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景月格格 木雨寒 2009 2013-07-17 08:57:18

  一大早,芊芊就来屋里看僵景月儿,见她气色不错,知道昨晚两人应该是已经冰释前嫌了。

“芊芊,对不起。因为我,你也中了毒。”

“没事儿,我身体棒的很,你别担心。”芊芊的方子很是管用,一晚上睡下来,就不拉也不晕了。只是还没什么力气,可她又怕景月儿担心,便一早过来看她。

“芊芊,我要去见见奚荷。”

“你?为什么?”

“嗯。我想去见见她,她还好吗?”

“哎,景月儿,你怎么就是这么认死理呢?那奚荷她……”

“芊芊,我是想为你出口气啊。”

“出气?”这芊芊还真是第一次听景月儿说这样的话,还真想象不出来她耍泼的样子。

“走吧。”景月儿拉了芊芊就往奚荷的屋里去。

“格格。”奚荷见了她,一脸死灰,受了伤也起不来身子。

“你受了伤就别起了。”景月儿示意她躺下,坐在了芊芊端来的凳子上。

“格格,我对王爷是真心的。我并不是想和你争什么,即便是做他的侍妾,我也是愿意的。”

“奚荷。我的脸是你划的吗?”景月儿抚了抚脸,虽是已经不太疼了,如今想来还真的是后怕的。

“这。”奚荷看着自己的手不敢出声了。

“昨夜我便在想,你如此这般的加害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呢?真的是因为喜欢隆禧的缘故吗?一次次得加害,还迫不及待得要委身于他,聪明如你,为何不细水长流,跟我回了京再有所动作呢?”

“我,我。”那奚荷支吾着身子抖动起来。

“只有一个原因。那便是,你已经怀孕了。”景月儿冷冷得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而且,如果我猜的没错,是那李虎做的没错吧。你如此貌美,那李虎又怎么会就此放过你在牢中年华老去呢?“

奚荷一听,痛哭失声,“你怎么会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奚荷,我与人为善乃是天性使然,但我并非你眼中的痴傻蠢笨。我原想放过你,可你伤害了芊芊,还有隆禧,我若是再留你,纵容你,便是助纣为虐了。”景月第一次用冷冷的口气说话,身后的芊芊也是惊讶不已,景月儿当真是聪慧过人,自己都不曾想到。

“你也不过是被那李虎糟蹋过的残花败柳而已,在我面前摆什么高贵?”

“我仍是完璧之身,这个只要隆禧信我便好,我也无须向你证明。”

“哈哈,哈哈,你如此貌美,那李虎到了嘴边的肥肉都飞了,这可比让他死了还难受!”奚荷破涕为笑,看在景月儿她们眼里却是万般凄惨。

“即便是被玷污了又如何?我只希望你的心没有被玷污。这几日你的所为和那李虎又有何区别呢?”景月儿说完就这么盯着奚荷的眼睛,见她眼里涌出大颗大颗的泪来,颤抖着身体。

“等你好些了,就自己走吧。”

“等一下。”景月儿刚要起身却被她喊住了。

“我爹曾开了一间药铺,我也曾是那店里的小姐。想当年,我那三个师兄各个对我奉若珍宝。可惜我自视甚高,那李虎外貌虽不济,却是抚台大人面前的红人。等我认清他的面目,已是悔之晚矣。”她一边抽泣,一边说着,好像那是一个过去,却与如今的自己毫无干系。

“女人这一生的荣辱也不过是一念之间。”她凄凄说着,露出一个笑来。

景月儿虽可怜她,但知道自己是绝计不能留她了。叹了口气,起身和芊芊出了门。

“景月儿,你没给我出气,我心底反倒是有些难过了。”芊芊说着,看景月儿眼里湿湿的,却忍着泪不掉出来。

女人这一生的荣辱不过是一念之间。是啊,萧夫人如此,奚荷如此,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遵从命运,随波而行,真得好吗?她想着,头疼欲裂。悠悠蓝天上丝丝白云随风散去,她就这么站着,看了好久,好久。

洪岷山筹措的粮食送抵了泾城,隆禧与尔成正站在这抚台衙门外看着洪岷山安排侍卫开始发放。那大街上的人群聚集的越来越多,人群里开始有人叩谢,接着是一些,再有更多,百姓们跪着叩谢,反倒没那么着急得去领粮食。景月儿与芊芊也来了,走到隆禧的身边,与他并身站着。

“老百姓要的不过是一个活字,若是连这也做不到,那国也不复存在了。”隆禧淡淡说着,一字一句却是从心底说出来的。可这话若到了京里怕是又会引起不小的麻烦。

“隆禧。”景月儿望着他的侧脸,却忽然觉得他变得很遥远。

“如果可以,我也不愿背负这些,只求与你浪迹天涯。”他淡淡一笑,低头看她。

她却对忽得对他灿然一笑,“隆禧,你便是我这一生唯一所念,这便足够了。”

他搂她入怀,她却远远见着奚荷走在了人群里。

景月儿挣脱了隆禧的怀抱,和身边的芊芊说着什么。芊芊回头去和尔成耳语了一番,尔成又赶紧去了府衙里拿出一本册子来,递给芊芊。

“景月儿,你们做什么呢?”隆禧惊讶于尔成竟然也和她们一起做着什么奇怪的事情。

芊芊拿着一个包裹就走进人群往奚荷那边去了。

“奚荷姑娘。”芊芊喊住她,把那包裹递给她。

“这是什么?”奚荷有些惊慌,没想到景月儿看见了自己。

“景月儿给你做了户籍册子,上面写着你的夫君战死沙场。景月儿是让你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去重新开始生活。这一百两银子是给孩子的随礼。她还说,凭着你对药材的了解,养活自己足矣。”芊芊转了身,忽想起什么,又转而对她说着,“她还说此生虽在一念,但人若还在,便不是终点。”说完芊芊便穿过人群往景月儿身边走。

奚荷沉思了良久,一边落泪,一边跪下,远远望着景月儿的方向,郑重得叩了三个头,起了身望了一眼景月儿,便消失在人群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