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亲自迎进门的狐狸精

景月格格 木雨寒 3270 2013-07-17 08:57:18

  翌日。

隆禧亲自写了奏折,即日发往京城,命吴良玉写了判书,免了萧家百口的死罪,下人都被遣散,那萧致远的妻儿被发配甘肃驻防作披甲人,也算是天大的恩赐了。

尓成读完判书,下面跪的萧府家眷们点头谢了恩。大夫人抬头望了一眼景月儿,泪眼婆娑着点了点头。

“今日我萧家败落,也是应得,你们也各自去寻活路吧。”她领了判纸,起了身,拉过跟前的孩子,看着那一群下人,镇定得说。

几位夫人哭哭啼啼得站起身来,拉过自己的孩子,跟着侍卫往大门处走去。

“好了,王爷不杀我们那是恩典,都哭什么?你们不振作起来,往后要如何养育子女?”大夫人这一喝,几个夫人都擦着眼泪,不敢出声了。景月儿一直跟着走出了大门口,望着她们走过街道,一直消失在城门口的人群里,才回转过来,叹着气。

“王爷都如了你的愿了,你还叹什么气。”芊芊问着。

“哎,边防生活辛苦,她们作了披甲人,也不知孩子能不能活下来。”她思忖着,又叹了口气。

“你想的还真是远,对了,披甲人是什么?”

“边防官兵的奴隶。”景月儿摇摇头,都不敢想那里可怕的生活,自己昨日恳求隆禧让她们作了披甲人,按着例法,如他们这般的受株连的家眷,一般都是被发配去做披甲人的奴隶,那日子更是要悲惨些,很多人都活不下来。这样子去好歹有个身份,伺候那些官兵,活下来的机会也大些,这也是景月儿能为她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二人刚进得门来,一个女子衣衫褴褛跟在她们的身后,柔声问着,“请问,靖王爷在这里吗?”景月儿一惊,回过头去看她,那女子对着她灿然一笑,“小姐,靖王爷把我从牢里救了出来,我是来报恩的。”

景月儿听了,想来是隆禧这几日在抚台衙门办了案子,心里一阵欣喜,隆禧定是洗刷了不少冤案。她也没说什么,回了下头的人,“王爷在抚台衙门,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小姐,我虽被放了出来,可无家可归,能不能收留我。即便是做个烧火丫头,我也愿意。”那女子走上了台阶,跪在她跟前,哀求着。

景月儿见她这样,心也软了。芊芊却在旁边拉着她的衣袖,“这女子来路不明的,若是王爷回来知道了,又发个脾气,可怎么弄?”

景月儿一听,乐得掩着嘴,“昨日,他便答应我了,不会再胡乱发火了。”

“你叫什么名字?”景月儿低头问她。

“小女子名叫奚荷。”那女子俯身答道。

“奚荷?这名字真好听,你进来吧。”说完,景月儿还对着她抬了抬手,又对身边的芊芊说道,“芊芊,你先带她洗洗换身衣服。”

景月儿转了身往里头走,奚荷也赶紧起身,紧紧跟在她的后面,走进了府门。奚荷瞧着景月的背影,不禁在心里得意起来,原来这个小姐如此天真烂漫,好骗得很,任你貌美如花又能如何,不过是被人糟蹋过的残花败柳而已。心里越这样想着,脸上便越是露出得意的表情。芊芊正好转了身看她,见她这一脸得意,心里顿时犯起嘀咕来,也不知这景月儿是不是给府里招来了个什么妖孽。

芊芊带那奚荷梳洗打扮一番,找了套这萧府留下的丫鬟衣服给她换上,带去给景月儿看。景月儿见她香腮含春,肌肤白皙,水灵灵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带着几分调皮,几分淘气,甚是可人。心里顿时喜欢得很,喊她到近前,询问着她,隆禧是如何救她出牢房的。

奚荷便如此这般说了一通,自己家里原来是做药材生意的,谁知道那萧致远看上了她家那块地,说是要建个什么别院,就栽赃他们一家,结果,父亲死了,自己被关进了牢里,不见天日。景月儿听了,心里也跟着难过,问她饿不饿,便让芊芊准备些饮食给她。芊芊一肚子不高兴,也不便发作,只好听了景月儿的话,出了门去准备。

话说着,芊芊半天没拿些食物过来,景月儿见奚荷似乎是饿了,便准备起身去瞧瞧,芊芊正好走进来回话,原来,该是用晚膳的时候了,芊芊便命人把饭准备在厅里,请景月儿过去,说是王爷已经在门口和尓成他们说着话,就快进来了。

“小姐,我扶你去吧。”奚荷倒是聪明,见景月儿起身,赶紧去扶。

“不用了,我也没那么娇弱。”景月儿推了她的手,便和芊芊往门口走,奚荷一脸的不乐意,心里想着我这般伺候你,你倒不给我面子了,等会我不粘着你,万一那王爷不让我留下可怎么好?于是,凑上去,紧紧跟着她。

