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无语凝噎,误会丛生。

景月格格 木雨寒 2706 2013-07-17 08:57:18

  景月紧跟着尔成,芊芊一把拉住了另两个人,示意大家都不要跟紧了,好让景月与靖王能够独处。冷清风原本也不想看见他们的重逢时刻,便停了步子,几个人在军前的空旷地方等待着。

“尔成,我自个儿进去找他。”景月儿悄声说着,一个人掀了帐门,悄声走了进去。

靖王靠坐在床榻上,他的怀里躺着一个女人,正在呜咽哭泣。靖王正抚着她的背,无声安慰着。

景月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定定得看着,眼泪已经忍不住流了出来。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无语凝噎?果真是无法说出的苦涩,可此情此景,本应该是和靖王四目相对的相视落泪啊。

靖王果然看见了她,他只是那样看着她,并没有推开那女子,迎上来,抱着她。她心底一凉,掉转了头,冲出了帐外。

“格格!”直到帐外的尔成喊了景月儿,靖王才反应过来,那站着他面前的果真是景月儿,他以为那只是他的错觉,因为太过思念而出现的幻觉。

他挣脱茉莉,合上衣服奔了出来。

“景月儿,景月儿……”

“王爷。”尔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看着穿着中衣跑出来的他。

靖王没有理睬他,一路跟着景月儿跑着,看她哭泣着跑到广场中央,扑进了冷清风的怀里。

“景月儿。”一股疼惜和嫉妒瞬间袭来,靖王握紧了拳头,一步一步走过去,看见冷清风轻拍着景月的后背,两人似乎很是亲密。

“景月儿。”靖王喊了她,而她回过身来,哭泣得双眼通红,缓慢得放下帽子,露出她那精致略带憔悴的脸来。她慢慢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别过脸去不看他。

“我不想看见他,清风哥哥,我不想看见他。”她又靠在冷清风的怀里,摇着头。

“景月儿!”他几乎是怒吼着,冲过去,拉过她,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景月儿,对不起,对不起。”他搂紧她,她只能无力得挣扎,慢慢身体发软,靠在他的怀里晕了过去。

“景月儿。”两个男人同时大喊着,冷清风一把抱起她柔软的身体,往芊芊所在的地方跑去。

靖王坐在被白雪覆盖的草地上,刺骨的寒风也不如他的心冰冷。景月儿和冷清风,他们一起来了回疆,是为了什么?如果是为了找寻自己,他们又是何时有了交集?他捂着脸,连尔成为他披上的披风也被他甩开了。

靖王回了帐里穿上了外衣,茉莉无辜得望着他的动作,不敢做声。

“今日就回你的部族去。“靖王的语气虽然平静,却是带着命令的口吻,让人不敢违背。茉莉点点头,欲言又止,”王爷……“

“好了,你也别说了。“靖王说完便掀了帘子冲了出去。他走到景月儿所在的帐前,却被景荣拦了下来,不让他进去。

“景月儿累了在休息。”景荣有些为难的说,刚刚景月就发过话了,不能让靖王进去,他自己当然不敢怠慢。

“放肆!这是我的营地,你倒是拦我看看!给我拿下!“靖王大吼一声,一行士兵冲了过来,将景荣拉到了一旁,跟着就冲进了帐中,将里头的芊芊和冷清风给控制了起来。

靖王冲进了帐内,扫了屋里众人一眼,冷冷得说,“都给我带出去。“冷清风本想要挣脱,却觉得靖王应该是不会伤害景月儿,便没有出手,退到了帐外。

景月儿躺在床榻上像是睡着了,他走过去,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紧闭的双眼。

“那年也是这样,你就这样躺着,我就这样看着你。”他轻柔得说着,把她的手放在手心里,靠在脸颊上。

“景月儿,醒过来看看我,好不好?我真的有好多好多话要对你说。”最后一晚见面,那个月圆的夜晚,他靠在宫里回廊上落泪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一刻,他多么希望她会心软回来,靠在他的身边,告诉他无论如何,她都会和他一起承担,因为,她相信他。可是,现在的景月儿已经无法相信自己了吧。这样的误会还要有多少次?这样的彼此伤害还有有多少回?他看见她微微皱了眉,泪珠从眼角静静流了出来。他意识她真得是醒着的,便搂这她的肩摇着她,喊她。她睁开了眼,用充满怨恨的眼光看着他。

