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假落胎,真逃跑。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295 2013-07-17 08:57:18

  却说这边,隆裕在屋后听见了隆禧的说话声,心里明了了,这利用紫烟的毒计是行不通了。一转身要走,却忽然想起来这紫烟按说怀了五个月的身孕,怎么被踢了一脚,像个没事儿人似的?他念头一转,嘴角微微漾出一个浅笑,怪不得她这么紧张景月儿入府,原来如此!

那紫烟灰溜溜得和绣绣往门口走,绣绣紧跟着问她,“福晋,我们可怎么办啊?还去皇贵妃的宫里吗?”

“还去什么去,赶紧回我娘家躲躲再说。”

“可是,福晋。”那绣绣准备说这躲能躲到几时,紫烟却突然扭头给了她一个脑混,打得她一时找不着北。

“都怪你,不好好按着她,就差那么一点就成了。”紫烟气愤难平,怎么就功亏一篑让隆禧救走了呢。正发着火,看见隆裕从门口经过,他走的不快,似是没瞧见她,就这么走过去了。

“绣绣,你赶紧往宫外走,在门口把马车准备好,我马上就来。”

“是。”绣绣听了命,赶紧就往那门口一路小跑出去了。

“四阿哥,留步。”紫烟喊住正缓步走着的隆裕。

“哦?是三嫂啊,怎么会这么巧呢?”隆裕假装偶遇,脸上依然温柔平静。

“四阿哥,刚刚我在那偏房里的事儿,你都看见了?”紫烟眼神一紧,望着他。

“三嫂这是说什么啊,我刚刚去了皇阿玛那里。偏房?发生什么事儿了?”他一转身似是无辜的样子,疑惑得瞧着她。

“哼。”她哼了一声,他这么抵赖,自己还能说什么呢,一扭头要走,他忽然轻柔得说了一声,“三嫂怀了身孕,可要当心着点儿啊,别碰了哪儿,或者被什么人踢着儿,那就不好了。”这一说完,转身就往前走了,那紫烟一愣,这四阿哥的话,是在提醒自己假装滑胎?正好,反正也是假的,这个时候说滑胎应该是能避过皇贵妃的责难。在娘家待些日子,也没人能知道,这计策真是一箭双雕呢!回头看,隆裕已经不见了踪影。心里嘀咕着,这四阿哥为什么要这么帮自己呢?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一路走着又怕贵妃娘娘来找自己怪罪,还是快些回府里准备着才行,步子也就加快了,等上了宫门外的马车,才算喘了口气。

“禀娘娘,景月格格仍是完璧之身。”那验身的老嬷嬷出来禀报,那兰琪福晋的脸色也是不好看,从里面慢慢走出来。

“富察家的,现在你也该满意了吧。刚刚侍卫说你家的紫烟出宫了,我看你还是回去好好管教管教你家那个才是正事儿。这次是隆禧在,若是不在,万一闹出什么人命来,你家那个是要去抵命吗?”

“娘娘,臣妾回去一定好生管教。”

“哼,这事儿可没这么容易就完了。”皇贵妃瞧她低着头不说话,警告了她一句,也算是给个教训。现下最重要的还是让景月儿赶紧成婚才对,这二人拖得也真是有些日子了。

景月儿从里面缓缓走出来,看了一眼站着的隆禧,脸羞红着给皇贵妃作了揖。

“好啦,现在也算是验明正身了。隆禧啊,这大婚得赶紧办,怎么就扯出这么多事儿呢?”

“儿臣遵旨。”他抬眼望着景月儿笑着,是啊,真得要赶紧着,娶了她进府就没那么多的麻烦了。

紫烟回了娘家,让府里回了靖王府的,说是自己滑胎,要在娘家休养一阵子。靖王也没管,正乐得眼不见为净,光是筹划和景月儿的婚礼就已经忙得很,哪还有闲功夫管她,差了个人去那富察家的府上,说是紫烟可以一直待在府里,不用急着回去。那紫烟一听,气得都要吐血,可是没办法只能忍着,要过些日子才能回去,否则那靖王和皇贵妃绝对不会给自己好日子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