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景月格格

夫君归来

景月格格 木雨寒 2563 2013-07-17 08:57:18

  天已是大亮。芊芊在屋外守了一夜,也不见景月儿出来。她更是担心起来,景月儿的身子不好,前夜一惊,已是有滑胎的迹象了。自己去了好几家药铺,才配齐了这上好的稳胎药。可这一夜跪下来,也不知她身子如何了。

若是再不出来恐怕是真的有危险了。芊芊想了想,转身就往府外去了。如今,也只有景荣能帮上忙,若他来了也不行,就只有回和硕府请泽亲王来了。不过,万一紫烟家的用这个来兴师问罪,那时候,事情就真要闹大了。

她一边想着,往肃亲王府去了。没一会儿,景荣从里头走出来,“臭芊芊,一大早的!你昨天怎么没去钓鱼湾?”

“还钓鱼湾呢!快点,景月儿有危险!”她说完,拉着景荣就往府里跑。

……

“景月儿怎么了?”

“她有了身孕了,却被紫烟罚着下跪了一夜。你去!那守卫不让我进!你好歹是个贝勒。”

“芊芊。”他挣脱了手,看着她。

“怎么了?”

“我一个人去,万一被紫烟反咬一口怎么办?她可是恶毒狡猾得很!”

景荣说的有道理,芊芊却一时没了主意。景荣看她这样,有些为难得摸了摸她的头发,“哎,陪你去吧,为了景月儿,也是为了你。”

“喂!都这个时候了,你玩儿什么煽情啊!快走!”

芊芊见他同意了,拉着他的手就走,眼睛里却是湿湿的。

两个人一路跑进府,还是被李荣政拦了下来。

“贝勒爷,您还是别进去了,福晋的内室,您来不合适!”

景荣碰了一个软钉子,一点办法也没有,两个人干着急。

刚刚送皇帝的队伍进了紫禁城,隆禧调转马头一路骑着快马往王府赶。出去了半月,也不知景月儿如何了,越是这样想着,心里就越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府里静悄悄得,静得异常。寝室里空无一人,他顿觉浑身冰凉,忽得转身看着也是一脸讶异的尓成。

一个侍女进来见了他,赶紧禀报说,“福晋在紫烟福晋的园子里请罪,已经跪了一夜了。”

“什么!”他大吼了一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推开了尓成就一路朝着东苑奔去。

门口站着的芊芊和尔成看见他来了,喜得眼泪就跟着掉了出来,“爷回来了就好,景月……”她还没说完,隆禧已经跑到园子门口,狠狠得瞪了一眼李荣政。李刚要下跪请安就被他一下推开了,“给我滚开!”

隆禧奔进去,紫烟正站在回廊里看着跪在那里摇摇欲坠的景月儿。见他进来了,紫烟吓得赶紧钻回屋子里,不敢出来。

“景月儿。”他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看她虚弱得喘着,“你这是做什么,做什么!”

“隆禧,你终于回来了。孩子,……”她拉过他的手放在了肚子上,还想说什么,却是一下子闭上了眼睛,晕了过去。

“景月儿,景月儿!”他紧紧搂着她,心里终于是明白自己不安的原因了。景月儿有了孩子,这紫烟定是要下狠手的。

他恶狠狠得瞪了屋里一眼,抱着景月儿就往外跑。芊芊和景荣赶紧迎过来,看着景月儿昏迷的样子,芊芊担心得眼泪水直掉,景荣搂了楼她的肩,安慰着她。

“快,快点回去给她看。孩子不能没有,不能没有!”隆禧一边吼着,眼里一瞬就掉着泪,落到了景月脸上。

“是,是。”芊芊跟着后面跑着,景荣也是担心得跟到了门口。不过,他没有走进门去。看着脸色苍白的景月儿,他知道,此生自己都不可能得到她了。这段伴随自己成长的爱恋,今日是要彻彻底底得结束了。这样想着,心里突然一阵轻松。也对,于自己而言,景月儿当真就是那天上的月亮,恐怕也只有靖王才能够做到,才能够守护吧。

