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错落年间谁许我一世欢颜

出嫁,病美人

错落年间谁许我一世欢颜 吻儿泪 879 2011-11-21 13:59:21

  转眼间已是初八,雪依出嫁的日子,家里家外满是一片红色,红的夺目,红的耀眼。雪依的闺房里也是

一片大红色,可是雪依却没有一丝喜悦,她的心里只有凌墨,凌墨是她的唯一,亦是她的永恒。现在要他

去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子,天知道她有多难过。

娘亲给她梳好发就轻摇着头走了出去,知女莫若母,女儿的心思,她这当娘的又怎么会不懂?只是,只

是天注定罢了。

雪依坐在镜前望着见镜中的自己发呆,一睁眼却发现,自己床上竟躺了一个红衣男子,好不鬼魅。雪依

蹦起来,轻移莲步走到床边,细细打量着床上的睡美人。那简直不能用“极品”二字来形容,他甚至比自

己还要美三分。男子似在沉睡,睫毛轻颤,洒下一片金红,美得不可方物。

雪依又走近些,细细打量他,才发现,他的脸色很苍白,那美是一种近似病态的美。正疑惑时,男子突

然睁开了双眸,朝雪依慎道:“讨厌,看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小嘴一撅,一脸的委屈。

“啊?什么?”雪依才回过神,一把将他推开。

“咳,咳咳。。。。。。”咳了好一会儿才止住,男子脸颊上多了一丝绯红,也别有一番风味。“你不知道人

家身子很弱的吗,禁得住你这么推?”男子朝雪依翻了几个白眼。

什么?这回轮到雪依愣怔了。他这么“脆弱”啊!还以为他是装给自己看的,没想到他真的这么弱不禁

风。原来是个“男花瓶”啊!

现在是早晨,离拜堂的时辰还有好一会儿,雪依不禁想要与他聊聊。

男子似乎真的病得很严重,脸色很难看,时不时咳嗽两声,真怕一阵风都会把他刮跑,那样子真叫人心

疼。雪依的母性不仅流露,连忙走上去轻拍他的后背,帮她顺着气。

“你没事吧!”

“没,没事,我从小就是这个样子,不碍事的。”男子的声音细若游丝,似乎真的很虚弱。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那什么叫有事啊!”雪依白了他一眼,撅着嘴道。

男子轻笑,他可以把她的话理解成她在关心他吗?

“哎,你叫什么名字?”

“反正不叫‘哎’,我叫浮翼。”

“浮翼?很适合你。名字和身子一样轻盈。”

“那你叫什么?”他明明知道,却还是想问。

“我啊,我叫雪依,任雪依。”

“恩,知道了。我休息一下,待会儿叫我。”还没等雪依回答,男子,不,浮翼就在雪依的床上睡了。

.........................................................................................

..........................................................................................

.....................我没说错吧,一个比一个让人心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