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大婚前一天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496 2013-07-17 08:57:18

  明日,她就要是他的妻了。这一次,她终于可以待在自己的家里,由着父母看着出嫁。早上一起,景月儿便由坠儿陪着在园子里走走。屋后的月牙湾依然寂静无波,柔美清凌。当初,为了庆贺自己的出生,阿玛特地命人在这屋后挖了这么个月牙儿形状的小湖,引了外护城河的水进来。如今,这里已是杨柳依依,桃红艳艳,再不似幼时的景象。一草一木皆是景,心里忽生出一种留恋和不舍来。

“格格,去了王爷府上,也还是可以经常回来瞧瞧的。”坠儿似是看出了她的心事,柔柔得说着。

“嗯,我知道,就是会觉得有些不舍。那些个年少时光,一晃而过,如今想来,皆是没心没肺得过完了。除了偶尔因为隆禧,明白了世事难料,却从不曾真正忧虑过什么。”

“格格……”

“想来,我这不安倒是好的,真的嫁给了他,还是该时时担忧些好。”

“格格……”

“坠儿,你怎又唤我格格了?”

“格格,坠儿喊惯了,以后,私下里,坠儿还是这般唤你吧。”

景月儿回头,瞧着坠儿粉嫩的小脸,带着一些忧郁哀求的神色,轻笑了一声,“好,好。私下里,你唤我什么都行。你啊,也别为我担心。”景月儿揉了揉坠儿的头发,和她说笑着。

“禀郡主,景荣贝勒求见。”一个小侍女跑过来作揖,景月儿一听,愣了一愣,半天没说话。

“你请他进来吧,对了,芊芊姑娘在吗?”

“在屋子里。”

“嗯,你去吧。”景月儿抿了抿唇,转而对坠儿说着,“你去沏壶茶来,送到亭子里去。”

“是。”

景荣站在亭子外头,没走上那三层小石阶,远远得瞧着坐在石凳上的景月儿。

“景荣哥哥,过来坐吧。”景月儿柔声开了口,看坠儿也端了茶走了过来。

“景月儿,我以为,你今日不定会见我呢。”

“呵呵,为何?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若是因为要嫁隆禧,便不理睬你,当真是薄情啊。”她略有些俏皮得说着,景荣干干得笑了两声,没搭话。

“找我有事吗?还是仅仅在妹妹婚前,见上一面?”

“嗯……”景荣有些踌躇得不知如何开口,从胸口拿出了一个金丝荷花香包,用手搓了搓,放在了石桌上,“你都要嫁了,这个还你。”

“这个是……”景月儿没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东西,拿在了手上翻看着。

“当初我死活让你送给我的绣品,原想着你心里或许有我,如今想来,我当真是自作多情了。”

“景荣哥哥,我一直当你是好哥哥啊……”

景荣落寞得抬手,也不敢看她,低了眉眼就要起身,“小王叔定是能让你幸福,景荣告辞了。”

他头也不回,快速得跑出了亭子。景月儿看着手中的香囊,又看了看那杯他碰也没碰的茶,捏着东西,便跟着也跑出了亭子。

“芊芊,芊芊。”景月儿在园子里就大喊着她的名字。

“怎么啦?景月儿你什么时候这么大嗓门儿了?”芊芊慵懒得开了门出来,景月儿已经跑到了她面前。

“景荣哥哥刚才来过了,他把这个香包还给了我。你去,快去追他。”

“我追,追他做什么!”芊芊满脸的疑惑、害羞还带着一些复杂的不情不愿。

“芊芊,景荣哥哥是个好人,你可不要错过了他。如今,他对我死了心。他心里其实有你,你去劝劝他,他定是能看懂自己的心的。”景月儿一边推着芊芊,一边嘴里说着。

“我不去,你不要的东西,就让我去捡啊!”芊芊一个转身就要回房。景月儿生气得跺着脚,喊了一嗓子。

“站住!”

芊芊回过头来,奇怪得瞧着她的样子,“你,刚才是你喊的?”

“景荣哥哥是个好男人,你若是因为心里那点小小的自尊错过了他,你就是这个世上最大最大的笨蛋!算我纳兰景月看错了你!景荣哥哥已经与我划清了界限,你今日不去,以后都不可能再见到他,该怎么做,你心里明白!”景月儿一口气说完,脸憋得通红,跑过来,把手里那个荷花香包塞到芊芊手里。

“这个,我也有一个……”

“你当是要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才好!”景月儿说完就跑出去了,芊芊看着手里的香包,撇了撇嘴,这个家伙,早就设好局,让自己接手呢。也罢,谁让自己偏又上了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