三人刚进了厅里,隆禧就进了屋来,原本笑盈盈得望着景月儿,一看见那奚荷,满脸的奇怪。

“景月儿,这是谁啊?”他问完,直盯着奚荷看,看得她不好意思得低下了头,满脸羞红着。

“怎么,你认不出来?奚荷说她被关在天牢里,是你放了她呀。”景月儿说完,还有些奇怪隆禧的问话。

“牢里?”隆禧想了片刻,才想起那牢里伸手喊冤的女人,思忖着不知这个奚荷听了多少李虎的话去,心下顿时咯噔了一下。

“王爷,您救了小女子,小女子愿为奴为俾,一生愿追随您左右。”奚荷说着就过来跪在他跟前。

“不必了,我那府里数百个下人,不缺你一个。”隆禧冷冷的说完,踢开了她的手,坐了下来。

奚荷顿时觉得没有面子,跪坐在地上,转头看向景月儿。景月儿一见这情形,走过来拉了她起来,说,“无妨,我府里也不在乎多一个,以后你就跟着我作伴,可好?”一听景月儿这么说,奚荷破涕为笑,赶紧搂着景月儿的手臂,眼睛却偷偷得瞟了坐着的隆禧一眼。景月儿当然知道隆禧不高兴,却不知道他究竟为了什么又摆出了一副臭脸来。

景荣走进来,看这几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就只有那没见过的奚荷一脸得意,不禁纳闷得放缓了步子。坐下来再看各人,都是不没啥动静,他可是管不了那么多有的没的,拿起筷子,让后头的侍女盛了碗热饭端上来。

“饿死了,饿死了。难得今天人到的这么齐,吃饭,吃饭。”景荣这么说话,景月儿也就不在这里和隆禧别扭了,也坐了下来,喊了芊芊在身边坐下吃饭。身后的奚荷赶紧往她身边走了一步,低着头,扭着两只小手,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奚荷,你也坐吧。”景月儿见她的样子,让她也坐下来,奚荷像是早就等着她发话呢,赶紧一屁股坐在了隆禧的正对面,满面灿笑得望着他。隆禧一见,“啪”得一声把筷子拍在了桌上,“放肆!这一桌的王爷,格格,哪轮到你这个奴婢坐下来!”

奚荷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转头看着他。

“给我把这没规矩的东西拖下去狠狠打上二十个板子。”说完,门外就有侍卫进了来,奚荷一见这阵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吓得浑身发抖,“王爷赎罪,赎罪。”

“隆禧!你昨日不是答应过我吗?不许打!”景月儿呵斥着侍卫,那两个侍卫一时不知怎么办,看着他。

“怎么?这里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拉下去打!”侍卫得了命令,赶紧把奚荷拖了出去,景月儿一惊,气得把筷子一扔,“我不吃了!”

“你给我坐下,否则,我再加她十个板子!”隆禧拿了筷子开始吃饭,也不看她。她顿时眼里涌出泪来,也不知今日他是怎么了,一回来就凶巴巴的。

“今日芊芊也在,我便要对你说了。芊芊是你的救命恩人,我知道你拿她当亲姐姐一般看待,我也从没拿她当作外人。可你不能什么来路不明的人都宠着,都拿她们来和芊芊比。不管是在这儿,还是回了京,总还是要有规矩的。”他说完,语气也缓和了些。芊芊听了,也不好劝景月儿,就看见她一边吃饭,一边落泪,那了帕子递过去给她擦着泪。景荣见了,也开口劝着她,“小王叔说的对。”

“景荣哥哥也来数落我了?”她把饭碗一丢,就起身跑回房间去了。

“非要你来说她一句!”芊芊数落了景荣,景荣一脸无辜,心里也不痛快,这小王叔也不知道怎么了,为了个下人大发脾气,自己也成了炮灰。他夹了几口菜,大口得吃进嘴里,恶狠狠得瞪了芊芊一眼,心里已经叽里咕噜得骂开了。

景月儿趴在床上哭了一会儿,外头芊芊敲着门,嘴里喊了她几声,景月儿本不愿答应,可觉得芊芊也没做错事,便擦了眼泪,喊芊芊进来。

“景月儿,你晚上没怎么吃东西,我给你煮了碗银耳汤,等会儿趁热吃了。”芊芊把碗放在桌上,走过来看她。

“我已经让奚荷在前院一间房里住下了,刚刚也给她上了点药,侍卫们也没下狠手,没什么大碍。”景月儿听她这么说,心情也缓和了不少,转过脸来看着她。

“芊芊,你说他怎么就那么心狠,奚荷刚进府,就受了这么大的罪。”

“好了,他是心狠了些,可也是为了你好。”

“他打奚荷还是为了我?”景月儿不理解,坐起身来,看着芊芊。

“好了,好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过来吃点东西。”芊芊拉着景月儿,看她坐在桌子边吃东西,心里也踏实了点。这奚荷还真是祸害,本来高高兴兴的,这下好了,两个人又闹上了,也不知道为个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