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景月儿被掳

景月格格 木雨寒 3503 2013-07-17 08:57:18

  靖王虽是发了一夜高热,浑身酸痛,却一醒便唤来了尔成。景月靠在榻前还睡着,他伸出手指示意尔成轻些。

“可准备好了?”他小声问话,生怕吵醒了她。

“王爷身子不适,不如改日。”

“夜长梦多,我这身子骨没那么弱。”

他怕惊扰了她,小心得拿过她放在自己腿上的小手,轻轻的爬起来,便去了尔成帐里更衣。

景月儿被外面嘈杂的声音吵醒了,出去一看,靖王已经穿好了铠甲,手握着佩剑,站在大营外的空地前了。身边尔成对下面排列成行的士兵说着话,大军正要整装待发。

她问着身边小厮:“王爷这是要去哪儿?”

“禀格格,王爷要去泾城。”

“泾城?”昨日是怕自己添乱,今日这大军前去也要撇下自己吗?她知道隆禧带着这大队人马一定是要去惩治那个坏蛋萧致远,她真想看看隆禧在朝堂上的威风。这样一想,她一扭头转了身去了芊芊的帐里。

“芊芊,隆禧要走了。”她气喘吁吁的拉着芊芊的手。

“对,刚才尔成将军来说过了,王爷不到晚便回。”

“他那是去惩治坏人,我也要去。”

“你?怎么去?王爷不会同意的。”芊芊怕她又冲动做出什么奇怪的事儿来,赶紧走过来拉着她的手,往里头走了几步。

“嘻嘻,我想好了,不过,你要帮我。”

“哎,你不会又想了什么不好的鬼主意吧?”芊芊摇着头,却被景月儿拉到里间,在她耳边低语一番。

二人穿好士兵的衣服,衣服上前后绣着有勇的补子,头发也梳成长辫,彼此却看着看着嬉笑起来。

“这样子到哪儿都能被认出来,怎么看也不像男子。”芊芊端详着景月儿,把帽子扣她脑袋上,还是直摇头。她顺手用手指沾了些炭火盆里的炭粉,在她嘴唇上加上了两片八字胡。

“这下好了些,你若真要去,就把帽子压低些。”芊芊点了点头,觉得在队伍里倒也不那么引人注意了。

“是吗,我也帮你画上。”景月儿说完已经开始动手画,只是那门口忽然有喊声,景月儿手一抖,芊芊脸上的胡子变成了一条扭动的蚯蚓,她看了忍不住笑起来,门口又有了声音,听着像是景荣。

“芊芊,你在不在啊?”

“不在!”芊芊一着急大喊一声,那门外的人一听冲了进来。

“不在?那是鬼在说话呢?”景荣见这二人这身打扮,走近一看,芊芊脸上那道蚯蚓顿时引得他大笑起来。

“你们这是在干嘛?”

“景荣哥哥,隆禧他们走了吗?”

“嗯,刚刚出发,大队人马还在营地外整装,怎么了?”

“正好,芊芊,我们快走,混到里面去。”景月儿说完,就拉着芊芊往门口走。

“喂喂喂,你们两个又去添什么乱啊?”

“什么叫添乱?隆禧要去惩治贪官,我们也去看看,出口恶气!”

“说什么啊,这城里好歹是别人的地盘,你们就省点儿心吧。”

“芊芊,我们走。”景月儿完全不理会他,让他碰了一鼻子灰,见她们都出了帐,景荣也只好紧跟着出去了。

“喂,你们等等我。”景荣追上来,拉过景月儿的衣服,“哎,我也去吧,等会儿我就跟他们说是小王叔让我跟去的,你们俩呢就做我的贴身随从。”

“随什么从,一边儿去!”芊芊不依了,把他推到一边。

“臭芊芊,你听好,等会他们发现你们有异样,小心被当成奸细给……”景荣说完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你!”芊芊还在想怎么辩驳,景月儿看见大队人马就快走光了,只好回头喊着景荣,“随从就随从,贝勒爷得快点了,要不真赶不上了。”她一边说完就一边往大门那儿跑了。另两个人也紧跟上去,一边还彼此互翻了个白眼。

隆禧在前面骑着高头大马穿行在这泾城的街道上。昨日来时,路边还有许多讨饭的百姓,有些生病的孩子就被丢弃在路边,无人理睬。今日这街道出奇的干净,百姓们虽面黄肌瘦的,却穿着干净上乘的衣服。他早上让尓成通报了巡抚衙门自己要来泾城,就是要看看这萧致远会耍什么心机,没想到他不仅老谋深算,行动也是异常迅速。他这么一想,便振作了精神,等会儿与他交谈绝不能让他们轻易看出端倪。

身后浩浩荡荡的军队已经全部进了城里。那萧致远和自己的下属已经在府衙外恭候多时了。见他到了,众人皆是恭敬得跪下,萧致远喊着,“恭迎靖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隆禧骑在马上,也不下马来,过了一会儿,那萧致远觉得有些异样,便微抬了头想看了看他,他哼笑了一声,从马上下来,缓缓得走到萧致远的面前,轻轻抬了手,心里想着,你这个贪官,让你多跪一会儿,等会儿给你好看。

“萧大人,起吧。”那萧致远已是一身冷汗,半天起不来,见了英武的靖王爷自是不敢直视,赶紧点头哈腰得请他进去。

这巡抚衙门拥兵一千,刚才略略看过,不全在这儿候着。隆禧倒也不担心这里所有的人都能跟着着萧致远造反,但做这些事儿可得干净利落些,免得多生事端。

隆禧的人并没有多在府衙外逗留,一半人跟了进去,把这府衙里面塞得满满当当。萧致远一看这各个手持利刃的架势,心里顿时心虚起来。

“王爷到泾城已有几日,是下官招待不周,早该前去迎接。”他见隆禧已经坐到了朝堂的太师椅上,自个儿赶紧点头哈腰得走上前去。

“这些俗礼就免了。本王问你,前阵我攻打回部的粮饷为何只送来一半?”

