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错落年间谁许我一世欢颜

初见宇凌墨

错落年间谁许我一世欢颜 吻儿泪 1214 2011-11-21 13:59:21

  第二天,天还黑着呢,雪依就被小奴和几个丫鬟从被子里拎了出来。

对了,忘记说了,小奴事宇凌轩怕雪依寂寞,所以从慕容府要来的。

雪依有些无语的看看天,哀叫:“这最多也才4点,这么早就把我叫起来,你们是想要老娘的命啊!”

“蝶儿。”轻声唤道。宇凌轩走了进来。“虽然是假烟,但是皇家的家宴也是要慎重对待的,懂吗?”

“安拉!”不用说她也知道,皇上办的宴会怎么会差!

雪依闭上眼昏昏欲睡,任小奴她们在自己身上摆弄。

两人乘马车,在天亮前进了宫。一进宫门雪依就傻了眼了:宫里到处是张灯结彩。这,这难道就是传说

中的家宴?也太豪华了吧!一路张着大口,吃惊地东张西望。跨进大殿的门槛,雪依呆了。不是说是家

宴,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在?

“这些都是朝中重臣,三朝元老,他们在,不足为奇。”宇凌轩看出了雪依的吃惊,躲在扇子后在雪依

耳边轻道。

雪依木讷的点点头,随宇凌轩在右边的第一个位置上坐下。

一会儿,又有一个同宇凌轩一样身着白衣的男子走进来,走到宇凌轩和雪依的面前站定,微微行礼。

“臣弟参见皇兄。”

宇凌轩淡笑,虚浮。

“这位可是皇嫂?”男子看向雪依,笑着问。

雪依没有回答,还是一个劲地盯着男子看。为什么,为什么他的一言一行都像极了凌墨,可是他看自己

的眼神却是那么的陌生,难道说是因为自己改变了摸样?

宇凌轩见雪依不说话,便捅了捅她。

她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起身。

“皇嫂,子墨,有礼。”

“有礼。”雪依回礼,却是异常别扭。

“皇兄,宴会快开始了,子墨先行,待会儿在与皇兄畅谈。”又一作揖,转身,在雪依他们对面的位子

上坐了下来。雪依正想说什么,一声公鸭桑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皇上、皇后驾到。”

众人连忙起身,下拜。

“臣参见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爱卿平身。”一身明黄的宇凌昊开口。

“谢皇上。”

众人起身,那叫一个壮观!雪依一回头,却看见一个不算熟识的身影——谷玄日。

他还没走?一想起他,雪依心里就慌慌的,这也不是个好惹的主。

宴会开始,大殿上歌舞升平,却也十分无趣,雪依靠在宇凌轩的怀里迷糊着。

一会儿,谷玄日站起来,微一行礼道:“禀皇上,今日乃皇家家宴,臣觉得太过拘束反而失去其味道。

在座的都是朝中栋梁,天下文理无一不通,不如就来场命题连句比赛,一来秀文采,二来寻乐。依皇上之

间,如何?”

又来?某女已经晕了。

“恩,朕也觉得实在无趣,就照西月国太子之言,朕来当判师,若哪位爱卿赢了,朕重重有赏!”

“臣遵旨。”又是一声气壮山河的声音。

“这第一题,恩——”宇凌昊锁眉细想,一会儿视线便在某处定格。“这第一题,以‘叶’为题。谁做

的最好,这一局便是谁胜出。”

“绿叶如眉脉似波,黄蕊也似两边和。”一老者站起来吟道。抬头看看皇上并没有反应,便知不合格,

坐下了。随后又站起来几人吟诗,宇凌昊都没有反应。

“蝶儿,何不来一首?”宇凌轩适时地开口。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好让殿内所有人听见,于是所有人都

看向雪依。

雪依脸一红,掐了他一把,而这个动作却引众人轻笑,这不是调情是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