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谣言的开端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900 2013-07-17 08:57:18

  冷清风并不知道这一切全在君上的掌握之中,他本来还不解为何让自己一定要亲自送她回府。等他真的送了景月儿回泽亲王府,瞧见那一屋子八旗各营的统领,那些人满脸的疑惑,满脸的看好戏的表情,他终是明白了。关于景月的风言风语恐怕是要漫天飞了,这眼看着的和靖王的大婚也是个未知数了。

景月儿醒过来,芊芊赶紧过来给她递了杯茶。

“身子还好吗?”

“恩。”她点点头,那二阿哥的嘴脸忽然浮现出来,她一惊,看向自己的身子。

“芊芊,我,我被二阿哥掳去了,他还喂我吃了药,后来我便不记得了。”她一抬头泽亲王和瑶福晋正坐在桌旁,泽亲王大拍着桌子站起来,“简直是欺人太甚!明日我便去宫里请皇上做主,定要给景月儿一个公道。”

“阿玛,是谁救我的?是隆禧吗?”她这一问,泽亲王当即脸色变了变。

“是,是……。”

“不是隆禧?”她一下子不能转了念头,想不出会是谁。

“是冷清风,我查过了,他是肖云天的义子,可肖尚书向来是二阿哥的人,他就这么抱你回来,我还真是不知要怎么和靖王爷交代了。”

“交代?交代什么?我这身子……?”她低头,眼泪开始打转,难道是被那二阿哥玷污了吗?怎么办?

“没有,没有。那冷清风说你仍是完璧。”泽亲王虽是安慰着景月,脸上却是满面的愁云。

“那,要交代什么?”她一听,心里踏实了些。

“哎,阿玛一时也不好说,等明日皇上祭天结束,让靖王定夺吧。”

翌日。尚书房。

皇上听完泽亲王的话,气得握拳砸着桌子。下面立着的还有隆禧,他不知道自己在宫里斋戒的这三日居然发生了如此大事,景月儿一定被吓得不轻,他听着泽亲王的描述,恨不能立刻去把那隆濬给杀了解恨。

“隆禧,你去给我把这个隆濬抓来!朕要亲自审问!”

“是!”他领了命,一刻不停得往那宝亲王府去了。

“景月儿,等着我,我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只是当他到了宝亲王府的时候,那一屋子的家眷下人大哭着哀嚎,一片凄惨的场面。

“王爷,你怎么这么傻啊?你走了我们怎么办?”那是福晋纽沽禄氏,正趴在床边哭着,二阿哥就这么躺在床上。

隆禧走过去,量了鼻息全无,见他颈子上一道紫痕。

“宝亲王他……”他说着看向福晋。

“昨晚在房梁上自缢了。”

隆禧甩了衣袖回转身出了门,倒也省事,就是还有谜团没解。罢了,回去复命,尽快见景月儿要紧。

“这个逆子当真是畏罪了。哎,你们都退了吧。”皇上到底是丧子,心里难免有些难受。

“是。”隆禧和泽亲王一并退下,并随他去王府看景月儿。

入夜,望月楼。

“君上,如今二阿哥去了,我们该如何?”肖云天在望月楼见他。

“哼,他不死,老三要查到你头上了!”

“啊?千岁要保小人啊。”那肖云天跪下来,知道自己是命悬一线了。

“我不保你,会让他现在死?”他一个阴冷的哼,让肖云天起来。

“可惜了我那甘肃一府,现在也成了老三的地盘!”他拍了桌子,直把那桌脚拍得脆生生得断了。

“千岁,下一步我们该如何呢?”

“你立刻筹备和程云家的婚事。”

“可是小女脾气古怪,刁蛮成性。”

“这个你也与我说?难不成你要我帮你调教?”他眼神一撇,露出个轻蔑来。

“下官不敢,不敢。”肖云天一听,赶紧俯身作揖,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退了吧。”

“是!”

“爷,您今日都抓了那景月,为什么不干脆要了她的身子?”那晚晴推了门进来,靠在他手臂上。

“说了你会懂吗?”他还是轻蔑,这身边一个一个的都是些蠢笨的奴才。

“爷,您好久没找晚晴了,是不是都把晚晴忘记了?”

“哼,我看你还真是弄不清状况,我要了你的身子,你便把自己当什么了?”他的声音低沉,她听了一惊,松了手,立于一旁。

“我要你勾.引冷清风,顺便监视他,你这阵子都干什么去了?”

“爷,晚晴对你一心一意,那冷清风又对我冷淡,我如何贴上去勾.引他?”

“到底是你不愿意,还是他不愿意?”他听了这话,一个扭头掐着她的脖子,“我不喜欢别人跟我说不!”

“爷,万一晚晴有了您的骨血,又和那冷清风在一起……”

他听了她的话,放了手,哈哈大笑起来。

“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有的。”

“怎么会呢,万一……”

“没有万一!”他把手放在她脸上,“冷吗?”

“恩。”那晚晴点点头,没明白。

“你以为我会让你们这样的奴才怀上我的孩子吗?”

“爷,你……”

“这药让我清心寡欲,身体冰冷。”

“清心寡欲?可是爷和我不是干柴烈火吗?”她的轻笑落入他眼中。

“哈哈哈哈,就是让你怀不了我孩子的意思,晚晴。”

“爷!”那晚晴一愣,脸色变了变。

“那些个对我死心踏地的女子,哪个不是幻想着怀上我的孩子?我若是受了她们的威胁,还怎么办大事?”

“爷,您这样不伤身吗?”

“哼,没什么大不了的,等景月儿入了府,我让她给我生十个八个的。”

“可她眼见着就要大婚了。”

“哼,你以为我会让这种事发生吗?”

“爷。”

“好了,你回去,冷清风的事再不办妥,我要了你的命。”他冷冷一说就从窗口消失了,留下那晚晴瑟瑟发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