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春宵一刻

景月格格 木雨寒 1719 2013-07-17 08:57:18

  鞭炮声声,景月儿穿着华服端坐在这宽敞的轿撵中。轿撵四周用大红色纱幔装饰,轻风吹起,这纱幔轻柔得飘起,刮过她的长裙,她的指尖。她掀起盖头透过那凤冠上的珠帘看去,迎亲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隆禧穿着红色的婚服正骑着高头大马在队伍的最前方。她的眼睛凝着他的背影,那一个瞬间,她的眼睛湿润着,这便是这一生美好的开始吧,今日之后,自己便一生都是他的妻子,这婚礼便是这完满一生的开始。她不知为何自己会有泪,这该是喜极而泣的泪吧。多年后,她每每忆起当时在那轿撵中,自己的泪水,都觉得那是此生都不可能再拥有的了。

三拜之后,她被送入了洞房,屋里再无别的动静。她盖着红盖头什么也瞧不见,只能瞧着眼前那方寸大的地方,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坠儿就守在门外,她不时喊着坠儿,问隆禧来了没有。

“哎呀,格格,王爷还在送宾客呢,哪那么快的?您也别心急了。”

“我没心急,我,我只是害怕,坠儿,我一个人害怕,要不,你进来啊。”

“坠儿,坠儿!”坠儿没了声音,门开了又关上,她仔细听着,也不知道坠儿到底是怎么了。

“坠儿,你别闹了,我害怕。”她说完见着隆禧的马靴出现在眼前,顿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她是害怕一个人待着,不过也害怕隆禧。她知道在洞房之夜他们要做什么,所以心里那种害羞和恐惧让她忐忑不安。

“别怕,有我在。”他柔声说着,两只手捏着盖头,慢慢得掀了起来。

“景月儿。”他低头直视着她的眼睛,直看得她满面通红。

他坐在她身边,轻轻得为她把坎肩解开取下。

“景月儿,你今晚真美。”他凑近了说着,他的鼻息在她的耳边粗喘着,嘴唇在她的耳垂上轻啄了一下。她痒得缩起肩,把手放在他的胸前抵着他。

“你喝茶吗?我去倒。”

“不要,我不渴。”

“那,那我渴了。”她挣脱了他,到了桌前倒了一杯茶,一口气喝下,只觉得更是口干舌燥的。

他坐在床边温柔得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漾着浅笑,慢慢起了身,走到她身边坐下。他利落得拿起桌上的两只酒杯,倒满,放在她的面前。她转脸看了看,有些奇怪。

“隆禧,我可是不甚酒力的。”她用手推了推,他却笑的更深了。

“景月儿,这杯可是合欢酒,新婚之夜若是喝了这交杯酒,我们便可以白头偕老,生生世世永为夫妻。”他一说完,她的脸更红了,原来这个是合欢酒,定是紧张的缘故,自己居然一时忘记了。她点点头端起来,绕过他的手臂,轻轻得抿着那杯酒。

“碰过这一杯的嘴,永不言悔。”

他一说完,手里的那杯靠在嘴边,一饮而尽。她眼里忽得湿润着,嘴里低声重复着,“永,不,言,悔。”唇边的那杯亦是一饮而尽。

他低头,就这么凑近了望着她的脸。她眉头微皱,这是她第二次喝酒,可与上次在他大婚上喝的那杯苦酒不同,这落进心里,却是格外甘甜。

她放了酒杯,凝着他,他也是这么温柔得回望着她。

他从怀里拿出一个香囊,从那里面拿出一颗光滑透亮的珠子来,拉开她的手,放在手心里。

“这颗是我皇额娘去世前交给我的,她说这颗珠子就像她守在我的身旁。如今,我将它交给你,让它守护着你。”她把手心打开,看着那颗乳白色的珠子,像是有什么光忽然在那珠子的表面闪了一下,她惊奇着,更仔细得瞧着。

“隆禧,这是你额娘留给你的,怎么可以给我呢?”她抬了头看向他。

“这珠子守了我多年,如今,我想要它来守护你。因为,在我心里,你比我自己还要重要。”他握着她的手,把她无骨柔软的手合上。

“可是……”她还想说什么,他却倾下身来,吻上了她的唇。她忽得闭上眼睛,慢慢搂着他。

“隆禧……”他抱起她,慢慢往床上走去。刚将她放在床上,忽听见屋顶一阵响动,他一惊,往门外跑去,景月儿也是吓了一跳,等她回过神来喊他,他已经开了门出去了。

隆禧借着门前的台阶,飞身上了房顶,一眼望去却是空无一人,就这么守着站了一会儿,才飞身下来,进了屋里。

“隆禧,怎么了?”她惊恐着,已经拉开了被子,半个身子躲了起来。他见了,笑着说,“没事,府里守卫森严定不会有什么事儿,刚刚的响动恐怕是猫。”他说着,走过来坐在床边。

“景月儿,定是那野猫也贪恋你的美貌,要来偷看了。”他说笑着,拉开了被子。

“隆禧!”她被他说得羞红着脸,要伸手去打他,他却一个欺身上来,将她压在身下,“景月儿,春宵一刻值千金,你不会还想与夫君打打闹闹到清晨吧。”他说完,也不给她辩解的机会,用吻锁住了她的唇,她一声低呼,被他的粗喘淹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