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青天大人,景荣。

景月格格 木雨寒 3327 2013-07-17 08:57:18

  早上,尔成和小厮敲了几次门,隆禧才醒过来。昨夜一晚上都在想景月儿,还有那李虎的话,虽然知道那都是假的,可他心里还是如骨哽在喉,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王爷。”是尔成的声音。

“进来吧。”

“王爷,一大早的格格和荣贝勒,就让吴良玉把那萧家上下一百多口人全聚集到了院子里,说是要审案子,还说是您同意他们这么做的。”隆禧一听大笑起来,景月儿还真是说风就是雨的。

“就让他们折腾去吧。”他淡淡说完,起了身,让小厮进来给他洗漱更衣。

“王爷,格格说什么举报有功的人可以免罪放出府去。”尔成一听他这么说赶紧跟上前来报告。

“景月儿这么说了?”他有些吃惊,景月儿一般不会这么没分寸,倒是要去看看。

等尔成领着隆禧到了花园,正瞧见那萧府的百多号人俯身跪着,景月儿站在中间,在他身边的景荣正坐在花梨木圈椅里。今日她换了身桃粉色的旗装,白色锁裘毛斗篷,头戴镶了珍珠的凤尾金钗,脸上薄薄施了些粉黛,美貌不可方物。他惊艳着远远看她,走近到她侧面,也不过去,示意尔成就站在这里看着她们。

“怎么,你们这些个下人都没有想说的?”景荣说完,又焦急得看了一圈下面,倒是景月儿笑盈盈的看着,很满意现下的情况。

“大人,大人,我有事禀报。”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喊着就被带到了他们面前。

“何事禀报?”景荣问着,那小丫头不敢抬头,连连喊着:“大人,我是府上才买来的丫头,刚来了几日,我真不知道夫人们的事啊,大人能不能放了我?”

“叫你揭发,你倒是先给自己脱罪,拉下去,拉下去。还没人说吗,再不说,你们就都等着被杀头吧!”景荣气得不行,一抬眼,看见景月儿就这么柔柔笑着,也不着急,自个儿反倒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了。这一大早的,自个儿还想多睡个回笼觉,却被景月儿给喊醒了。只怪自己被景月儿迷得三魂丢了七魄,再加上今日她那身明艳艳的旗装,自个儿根本就招架不住,断是她说东自己也不会往西去。

“大人,我说,我说。”一个中年胖妇颤颤着被带过来,“禀大人,上月,我买了只芦花鸡花了十两银子,二夫人说我买的贵了,硬说只值五两银子,克扣了我那月的例银不说,还打了我十个耳光,说是我贪了府里的采买。大人可要给小的做主啊!小人真的买来花了八两银子,那二两银子在市场上给贼偷了去。现下都是饥荒,那鸡价涨到了天上,二夫人也不问明白,就给了小人一顿打,大人可得给我做主啊。”那妇女哭着,醒着鼻涕,直看得那景荣一阵厌烦。

“去,去,去,让你说伤天害理的勾当,你这买鸡买鸭的也拿来说,拉下去,拉下去!”

隆禧瞧了这情形,轻笑起来。看那景月儿微笑着流转眼光,正看向自己,正露出吃惊的表情。她抿了抿嘴,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走过来,打断他们,说自己是在这儿胡闹。隆禧冲她点点头,也没说话,转身走了。那尔成跟着,一脸不解。

“王爷,您也不管管荣贝勒他们,这要胡闹到什么时候啊?”

“好了,景月儿做事向来有分寸。走吧,去那抚台衙门看看,也不知道洪岷山的事儿办的怎么样了。还有,泽亲王府的回信差不多也该到了吧,景月儿这几日都问了我几遍了。”

“可是,王爷……。“

“别可是了,让那李虎快快招出君上的身份才是正事儿。”他们俩就这么说着到了门口,上了马就往抚台衙门去了。

景荣见这样问下去耽误时间,便决定让下面各人按着顺序一个个说。

“大人要杀我们,何必再来弄这些耍人的把戏?”萧致远的大夫人说完白了一眼景荣。

“你!好你个犯妇,是不是怕被人揭发你的恶行!”景荣说着,正准备说些狠话吓吓她,那边又有人禀报。

“大人,我说。”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被带了上来。

“你在这府里是做什么的?”景荣问着。

“大人,我原是这府里的管家。”

“哦?说吧。”那景荣俯过身侧耳倾听。

“三夫人曾经因为自己房里的丫头巧儿怀了老爷的孩子,就把她推到河里淹死了。”

“刘管家,你血口喷人!巧儿明明是自己投河的。”那三夫人一听恼怒得很,起身就要上来打他。

“老奴在府上呆了二十多年,什么不知道?本来这萧府安安分分的,自从你来了,都乱了,乱了。老爷犯的事,还不是你教唆的?”

“你,你血口喷人!家里都是大姐做主,哪里还轮到我?”若不是三夫人被侍卫控制着,怕是早上来与那刘总管扭作一团了。

“够了!”景荣还没来及发话,那大夫人却先开了口,“都要死了,还在这里丢人现眼,我们萧家的脸面都要丢尽了!”

