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受伤也要宠着

景月格格 木雨寒 2307 2013-07-17 08:57:18

  午后,三人骑着马在营地边的树林里溜达,景荣带着箭桶想顺便猎些野味,却连只蚂蚁也没见着。

“景荣,你到底会不会啊?”芊芊埋怨着,干着急,“我看啊,我还是用迷.药迷些兔子什么的。”

“迷你自己吧,这儿有兔子吗?下过雪,动物都躲起来了。”

“你自个没本事还怪动物了!”

“臭芊芊,不说我你会死啊!景月儿,你想吃什么,我去抓。”

景月儿掩嘴笑,想到景荣满世界乱跑抓动物的样子,就忍不住呵呵笑出声,“还是等小王叔回来再说吧。”

景荣不服气又真拿不出什么本事,一个人气呼呼的骑到前面去了。

三人空手而回,远见着靖王和尔成穿着常服骑马进了军营。景月儿骑不快,只好下马往他那边跑。靖王忽看见她,便将怀里的东西交予尔成,吩咐道,“你让军医到我帐里侯着,别让其他人知道。”

“可是,王爷还是先处理伤口为好。”尓成担心着,却见靖王一边掉转马头一边说着,“这点小伤不碍事。”说完就蹬了下马肚子往景月儿的方向去了。

“天这么冷,怎么出来了?”他拉她上马,一阵疼痛袭来,他忍着不让她看出来,搂她入怀。

“小王叔,我们来打猎。”景荣过来说着。

“可有收获?”

众人摇头,他愣了下,哈哈笑起来,“我的小景月儿定是无聊的紧,才会陪你这个贝勒爷出来散步。”

这话说得芊芊大笑起来,“王爷,贝勒爷说这儿的动物都躲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哦?是吗?本王倒要看看什么动物这么大胆,本王来了,也不出来迎接。”景月儿捂嘴笑着,也不管景荣脸都绿了。

四人三马渐入密林深处。靖王利落抽箭搭弓,几只鹌鹑扑嗒扑嗒得飞出来,一只身上还带着箭,没飞多远就躺在雪地里不动了。其它几只四散逃窜,他又是拉弓发箭,一只也隐没在树丛里不见了。不及众人前行,又是一阵利箭,三两只落下了。

“王爷好箭法!”芊芊喊着,见他收了弓,和景荣忙不迭得去捡。

“小王叔,有六只,够我们饱餐一顿了!”景荣喊着,完全没有刚才的不快,兴奋得提过来。

“景月儿觉得够吗,不够我们再往里走走。”他低头寻着她的眼光。

“够了够了,你出去了一天也累了,快回去休息吧。”她虽不知道他受了伤,却体贴他的辛苦,心里顿时觉着比喝了蜜还甜。

“那就回吧。”他掉转马头,扬了马鞭往军营奔去。景荣和芊芊提着战利品,牵马并行走着。

“小王叔今儿个是真累了,按着平日的箭法,哪还有漏网的?”景荣说着看着他们飞奔而去的身影。

景月儿紧随着他入了帐,他原想着让她回避,她却不乐意,硬是跟着进来。

“王爷还是让臣先看看伤口吧。”军医迎上来,说得景月儿瞪圆了眼睛。

“隆禧受伤了吗?”她左右拉着他,见他左边胳膊上印出些血迹来,顿时惊慌失措起来。“怎么受伤也不说,还去打猎!”

她扶他坐下,尔成已经上前为他解开外衣,她也不避嫌,死死定着那受伤的地方。

“就是怕你担心才不说的,你还是回帐中休息去,小伤而已,不必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她眼睛已经不自主得噙着泪了。

“就是怕你这样。好了,我要褪了衣服处理伤口,你女儿家的还不避讳一下?”他温柔得低头对着她低语。

“不要!”她站起来,让军医为他褪去衣服、检查伤口,自己就这么远远得看着。他已经脱了最后一件衣物,裸露着上身。她撇开头,不敢看,又忍不住转了头看一眼。他的胸口赫然留着一道狭长的伤口,殷虹着,还没长好。那日他匆匆穿上衣物,自己竟是没有发现。如今,他的左手臂上又是一道很深的刀伤,连皮里面的肉都裸露了出来。她一惊,尖叫了一声,眼泪像洪水决堤一般不住得涌着。她咬着唇不敢出声,用手捂着脸冲了出去。

他看她难过的样子,心疼不已,伤口反而不怎么疼了。

“格格留步。”尔成追了出来,“王爷受伤的事还请勿透露给其他人。”

“恩。”她点头,忍不住抹泪,也来不及多想就跑开了。

“怎么了,这是?刚才还柔情蜜意的。”芊芊看景月儿的样子,有些不解。

“贝勒爷收获不小啊。”尔成见了他们手里的东西,问着。

“他呀,捉只蚯蚓还嫌挖土累呢。”芊芊打趣着。

“那,这是王爷?”尔成问着。

“那还有谁?难不成是天上掉的?”芊芊挖苦道,尔成听了叹了口气,回了营帐,另两人打打闹闹得拾了东西往伙房走去。

一进帐门就听见靖王的叫声,“王爷再忍忍,马上就缝好了。”军医说的时候,手里的针线也没停,尔成走过来的时候刚好缝完。靖王已经脸色惨白、浑身是汗。

“王爷都伤了还陪格格去打猎,您也不能这么惯着她啊!”尔成接了小厮托盘里的茶杯递过去。

“能一直这样惯着她倒好了。”他喝了茶,刚才的疼痛已经过了,有了些精神。

“主子。”尔成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摆摆手打断了。“你先下去。”他遣退了军医,才转而问尔成。

“吴良玉他们有没有消息?”

“暂时没有,萧府还没有异动,想来是没有发现我们去过了。”

“那两册本子可仔细看过?”

“已然看过,不过,不过和李检大人……。”尔成欲言又止,把册子从怀里拿出来呈上。

“李检?工部侍郎李检?”他一惊,拿过来仔细翻看。

“除了这个,还有一个君上的名字,不知指代是谁。”

“没想到二哥的手都伸到这儿来了,他当真要只手遮天了!”靖王把册子按在塌上,用力一拍。

“或许只是李大人一人所为,与二阿哥无关呢。”

“你也无需说这些话,二哥是什么人,我比谁都清楚。这事儿我会拿捏,你也回去歇着吧,明日一早我们还有重要的事儿要做。”

尓成退了,靖王斜倚着闭上了眼睛,这一天下来再加上这伤,只觉着困顿得浑身无力,想要去看看景月儿的念头也暗了,渐渐睡着了。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外面有些嘻嘻哈哈的笑声,他迷蒙着醒了。

“来人,现在什么时辰了?”他唤来了小厮,已然坐了起来。

“启禀王爷,快是一鼓了。”

“外面是怎么了?”

“回王爷话,那是荣贝勒和芊芊姑娘他们在外面烤肉。”

“格格呢?”

“也在呢,刚出帐没一会儿。”

一听景月儿也在,他顿时来了精神,披上锁边的裘袍便出了帐,远见着三人围着火堆烤着东西,景荣和芊芊还不时说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