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别为我杀戮

景月格格 木雨寒 3509 2013-07-17 08:57:18

  景月儿坐在隆禧的马上,还是止不住的落泪。刚刚经历的那一场,是她从来都没经历过的,不禁后悔起自己的幼稚任性。若是真被那恶人毁了清白,她也只有一死。现下靠在隆禧怀里,像是分开了很久一般,她又搂紧了他,往他怀里拱了拱。

他也不说话,一手搂她入怀。

行至城门下,一时天大白。

景月瞧见那城楼上挂的女人孩子,都是没了力气,奄奄一息,心里突然想起了萧致远的话。这时,吴良玉已经在城门外等候着,赶紧上来禀报。

“王爷,这萧致远的家眷如何处置?”

“杀。”他狠狠得说了一句,看也不看一眼。

“且慢。”景月儿喊住了吴良玉,抬头又看了眼这些人,低下头不忍多看。

“先放她们下来,软禁在萧府吧。”她也不看他,自己就做了主。那吴良玉犹豫着,抬头看了一眼隆禧。他还没发话,景月儿又疾声说了一句,“还不快去!”

“是。”那吴良玉见这靖王爷也没阻止,便领了命去了

“你倒是替我做起主来了。”他吻了她的额头,宠溺得说,“只要你好好的,要我做什么都行,就是这些人我一个都不会留,她们全都要死!”这个死字带着阴狠毒辣的语气,景月儿还是第一次从他的口中听过。

“为什么?”她吃惊得望着他,看他满脸的愤怒。

“萧致远掳走了你,她们就都要死。”他恨恨得说完,蹬了马肚,往城里去了。景月儿听了他的话,心里泛起一阵冷意,她不要他为了自己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城门里芊芊穿着士兵的衣服在焦急的伸头望着,见到景月儿便一路奔过来,牵着马头仰首望着她,“景月儿,你没事吧。”得到她确切的回答,她转而焦急得往后看,见景荣骑马进了城门,她一路奔过去,景荣见到她,也下了马看着她。

“芊芊,我回来了!”他刚说完,芊芊一下子扑进他怀里,搂着他的腰。景荣被她这一抱,吓了一跳,旋即笑起来,“怎嘛,你还怕我死了,没人和你斗嘴啊?”

芊芊推开他,刚要说点什么,景荣一见她脸上的蚯蚓胡子顿时大笑起来,“高芊芊,难不成,你带着这条蚯蚓站在城门口等了我一天啊!”

芊芊听了,一边擦着嘴唇,一边追着他打,“臭景荣,我看你是被掳去了,苦头还没吃够!”

景月儿他们见了这情景,不禁笑起来。景月儿忽想起自己脸上的胡子,伸了手用力擦着。隆禧低头看她,笑着说:“这胡子比之芊芊的倒是更俏美些。”

她握拳轻打着他,“真是讨厌。”他反过来握着她的拳头,靠着胸口,“景月儿,你没事就好,真的!你若真有什么意外,我也不会独活。”

她低头靠在他怀里,叹了口气,“隆禧,景月儿此生都不想再与你分开了。”

“恩。”他点头更搂紧了她。

一行人已经到了萧府门口,这里门口站着靖王的士兵,连墙外都不时有巡逻的队伍走过。

“隆禧,我们为何要到这萧府?”

“城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这城里城外的跑也不方便,况且这儿的条件也比城外帐篷的好些。”

他下了马把她接下来,打横抱着她走进了门去。绕过几进回廊,进了一间装饰的富丽堂皇的卧房。门口早有几个侍女守着,帮他开了门,他一直把她抱了进去,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那屋子中间已经升起了炭火,床榻上也是暖烘烘的。

“还要在这里呆几天,这几日你就住在这间房里,我就住在隔壁,你也就不必太害怕,有个什么就喊我。”他坐在床榻边柔柔得凝着她,心疼得抚着她微微红肿的脸颊。

“恩。”她点头,见芊芊进了屋来。

“景月儿,你脸肿了,快擦些药,我刚见你这房里正好也有浴桶,便让伙房去烧热水,等会儿沐浴一下也解解乏。”

“好。”景月儿拉过她,见她脸上的两条蚯蚓也已经擦净了,有些歉意又有些感动得看着她,“芊芊,谢谢你。”

隆禧见芊芊照顾周到,两个人又正聊得起劲,便不逗留,冲门口吩咐了一声,便出了门直奔抚台衙门而去。

这府衙里的地牢阴森森的,两边的牢房里还关着一些犯人,走道的尽头才是专门审问犯人的地方。隆禧走过去,听见里面尔成正在鞭打李虎的声音。

“大人,大人,我是冤枉的。”一间牢房里有个女人的声音,一双手从木栏里不停挥舞着。隆禧看了一眼,也没理睬,径直往那审问的地方走。

“王爷。”尔成见他来了,停了手,隆禧瞧见这一屋子挂着的酷刑刑具,又看了一眼身上满是红色鞭痕的李虎,冷笑一声,“尔成,你这样子怎么能问出来?你这是在给这李大人挠痒呢?咱们就入乡随俗试试这墙上的东西吧。”

“是。”

尔成指挥两个士兵拿下套黑色链子,那是挂骨锁,直接插到锁骨里,将人吊起来。可以让人疼得晕死过去,却是要不了性命。

那李虎被上了刑,疼得哇哇大叫。等尔成手里的鞭子停了,他忽得睁开眼睛,看着隆禧,冷笑着,“老子今天死了也够本儿了,那小妮子还真是让我欲仙欲死啊!”

