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善心换来的合盘相托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668 2013-07-17 08:57:18

  那大夫人被带到了房里,景月儿也不让芊芊陪着,要单独见她。

“景月儿,我就在外面,侍卫也在,有事你便喊我。”芊芊说完虽然有些不放心,还是关上了房门。大夫人就这么跪着也不抬头。

“夫人起来说话吧。”景月儿坐在圆凳上,倒了杯茶放在桌上。

“罪妇不敢。”她依然低头不敢起来。

“起来吧,您这年岁与我额娘差不了多少,怎好让你这样长跪?”

“罪妇不敢与小姐长辈相提并论。”

“起吧。当真要我扶你?”景月儿说完见大夫人起了身。

“今日之事可是小姐为了保全我们一家的性命?”她这一问,景月儿倒有些吃惊了。

“我也……”她也不知隆禧最后的决定,只是尽力而为,现下又怕这大夫人抱着太大希望。

“小姐不必有顾虑,罪妇已不怕死。只是想问问我家那个萧云致远的尸首在哪儿,葬了他我心里也踏实。”

“王爷已命人处置了。”

“哦,也好,也好,入了土便好。”

“见夫人举止想必也是大家之后。”景月儿示意她坐下,她却摇摇头,恭敬得站着。

“当年我娘家也算是富贾一方,那时,萧致远不过是个穷酸书生,全靠我这娘家的势力、财力保他官运亨通。只是,到了这泾城之后,他接连纳妾,贪图了多少钱财我们也不知道,就连他每月几百两的奉银我们也没见过。这府里百多口每月的花销全是我娘家带来的银财。我是真真不知道他贪图那些钱财到底是为了什么!”那大夫人轻抹着泪,摇着头。

景月儿听着,忍不住跟着落泪,想必这大夫人也有过年少时光,只是所托非人,到了晚年却要遭这样的罪。

“我说这些,也不是要和他推脱干系,这几日,我也是知道了,王爷是绝不会放过我们的。”大夫人说完擦了擦眼泪,叹着气。

“隆……,王爷,”她回过神来,改了口,“王爷那边我会尽力的。”

“小姐不必如此,这都是命,没什么好争的,倒是小姐这般,我这个犯妇无以为报。”

“哎。我这么做也不全是为了你们。”景月儿悠悠得叹气,摇了摇头。

大夫人抬了头左右环顾着到处看了看,“这间是那萧致远读书的屋子,如果我记得没错,那几案下面有个暗盒,说不定还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景月儿点点头,正要起身去找,外面隆禧已经从巡抚衙门回来了,芊芊和侍卫都在请安。

隆禧一推了门进来,见着景月儿和大夫人正这样站着,屋内再无她人,一时大怒不已。

“怎么让格格与这罪妇单独在里面,出了事儿,你们谁能担着?”

“小人知罪。”那几个侍卫惶恐着跪下,芊芊面色难看,也不敢吱声。

“还不快带走!”他话音刚落,那几个侍卫涌上来就把大夫人反绑着拖出去了。

“你,你这是做什么,他们都是听了我的命令,你这是在数落我呢。”她气得往床边走,坐下来也不理睬他。

“芊芊,你进来,我累了,想睡会儿,你请王爷出去。”芊芊立在门边,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站在隆禧身后,对着景月儿直摇头,脸上做出为难的表情。

“你退下吧,我伺候她便好了。”隆禧转了身让芊芊出去,芊芊点着头,赶紧作了揖转身出去了,心想着,你们小两口吵架,我可不掺和。

“你!”景月儿气得蹬了绣鞋,跪在床上,要把帘子放下来。

“怎么?大白天的就想和相公亲热啊。”他走过去,也跟着帮她拉帘子。

“去去去,谁要和你亲热啦。快给我出去。”他听了直笑,把右边的帘子也放了下来,“都放了帘子,还说不是想和我亲热。”

“我是想让你别进来,你还真是不害臊,快给我挂上去!”给他这么一说,她又赶紧把半边帘子往上挂。他搂着她的腰,欺上身来,也不管身后的帘子全部洒落开来。

“这两日怕你还没恢复也不敢动你,我看你今日气色不错,正好。”说完,热唇就贴上了她的。

“讨厌!”她扭着头,一下子把他推开了。他倒也没用劲,就这么半躺在床上看她。她起身穿上绣鞋,走到屋子中央的圆桌旁,背对着他。他也起身,走过去,从背后环住她的腰,将她搂进怀里。

“景月儿,你穿这颜色的衣服真好看。”他在她耳边轻柔说着,她原本想要再和他别扭一会儿,可经他这么温柔一说,也只能缴械投降了。虽然躲了一会儿他凑过来的吻,可也不像刚才那么用力推他。转了身靠在圆桌上,就这么顺从得被他吻着。他吻了一会儿,拉开些距离看她,笑着,“这才是我的景月儿嘛。”说着又是一阵热吻,直说得她羞红着脸。也罢,这屋里也再无旁人,自己在他面前,一眼便被望穿,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