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隆裕的最后一计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632 2013-07-17 08:57:18

  “景月儿,你看这只画的可好?神态悠然,毛色丰盈,果真是传神呢。”隆裕说着,拉过景月儿,两人靠在一起看着。

“对,画的实在是太好了,这几日我还在临摹他的画呢,可惜没有这一幅,原是在你这儿。”

“这礼物你可喜欢?”他一低头,几乎贴着她耳朵说着,她惊得躲开了耳朵,他却忽然欺上来,嘴唇碰到了她的,她刚要躲让,却看他眼睛一闭靠在了她怀里。

“隆裕,隆裕。”景月儿喊着他,却不知道隆禧早在门口看见了,他冲进来,拉开了景月,将隆裕扶到了床上,又打发翠儿去请太医了。

“隆禧,你怎么会来?”景月问他,他却没说话,只是帮隆裕把被子盖上。

“你呢?为何?”他一个转脸看着她,似有不满。

“这个……”该从哪里说起呢?她一时还不知怎么解释,看进他的眼里却是一阵疑惑。

李太医来了,给诊了脉,说是受凉严重,要好好休息。隆禧点点头和景月儿回去了。

刚出门,听见那隆裕嘴里念着,“景月儿,别走,别走。”二人一回头,见那隆裕在说着胡话,眼睛也没睁,隆禧低头凝了一眼景月儿,跨着大步子就走了出去。

景月让坠儿别跟过来,一边喊了一声隆禧,一边就跟在他后面拼命跑过去。可他走得太快,她一会儿就落下了好远,眼见着他要走远,她一咬牙往前扑倒摔了下来,“好疼啊,隆禧,你等等我,我好疼啊。”她喊着,隆禧转了身瞧见她的样子也是心疼,犹豫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走到她身边蹲下。

“你和他什么时候这么好的?”他冷冷得问着,凝着她低垂的脸。

“我没有。”她一抬头,委屈着。

“还说没有!你分明喊他的名字,他说着胡话也在念你的名字!”他有些怒气,若景月儿对他有所隐瞒,他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我也是今日才喊了他的名字,真的!他说要送我们成亲的礼物,我们正看着,他便晕过去了。”

“送你礼物,你便来取,你当我是傻瓜吗?你若再骗我,我便真的走了!”他低吼着,她一惊,眼泪在眼里打着转。

“上回来宫里借了他的斗篷,不小心划坏了,便给他补上,后来去了回疆找你,就忘了还他。今日他差人来要,说是以后再拿也不方便了,我听说他病了,心里也过意不去,就来看看他。”她说完,他依旧凝着她,她眼泪直掉着,抓着他的朝袍,生怕他又扭头就走。他那胸前的朝珠在她眼前晃着,她伸手放在上面,贴着他的胸口。

“我没骗你,我与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她温柔的说着,眼睛凝着他。

“你为何要穿他的斗篷?”她一听这话,顿时低了头,心里想着紫烟的事如何与他说呢。

他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拉开了她的手,那朝珠剧烈的晃动着发出哗哗的响声。她见他要走,赶紧喊着,“隆禧,别走,是,是那日紫烟打了我一掌,我怕额娘看见我的脸肿着,就借了他的斗篷。”她说完呜咽着,他一个转身蹲下来看着她,“你为何不告诉我!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他吼着,她却哭的更凶了。

“不是,不是,隆禧,我是怕你为难。隆禧,对不起。”她搂着他的脖颈,哭着,“别走,别丢下我。”他搂着她,把她抱在了怀里,等她稍稍平静些,才抱起她往宫外走去。

把她放到马上,他自己也上了马,低头看着她,瞧她脸上还有泪痕。

“脚还疼吗?”他柔柔的问,她撇撇嘴,靠在他怀里,“没我心疼。原来你吃醋的样子这么可怕,下回我见着男子都要退避三舍了。”她一说,他搂紧了她,在她的头发上吻着。

“你不知道人心有多险恶,若你知道,怕是连府门都别出了。”她听他一说,扭头看他,也不明白他的意思。

隆禧在心里叹着气,当真就这么巧,隆裕让自己来拿东西,就看见他们两个卿卿我我?这若是隆裕的计谋,那他的心也真是深了,以后可真不能大意。

翠儿一路奔回来的时候,李太医已经回了。隆裕一瞧见她进来,赶紧起了身,看着她。

“怎么样?隆禧是一个人出宫的吗?”他急切得问着,已经下了床坐在了凳子上。

“爷,是,本来是的。可郡主摔了一跤,王爷心疼又回来把她抱出了宫。”那翠儿一说完,隆裕把手在桌上一拍,那手紧紧得握成拳头,挥了挥手让翠儿下去了。

“这不是最后一步棋,景月儿,你为何要逼我呢?都是那对玉龙珠,我一定会找到它们,然后毁掉!你们就等着吧,我会的,我会的!”他站起身,把桌子推翻,抽了剑一阵乱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