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为你报仇

景月格格 木雨寒 2273 2013-07-17 08:57:18

  景月儿醒过来的时候,芊芊和坠儿还有几个小侍女都在忙忙碌碌得做事,低声得说着话。

“隆禧……”她明明记得在自己睡前,他说过会一直守着自己的,难道,他还没回来,那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春梦?

她一惊,坐了起来。芊芊赶紧跑过来,扶她缓缓躺下。

“我的小格格啊,你可不能这么大的动静啊,孩子还在肚子里呢。”

“隆禧呢?”她问着,芊芊听了,呵呵一笑。

“王爷忙着替你出气,给你建什么听雨阁。一大早,这府里简直乱了套了。“

“替我出气?他不会是要对付紫烟吧。不行,不行,我要去看看。”她刚要起身,被芊芊一把拦住,按在了床榻上。

“不许动。她又没个身孕,你就放心睡你的,王爷自有分寸。还有,你若是心软,可别忘了坠儿屁股上的伤!”

景月听她这么一说,也不敢动了,点了点头,“我怕隆禧伤了她,富察家的来找他兴师问罪啊。你喊隆禧来,我劝劝他,还不行吗?”

“不行!你家男人是我能喊动的吗?王爷的脾气你自己知道,他办完事就会来的,我顶多差个人去禀报,就说你醒了,其他的,无能为力。”芊芊说完,唤了侍女来帮景月儿穿了衣服,伺候她洗漱梳头,但就是不让她下床。

“给我打!”

园子里的侍卫一下一下打在躺着的绣绣身上。听了靖王爷的这一吼,两个侍卫更是用力得拍打着。

跪在绣绣旁边的紫烟眼睛微微闭着,实在是害怕下一个会轮到自己,一句也不敢说。

“同样是奴才,景月儿为了坠儿跪了一夜,紫烟,你怎么一点也不疼惜你的奴才呢?”他饶有兴味得转着手里的玉扳指,眼睛斜睨了一眼趴着的绣绣。此刻,她正求助得看着紫烟,不过紫烟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哼,给我打,只要留着她的命,打断了腿都行,给我狠狠得打!”他咬着牙,阴冷得看了紫烟一眼。

绣绣被打得没了声音,被人拖了下去。

“好,下一个。把李荣政给我带上来!”他说完,李已经卸了兵器被带了上来。

“今日,我也算是小惩大诫,本王让你保护好景月儿,你一次次得违抗,替紫烟传话。好,今日,给你五十个板子,让你记得这府里到底谁才是主子!”

说完,他手一挥,两个侍卫将李荣政带了下去,院外噼噼啪啪得响起了声音。

“紫烟,你呢?”他一说完,紫烟身子一软瘫坐下来。

“王爷,紫烟犯了什么错?要如此待我?”

“犯了什么错?景月怀了本王的骨肉,你竟然一次又一次得加害,还不算错?景月儿身子无碍,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你和李侍卫一样,领五十个板子,我罚你禁足一月,回你的园子闭门思过去。”

“打我?王爷,你也太狠了吧,景月又没事,你敢动我一下,我定是回娘家诉苦去!”紫烟倔强得挥着手臂打开了两个侍卫。

“哼,你去好了。正好让皇阿玛和皇额娘知道,你要毒害景月儿,害他们的皇孙!到时候可不是一顿板子的事了!”

他不屑与女人计较,只要她乖乖呆在园子里不出来,自己也给她留条活路。

“你,你有什么证据!我不过是惩罚了坠儿,景月是自己要跪的。”

“证据?拿上来!”隆禧命人拿了一个箱子上来,里面堕胎药,麝香包,连针刺的小人都有了。

“这是什么东西?”紫烟惊得说不出话来。

“什么东西?你不认吗?可是从你房里搜出来的!”隆禧呵呵一笑,眼睛忽然瞪圆了盯着她,动了动嘴唇,“只要本王想搜,什么都能搜出来。不过,这些个东西送进宫里,应该是足够了。”

“你!”她吼着,咬牙切齿,却是不敢再与他顶嘴了,看来今日这顿板子是躲不过了。她眼睛一闭,被侍卫推倒在地,一下一下打起来。

隆禧看得心里痛快,却是仍不解恨,吼了一嗓子,“你们早上没吃饭?给我用劲打!”

后头一个小侍女小跑着到他面前请安,“启禀王爷,月福晋醒了。”

他一听,顿时站起了身,“好,你给我站到园子里数去,五十个板子一个不能数少了。记住,从一开始数!”他拎了袍子一路往后面的园子去了。

“景月儿。”他一路奔着进来。坠儿正给她梳着头发,见他进来了,赶紧起身。他径直得走过去,坐在榻旁,搂过她。芊芊正端了药过来,他接过,盛了一勺,微微吹着。

“你把紫烟怎么了?”景月儿一问,他呵呵笑着,也不说话。把药送到她唇边,喂她喝进去。

“你就不要多虑了,总之,我惩罚她,也让她哑口无言。”他得意得又喂她喝药。她怀疑得看了看他,“富察府上果真不会来闹,或者告到皇上那里?”

“放心。”她见他这么说,心也就放下了。毕竟,紫烟对自己和坠儿做了这么多坏事。

“对了,烟雨亭是怎么回事?”她好奇问着,隆禧假装微怒,看了一眼面前的芊芊。

“多嘴。我本想给景月儿你一个惊喜的。”他呵呵笑着,把空碗给了芊芊,又接过坠儿手里的梳子为景月儿梳头。

“你们都下去吧。”

他一下一下极其温柔得为她梳着,直弄得她又舒服有有些酥痒。

“原本在烟雨湖里有一块突出的半岛,那上面建了个凉阁,往年入了夏我都住那里。我走之前已经命人进行修葺,迎着湖水建了座烟雨亭。如今工程已经好了大半。不肖一月,我们便能搬进去。”

“真的?太好了。我现在就想去看看。”她撒娇得往后靠在他怀里,他停了梳头的动作看着她。

“不可,你要卧床休息,哪里都不能去。”

“可是,……”

她还想说什么,他摇了摇头,将她紧紧揽在怀里,“你只有赶快好,才能陪我啊。为夫的定力不够,忍的好难受啊。”他的手缓缓往上,隔着衣服摸了摸她的胸口。

“隆禧,嗯……”她嘤咛了一句,他的欲望瞬时被点燃了。他忽得眼睛一闭,在她唇上柔柔得吻起来。

“只能吻,不能碰。景月儿,等会儿,万一我欲念深重,不能自拔,你可得提醒我。”

“呵呵。”她一笑,他伸了手揉着她的胸口,她又转成了低哼。

“啊……”她被他碰了一下小腹,有些钝痛。

“怎么了,怎么了?疼吗?”他一惊,赶紧坐好,抚摸着她的小腹,“哎,算了吧,还是和我的孩儿说说话,就不碰你了。”

他的妥协忍耐让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他低头和她的肚子温柔得说着话,她则抚摸着他的头发,唇角柔柔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