隆禧气得浑身颤抖,手瞬间握成拳头,上去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又用膝盖在他的裆部又是一阵乱顶,李虎裤子那块本来还有些血迹,现在又开始流血,直打得他疼得龇牙咧嘴。

“我知道你不过是过过嘴瘾,但即便是这样也不行!尔成!把碳炉点上,让他暖和暖和。”隆禧说完,一拂衣袖,又坐回凳子上,背对着李虎。

那火红的烙铁在李虎的身上烙得直冒烟,李虎唔呀呀得叫着求道,“给我个痛快!”

“简单,告诉我君上是谁!”隆禧已经用侍卫递上的帕子把手上的血擦干,冷冷得说。

“我不知道!”李虎大喊着。

“没关系,这儿的刑具还有很多,你慢慢享受,总有让你记起来的。”隆禧转身往门外走,那李虎又开始骂骂咧咧得,“怎么还舍不得杀我,告诉我那小美人,万一肚子里留了我的种,可要好好养我儿子啊!”

隆禧抽了身边侍卫的佩剑,直刺入他口中,一阵翻搅。尔成见了,忙上来阻止,“王爷,此人要留。”

“等他想说了,给他笔墨,我不想再听到这厮的胡言乱语!”他丢下剑,转身要走,又回头嘱咐道,“还有,他胡言的话若传出去,我可不会轻饶!”他说完,一脚踢开了铁门,走了出去。

“王爷,王爷,我真是冤枉的啊。”刚刚那女子一个劲喊着。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隆禧本不想理睬,听她这么一喊,忽得回过神来。

“小女刚刚听到你们说话。”

“住口!无论你听到什么都给我闭嘴。”他飞身过去,隔着木栅栏冲着里头那团白色的人吼着。

“是,是。小女也是被那李虎所害,请王爷明察。”

隆禧也没多说,出了地牢,让在这里值守的周琮明日把这里犯人的案子都查查,若真有冤枉的,就让尔成定夺,该放的就放了。周琮领了命,护他上马,见他往萧府扬鞭而去。

隆禧刚进了府门,那圈禁萧府家眷的院子里发出了凄惨的啼哭,他皱着眉直往景月儿的房间而去。景月儿的房间门敞着,他飞跑进门,见芊芊正坐在床边守着景月儿。见到隆禧,景月儿赶紧擦着眼泪望着他,他奔过去,跪在床边,不知发生了什么。

“景月儿刚才做了恶梦,又听见外面的哭声,被吓醒了。”芊芊站起了身,解释着。

“可恶!来人!把那些人的嘴都给我封上!”他大吼着,门外守卫领了命下去了,景月却一下子坐起来要争辩什么,因为芊芊的缘故又住了口。

“芊芊,我没事,你回房去休息吧。”芊芊听了她的话,又看看隆禧,点点头出去了,走时还带上了门。

“你准备如何处置他们?”她拉隆禧坐在榻旁问着。

“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他为她擦着脸上的眼泪,心疼得叹了一口气。

“不行!她们不过是些妇孺,你又何必……。”

“克扣粮响乃大罪,理应满门抄斩。”

“按大清例律未成年的子女理应发配充军。”这会儿,她倒是有了争辩的精神。刚刚在那大牢里也没问出个什么,他本就心情不好,心里想着,这些个犯妇又何须她操心呢!

“萧致远掳走你和景荣,意图谋反,还不够满门抄斩吗?”

“你!我们都已平安回来,可不再追究。”

“报京里的折子我已写好,昨日便发了。”他回身站着不看她。

“骗人!昨日我被掳了去,你哪还有心情写折子。”她咬着嘴唇,一下子就拆穿他。

“景月儿,你都知道我担心你,怎么就不想想他们是怎么对你的?”他转身过来,抱着她的手臂,靠近了直视她的眼睛,说,“你知道多少百姓饿死吗?多少孩子病得不行了就被扔在路边等死吗?她们,你说的那些人却用百姓的血汗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就留那些孩子一命吧。隆禧,我求你了。”

“住口!景月儿,不要轻易的为别人求情,因为,你知道我什么都会依你。”他把她搂进怀里,摇着头。

“她们为何哭喊?”她知道一时也不能逼他,转而问着。

“昨日我只是在气头上说要杀她们,现下还有些事需要审问,便让吴良玉明日打上个几十板子,看能不能问出些什么。却没想到那吴良玉这么着急,大晚上的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隆禧,我,能不能再为她们求一次情?”她拉开与他的距离看着他的眼睛,“不仅仅是为我,也是为你,为了我们。刚刚,我做了一个恶梦,现在都已记不清了,只是记得血,很多的血。隆禧别再为我杀戮了,好吗?”

“好,如果你能证明她们不是和那萧致远一般得十恶不赦。”他定了定,心疼她的难过,还是同意了。

“我。如何能证明?”她不解的说。

“聪明如你,怎么会想不出来?你那颗善良的心便能帮你找到答案。”

他轻拍着她的后背,帮她慢慢躺下,为她盖好被子,一直轻拍着,直到她睡沉才轻轻得出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