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狐狸精惯用的招数竟是不灵?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841 2013-07-17 08:57:18

  第二天一早,隆禧没来看看景月儿就到抚台衙门去了,景月儿用早膳的时候听芊芊一说,自己心里又开始别扭起来。明明就是他先发的火,居然也不过来赔罪,一大早就走了,不就是躲着自己,给自己一个冷脸吗?

“你也别多想,许是那抚台衙门还有些事忙。”芊芊见她吃的少了,劝着她。

“嗯,等会我们去看看奚荷可好?”景月儿点点头,想起了奚荷,也不知她伤怎么样了。

“好,好。你再多吃点”芊芊也只好哄着她

二人来到奚荷屋外,敲了半天门,也没人来应。

“芊芊,是不是奚荷生闷气不理我们?”

“才不会呢。可能是出去走走,她那伤真的是不重,没什么了不起的。”

“二十个板子还不算重?”景月儿摇摇头,和芊芊正要往回走,见奚荷回来了。

“奚荷,你没事啦。”景月儿走过去,拉着她的手,关心得问着。

“谢格格关心,奚荷没事。”那奚荷虽是一口一个格格叫着,眼睛都快要翻到天上去了,摆着脸色,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景月儿倒不以为意,搂过她的胳膊,“奚荷,你没事就好。芊芊的医术很高明,等会儿让她再给你看看。”

“不用了,我已经没事了。格格要是没什么吩咐,我要休息一会,您请自便。”说着,就进了门,把门“嘭”得关上了。

“你看看你宠出来的奴才。”芊芊气得不行,如果不是景月儿在这儿,自己早上去训斥一番了。

“什么奴才不奴才的,芊芊,你怎么也和隆禧一个样!”景月儿转身就走,留芊芊一个人站在那,自个儿和自个儿生气。

景月儿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也不知要做什么,想着等隆禧这几日的事儿忙得差不多,就可以回京了。她好想阿玛和额娘,躺在床上翻看着那个平安符,想着阿玛的来信,又想起隆禧今日一早出去也不说一声,心里有些难过、委屈。为了奚荷和他闹这个别扭还真是奇怪,本来,两个人能单独在一起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却在这里闹这奇怪的别扭,越想着,心里越难过,不禁坐起身子来,喊了芊芊和她一起出去逛逛。

隆禧在内堂听着洪岷山的回报,说是这两日米粮就能运来泾城,其他与陕西靠近的县市都已经沿途发放了。隆禧听完,看这洪岷山办事也算利落,谅他也不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弄出些什么花样来。两人说说也就到了中午,隆禧遣了那洪岷山赶紧去催办,赶在这几日加紧发放,自己和景月儿也好尽快回京。

没过一会儿,侍卫报门外有人求见。隆禧让尓成开了门,惊讶得看见奚荷就这么笑盈盈得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个食盒。

“奴婢奚荷参见王爷。”那奚荷倒是懂了礼数,走进来跪在堂下。

“你来有什么事儿?”他看奚荷已经起了身,将食盒放在了桌上。

“回王爷,格格让奴婢给您送饭来了。”他刚要发怒,听她说是景月儿,心情忽得好转了许多,让尓成退下,看着奚荷把那饭菜一盘一盘饭菜端到面前。

“这真的是景月儿让你做的?”他嘴里问着,疑惑得抬头凝着她,奚荷一与他目光对视,一个紧张,赶紧低头,哆嗦着把食盒收了起来,欠身说,“是格格命奴婢过来的。”

“你这奴婢还真是放肆,欺骗本王可不是小罪!”他冷笑着看她,奚荷早紧张得双腿发软跪在了地上。

“王爷,真的是格格。”

“够了!景月儿与我一起长大,我爱吃些什么她会不知?你这菜里满是葱姜,本王向来吃饭不喜这些,景月从来都是不放,即便是放些,也会盛盘的时候,一点点的拣出来。你倒好,各个都让我看着葱姜,我这饭还要不要吃了?”

“王爷息怒,格格只是命奴婢做饭,并没有告诉奴婢王爷的喜好。”奚荷跪在地上仍是嘴硬。

“景月儿不怎么会做饭,即便如此,她每次都会做一盘核桃糕给我,告诉我,这饭菜是她的心意。我问你,景月儿的核桃糕呢?”他这一问,奚荷当场吓出了汗来。

“王爷,奚荷只是想做一些饭食来向您赔罪,请王爷息怒。”

“你为何要骗我?”

“奚荷怕您不喜欢,会不吃。”

“我当然不喜欢。你告诉我,你接近景月儿,究竟有什么目的!”

“奚荷没有目的,奚荷只是无家可归,幸得格格收留。”

“果真是这样,你更要感激景月儿,不要在这里兴风作浪!”

“奚荷没有,奚荷只是仰慕王爷,希望能为王爷做些事情。”

“你不要出现在我眼前,便是为我做事了。”隆禧没说一句,都不给这奚荷喘息的机会,直说得她哑口无言,瘫坐在地上。隆禧冷冷得叹了一口气,嘴里喊着,“尓成,把这个女子给我带下去,不得再让她进入府衙大门!“

奚荷被敢赶了出来,她立在街上,气急败坏得摇着手臂,没想到这靖王这么精明,自己真是低估了。本来在那饭菜里下了春药,想着今日这靖王肯定是自己的囊中物了,居然就这么轻易得被他拆穿了,真的是可恨!她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心里还在盘算着有什么法子把那靖王给骗到手,远见着景月儿和芊芊二人在路上闲逛,心里顿时恨得不行,心里开始盘算有什么好计策能让这个格格消失在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