“王爷息怒。泾城几月无雨,今年粮食欠收,实在是征不出粮来了。

“哦?行前,我特地请皇阿玛为你这甘肃一府多发了三十万两的白银,让督粮道的官员亲自押运,陕甘总督洪岷山亲自督办。如今,你却和我说,征不出粮来?我何时让你征粮了?”他一拍桌案,厉声喝道,“说,那三十万两的白银都用到哪儿去了!”他又一拍桌案,直吓得那萧致远两腿哆嗦,瘫软下来。景月儿他们已经跟着景荣后面进了大堂,隆禧看见景荣略有些吃惊,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没发现藏在景荣身后的景月儿。景月儿一看这萧致远的样子,心里不知有多痛快。

“王爷息怒,只是,那督办的银子是进了我甘肃府衙,本府辖内已经无粮可买,下官就派人到陕西采购。没想到,在陕西府内就被饥饿的灾民抢光了。下官还在追查,一定会将那些乱民抓起来严加审问,这一定是有预谋的啊。请王爷明鉴。”

“哈哈哈,哈哈。”这萧致远果然狡猾异常,要不是有了确凿的证据,还真拿他没办法。他点了点头,说,“乱民?萧大人,你不会等会儿还能从大街上随便抓几个人来充数,告诉我,这便是我那十五万两银子的去向吧。”

“王爷,下官真的在追查,请王爷给下官一点时间。”那萧致远擦着汗,心想这靖王怎么如此难缠,早知就不听李大人的话克扣这靖王爷的粮饷了。

隆禧伸出手,接过尓成递上来的一块沉甸甸的银锭子,顺手丢了下去。

“这么大的案子,那可是犯上作乱,可视为乱党啊。萧大人,不如本王帮你查查,可好?”那萧致远一听,瘫坐在地上,拾起那银锭,翻过来看到一个官字,顿时吓得哆嗦着丢到了地上。心里后悔着,没早点把这些银子给熔掉。心里一阵恐慌,又忽想起那两本账册,心下一阵大乱,直怪自己太大意了。

“你若真有悔意,本王倒是可以从轻发落。”听了他这话,那萧致远心里自在盘算着。眼前若供出李大人他们,自己说不定是能免了一死,可回了京还是要死啊。他眼睛一闭,忽得抬眼与自己身后的亲信李虎使了个眼色,那人微点了头,明白了他的意思。

“王爷,饶命啊。”那萧致远一边喊着饶命,一边磕头,众人皆被吸引了注意,那李虎回身正好望见景荣站在门边。一看景荣的穿着举止,就不与常人一样,一个飞身上去,抽出手里的剑,把景荣挟持在面前,用剑刃抵着他的喉咙。

“你做什么!”隆禧一惊,倏得站起身来。那萧致远赶紧后退到李虎的跟前,抢了一把刀在胸前晃着。

“景荣哥哥。”站在景荣身后的景月儿被吓得叫出声来,那萧致远一听,把那景月儿也掳到跟前,用刀刃抵着她脖子。景月儿的帽子已经掉落下来,萧致远一看是个女的,顿时吃惊不小,嘴里朝隆禧喊着,“你最好不要逼我,不然我们玉石俱焚!”芊芊也不敢喊话,只能在一旁看着干着急。

“景月儿!”隆禧大惊,从堂上飞身下来,站到那萧致远的面前。

“你快放了他们,否则本王绝不会放过你!”隆禧盯着景月儿看,心疼她嫩白的脖颈给划出了一道血痕。

“靖王爷,只要下官留着这条命,就绝对不会伤害他们。”萧致远和那李虎一人挟持一个,带着自己的一队心腹,慢慢退了出去。

“萧致远,你以为自己能出得去吗?”他厉声问着,“放了他们,我给你一条生路!”

萧致远知道自己现在手里已经握着重要的筹码了,如果这两人不重要,那靖王早飞身上来,将自己大卸八块了,还用在这里磨嘴皮子?再看怀里的姑娘,貌若天仙,被挟持却不开口求救,只是一个劲得朝靖王使眼色,摇着头,若是普通人,早就惊慌求救了。

“无论这姑娘身份如何,我萧致远都向王爷你保证,不动她一根汗毛。只要靖王放我一条生路。”那萧致远已经和李虎带着景月儿他们上了路边的一辆马车,一群人跟着挥舞着刀剑,被隆禧的军队包围着。

“王爷若再不让路,我们就真要动手了!”那萧致远掀了帘子大喊一声。

“让他们走!”隆禧已经冲出了大门,望着那马车,也只能无奈得喊道。

“尓成。”他唤来身边的尓成,“你带两个人悄悄跟着,绝对不能有闪失,等他们落了脚及时回报。”

“是。”尓成领了命,悄然隐没在人群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