“景月儿,你醒着?你不想见我了吗?景月儿,你别生气,听我解释好不好?”他温柔得抿住嘴角,恳求着。

“我永远也不想听你说话,我讨厌你,我恨你!”她挣脱他的手,用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不看他。

“景月儿,你听我说,那都是误会,真的是误会。我和茉莉真的没有发生任何事,真的,我可以发誓,景月儿,你相信我,怎样的毒誓我都可以说。景月儿,只要你原谅我。”他伸手过来够她,却被她打开了手。

“我可以原谅你一次,可是无法次次都原谅你!原来在你的心里,我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你可以什么也不说得离开,数月见不着我也无妨,在这边疆之地还能有其他的红颜知己。我能说什么,我能做什么呢?等你做了皇帝,还不是一样的三宫六院?到时,我怕是只能在冷宫里孤独终老。等回了京,我就请皇奶奶把我嫁给景荣,不,不行,我,我就和清风哥哥浪迹天涯,永永远远也不回京,也不见你了。”她一口气说完,涨红着脸。

“景月儿,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痛苦得脸都僵硬着,她何时与冷清风如此好了?

“我知道,我知道!”她大声说着,坐起了身,靠墙坐着,和他保持距离。

“他都变成你的清风哥哥啦,在我不在的时候,你们都做了什么!”靖王大喊着,也上了床榻,用手捏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

“我们什么也没做!我才不像你,左拥右抱的!”她撅着嘴,撇过头去。

“真的?”听她这么说,心底互生出某种想要杀人的念头一下子熄灭了,她还是他的景月儿,她乖巧懂事怎么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呢?松了手才发现她尖尖的下巴已经被他捏的通红。

“可是,从今以后我要和清风哥哥在一起,我要和他成亲,做他唯一的妻子。”她平静得说着,让他刚刚熄灭的怒火又燃烧了起来。这次,他没有在放过她,直接扑过去,吻上了她。任她拼命挣扎,他也不松手,直接扒开了她的外衣,在她身上来回抚摸着。

“你干嘛!我讨厌你!讨厌你!”她好不容易推开了他,气喘吁吁,满面通红。

“今天我就要了你,看你还和谁浪迹天涯!”他说着整个人就欺了上来,把她压在身下,解下了她的罗裙。

“小王叔,不要!”她呜呜得哭着,手却是顾不过来得抵挡着。

“你还知道我是谁吗?你不是说“身若微尘,不与君绝”的吗?你说的誓言都忘记了吗!”他顿了动作,大吼着。

“那是因为你先背叛了我!”她用力得推开了他,退坐着到了床边。

他见她一时不能接受自己的解释,原本也想暂时先让她休息,明日再说。忽然,帐外一阵闹哄,冷清风他们进了帐内,就这样和他对视着。

“本王让你们出去,没听见吗?“他冷冷说完,连头都没回。

“请王爷别再为难景月儿了。”冷清风恳求得说着,看景月蜷缩在被子里,一副害怕的神情。

“我们俩的事何时轮到一个外人插手!”

“清风哥哥才不是外人,清风哥哥救我!”景月儿并不知这话让靖王一时怒火中烧,不知如何发泄,抬起手来就给了她一掌。半天,她都没有回过神来,只能捂着脸,愣愣得看着他。他显然是后悔了,却又不知如何在冷清风面前向她道歉解释。他心疼得要伸手去摸她的脸,她惊吓着起了身,跑到冷清风的面前,靠在他怀里,好久才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靖王痛苦得起了身,头也不回得出了帐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