔,你做什么,做什么!”景月儿因为太过惊吓,而他又骑得飞快,只好环着他的腰,紧紧得搂着他,喘着粗气。眼前的景物飞驰,却是看得她天旋地转。

“你说我要做什么!”他怒吼着,一只手环起她的腰,搂紧了她,双腿又是用力一夹,马儿飞奔着往密林深处而去。

“冷公子,我主子说了谁都不许跟去。”

“我不管,谁都不能伤害景月儿。”冷清风要上马追去,被尔成拦了下来。

“王爷不会伤害格格的,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的,让他们单独在一起,一准儿明日就好了。”尓成这话把冷清风说得脸色微红,在他的心里,他们俩可从来都不是夫妻,不禁微怒得吼着,“你懂什么?景月儿正在气头上,怎么可能好呢?”

“格格的脾气,我主子懂着呢,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的,有什么误会解不开?公子就放心吧。”冷清风知自己若要强追,也要和尔成纠缠一阵,怕是已找不到景月他们了。他看着远处的茂密树林,紧紧得蹙紧了眉头,也只好作罢。

“小王叔,你,你干嘛!那么多人瞧着,你就把我带出来,我回了京可怎么向阿玛额娘交待?”马终于是渐渐慢了下来,在林中的小道上缓缓踱着。她拍着胸脯,一边说着,一边微微抬头,看他冷若冰霜的脸。

“交待什么?你迟早是我的人!”这句话冷冷说完,他仍是看着前方,也不低头瞧她。只是,他搂在她腰上的手,在说话的时候,使了些力揉捏了一把,弄得她浑身酥痒,嘴里还不争气得哼了一声。他一听,嘴角微微牵动,却仍是不看她。

“我不是,不是,我要离开你,一个人浪迹天涯!”她自己也觉出了刚才的那一声哼叫是多么露骨,嘴里赶紧又开始嘴硬来掩饰。

“你昨日还说要和冷清风一起。”靖王为她胡乱说出的话惹笑了。景月儿是因为太过生气吧,才会说一大堆话来激怒他。他应该懂的,不该和她计较的。

“我,我。”她支吾着,低下头去,这样的争辩又何必呢?伤了他又伤了自己。

靖王原本只是想带景月儿出来解释误会的,可来时因为太过气恼,也未注意记下方向,现在想回去却一时找不着出路。眼见着天黑下来,又下着细细密密的小雨,二人只能在一处猎户留下的小屋里避雨。

他拣来些干柴升起火来,景月儿就靠在墙角也不靠近。他也不逼她,在篝火旁加着柴,好让房间里暖一点。

景月儿在篝火的暖意里看着他的脸,此刻他面容平静,不再有先前的愤怒模样。浓黑的剑眉、乌黑有神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丰润温柔的嘴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他,从三岁那年,拥有这张脸的男人就时时出现在她的身边,出现在她的梦里。她甚至从未如此审视过他的容貌,只是习惯了在他面前低头不语,靠在他胸前呼吸那种他特有的味道,一种阳光和龙涎香混合的男人香。

他浅浅笑着,柔声说,“我好看吗?”

她撇了撇嘴唇,没见他抬头,见他就这样盯着篝火也不看她。

“好看,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女人。”她淡淡说完,感觉自己酸得不行,后悔说出这样的话来。刚刚明明已经想透彻不说伤害他的话,如今这是怎么了?

“我有什么女人了?你为什么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景月儿,怎么一遇到这种事,你就不一样了!”他不喜欢这样与她交谈,他会觉得陌生,觉得害怕。

“我怎么不一样了!福晋你也娶了,孩子你也有了,暂且不提茉莉的事,就是这样,你都欠我一个交代!”她低低吼着,怎么一句一句得就被他激怒了。眼里滚动的是什么?氤氲得望着篝火后面的他,竟然是模糊了。

“我知道,我欠了你,负了你,可你也要给我交代的机会啊。”他终于是凝了目光看向她了,从扛着她上马以后,他都不曾正眼瞧过她,这难道不是比那些个话更让她心伤吗?

“我现在不想听。我只想赶紧回京城,回到阿玛额娘身边。为了你,我跑到这里来,他们一定担心坏了。”她手一抹,将眼睛里的泪水擦掉,是的,比起他来,此刻她真的是想父母了。

“景月儿,你是为了我到回疆来的吗?”他瞧见她擦泪的动作,心疼不已,听着这话更是惊喜得站起了身。

“不是,不是,不是!”她不想让他看穿她的心思,她根本没有办法失去他,没有他,她会死的,只是现在,这些都不能让他知道。

“还说不是!”他绕过篝火,走到她面前。

“我是为了和清风哥哥一起才出来的!”她的话让他定住,冷冷得看了她一眼,转身回到了篝火旁。

“既然我已有了紫烟,你又和你那清风哥哥卿卿我我,你又何必来回疆找我,我俩何必还要在一起呢?”靖王背对着她,不想让她看见自己痛苦异常的脸。昨日的是气话,今日的也是吗?那身后紧紧握成的拳头不知凝聚了多少他心底的愤怒。

“小王叔,紫烟的事既已成事实,我也不好多言。可是,我和清风哥哥何时卿卿我我了?如若如你所言,我景月儿又成怎样的轻浮之人了?原来,我在小王叔的眼中是如此不堪!”她站起身,开了柴门便跑了出去。门外此刻正下着瓢泼大雨,她也顾不得这许多了,深一脚浅一脚得往前跑着。

他顿时惊醒,跑出去追她,这丫头片子,在京城都会迷路,到了这荒郊野外还不被狼拖去了?那股子心疼瞬时淹没了嫉妒和愤怒,无论她说什么,自己都不会再放开她了。

他冲出去,追到密林中,远远见她踩在一个湿滑的水坑里,正要往前摔倒。他一瞬使出了轻功,在她扑进水里的一瞬,将她搂在怀里。只是,他的后背已经完全浸泡在了泥水里。

他扶了她坐起来,她一边呜呜哭着,一边拼命得挣扎。

“景月儿,景月儿,我失言了,失言了,你莫怪。景月儿,我是嫉妒了,吃醋了。”听了他的话,她渐渐松开紧绷的身子,不再拼命反抗。他慢慢得起身,将她的双手环在自己的脖颈上,横抱起了她往柴屋里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