他看着那个坐在榻旁给景月儿把脉的芊芊,眼睛忽然湿润着。这个丫头,嘴巴整天口无遮拦,和自己见了面就是吵吵闹闹。可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忽然看见了她的善良、她的勇敢。从看见的那一天,他便是挪不开眼光。景月儿仍是自己仰望的月亮,可是,月光下的自己身边,却希望有芊芊的陪伴。这一世,热热闹闹,平平淡淡,快快乐乐。

他抿着唇,转身走了。此刻,景月儿恐怕只需要靖王吧,自己只要默默祝福就好。

隆禧坐在床榻边,低头凝着她的样子,手紧紧得攒着胸口的朝珠。今日为了见她,连陪皇阿玛进宫都是不愿,若是再晚一点后果真的是无法想象。

“怎么样?”见芊芊收了诊包,他淡淡问着。

“脉象不稳,不过,没有见红,还在我力所能及之内。喝几副汤药躺两天再看看。”

“嗯。”他温柔得抚摸着景月的的头发,让众人都下去了。

“你怎么能不顾孩子跪了一夜?景月儿,我就知你会有孕,可你怎么能这么不在乎自己的身子?”他拿过她的手腕,亲吻着她的手心。

凝着她过了很久,她终于微微睁眼,眉头蹙着。

“水……”

“来了。”他赶紧倒了杯温水,试了试温度,扶她坐起来,靠在自己怀里,端过水喂她喝着。

“隆禧。”她抬头望着他,眼里忽得委屈着湿润了。

他忽得低头将她的红唇吮进嘴里,用了力气一阵又一阵得吮.吸。她觉得一阵闷闷的疼,手放在他胸口推着他。

他终于放开她,大喘着凝着她。

“隆禧……”她摸着微微发肿的双唇,怔忡得望着他。

“不许再如这般让我担心!你若有个万一,你让我怎么办!”

“对不起……”她低低说着,眼泪一颗颗掉出来。

“景月儿,不哭,不哭,怎么这么伤心了?等明日你身子大好了,隆禧定要给你一个交代!”

“隆禧……”她摸着肿胀的唇,柔柔得说着,“你别生我的气,我知道自己不该心软,以后我会加倍小心的。”

“是我让景月儿落泪了吗?”他用手指抚着她的唇,刚刚真的是太过担心激动,竟是把她弄疼了。

“对不起,景月儿,我怎会生气啊,我是心疼啊。”

他躺在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轻抚着她的头发。

她凑上来吻他的唇,他温柔回应着,长长得喘了一声,“我的景月儿,多谢你没事,还有我们的孩子,他也好好的。”

“嗯。隆禧,我竟真的有了孩子。”

“那日我不是说过你会有吗?要知道我和孩子可是心有灵犀的。”他伸手抚摸着她的肚子。她的手来来回回得在他那四爪蟒纹的朝袍上轻柔得抚着,那团蟒的两只黄灿灿的眼睛正凝着自己。

“怎么了?景月儿害怕?”他微微松开她,“今日没有随皇阿玛入宫,着急回来,连朝袍都没来得及换。”

“景月儿又怎么会怕呢?这蟒纹是在守护着隆禧,也守护着我呢。”

他搂过她,抚着她的身子,“待会吃了药早些睡。”

“隆禧陪我。”她撒娇得靠在他的怀里。心里念着,好了,好了,如今他回来,自己便是得救了,再也不用见那个可怕的紫烟了。

“好,好,一直陪着你,哪里也不去!”他宠溺得抚摸她,为她脱去了外衣,拉开被子,轻拍着,就像在哄一个孩子。她呜呜得哼了几声,撒娇着睡在他的胳膊上,在他的怀里拱了拱。

“都要做额娘了,竟还像个孩子。“他宠溺得轻拍着她,虽是温柔,心里却在想着如何才能好好惩治紫烟。还有那烟雨亭和听雨阁是真得要抓紧了,如今同住在这园子里,实在是太过危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