她起了身,转过来看着下面的人,又转身看着景荣,眼光扫到景月儿脸上,定了定。

“萧致远犯下贪脏枉法的大罪,大人该杀该剐我们绝无怨言。只是这些下人都属无辜,大人就放他们一条生路,让我们这些罪妇赴死吧。”

她一说完,下面哀嚎声一片,那刘管家跪着过来,求道,“大夫人,少爷小姐们无辜,您怎么不管他们了?”

“住口,要怪就怪他们投错了胎,怪不得别人。”她看着身后几个孩子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先把那个三夫人拉下去,给我打五十板子。”景荣说完,士兵们上来架着那三夫人就要下去。

“等一下。大人,那巧儿没死。”大夫人说完,三夫人和管家都愣着抬头看她。

“没死?人呢?”景荣问着,心里顿时觉得自己还真成了包公再世了。

“巧儿在附近的积县成了家。”大夫人叹了口气,本不想说的,可这都是要死的人了,也不能让三夫人在死前还遭罪。

“来人!到积县去给我把这个巧儿带来问话!”景荣命人退下去,暂且放了这三夫人。

“夫人,您怎么会?”那管家也是一脸疑惑得望着大夫人。

芊芊让人端了个圈椅放在景荣的旁边,让景月儿坐下。

“这里风冷,你不如回屋坐坐,那人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带来的。”芊芊劝着景月儿。

“没事儿,景荣哥哥这么大早得就被我拉来,我若走了,真真是过意不去。”她坐下,看了一眼身边的景荣。景荣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傻笑起来。

“景月儿,你真好。”景荣忽想起了什么,喊了身边的小厮去屋里把炭火盆子端来烤火。

“景月儿,这样烤着火,一会儿就暖了。”他伸手要过来给景月儿暖手,被芊芊给打了回去。

“癞蛤蟆就是癞蛤蟆,见着天鹅就淌哈喇子。”

“你个臭芊芊,你有完没完!我不过想给景月儿暖暖手!”

“行了你,知道你什么心。”

“我什么心?”景荣也不抬眼,就是张嘴辩驳道。

“你自个儿知道。”

“我不知道!你这条臭蚯蚓昨日还对我投怀送抱的,今日就冷眼相待,我还真不知道你什么心呢。”

芊芊给他说得一时气极,正要过来扭他的耳朵,景月儿赶紧站起来,拉过芊芊的手,说着,“芊芊,太冷了,要不你给我泡杯暖身的红糖姜茶来。”接着对她使了使眼色,意思是这么多人,就别让景荣下不来台。芊芊嘟着嘴,恨恨的指了指景荣,“等会儿给你好看。”

“看什么看,我看景月儿还看不够呢。”

“你!你!”芊芊忍着没发作转身走了。

“景荣哥哥,你干嘛和芊芊这么说话,她是真要伤心了。”景月儿劝着他,他却笑起来,“伤什么心?她心比石头还硬,伤不着。”景月儿摇摇头,心想着这二人还真是难缠,明明心里就有对方,嘴巴上就是不饶人。

二人说说话,天也过了晌午,正踌躇着是让众人去吃饭还是就这么干耗着,外面侍卫带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来,怯怯得跪在了景荣他们面前。

“你们谁是巧儿啊?”景荣这一问,差点让景月儿喝进嘴里的茶喷出来。景荣一愣,转而说,“不对,我叫他们带女子巧儿,怎么又来个男子?难道你也叫巧儿?”经他这一问景月儿想死的心都有了,刚才大夫人明明说巧儿成了家,这一定是她的夫婿。

“回大人,我是巧儿,这是我夫君孙牛儿。”

“巧儿,刚刚管家告三夫人谋害你,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禀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孙牛儿一直给府里送柴火,每次都是我去府门外给他银子。因为接触多了,我们便好上了。本想着挣了钱他来赎我,却不想老爷看上了我,要收我做六房。我不愿意又没法子,只好去求大夫人。大夫人便想放我走,让我在河边放了衣服鞋袜,装作是落水的样子。没想到那天三夫人听说老爷要娶我,说我勾.引老爷,打了我一顿。第二天我逃走了,三夫人不好交代,就说我和野男人怀了野种,畏罪自杀了。结果这一传传成了我怀了老爷的孩子。”那巧儿说完磕了个头,接着说道,“大人,大夫人一向对我们下人都很好,大人放他们一条生路啊。”

“这,这。”景荣正犹豫着,下面仆人呼啦啦的开始磕头,“是啊,放她们一条生路吧。”“大夫人是好人,我们没什么好告发的。”“大人饶了她们吧。”一时间下面乱哄哄的,景荣也不知道怎么做,求助得望着景月儿。

“你们的话,我们都记下了。”景月儿喊侍卫押她们下去,又看了一眼跪着的大夫人,命侍卫将大夫人带到她的屋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