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卖身葬父

宠奴儿 衰死啦 1167 2012-02-06 13:30:20

  “嗯,林琪这才好嘛。”静芸满意的揉了揉林琪的头,转身埋进了奏折堆里。

“对了,今天出去玩玩,你去准备一下。”

“是。”

京师的街市,热闹非凡,

静芸带着林琪转往人堆里钻。看耍猴子,耍武功......大家叫好她也叫好,不过收钱时就带着林琪一溜烟跑了,弄得林琪哭笑不得。

“看那,那儿又有热闹看啦!”静芸又一次兴奋的大叫,拉着林琪就网人堆里钻。

人群中跪着一位少年,正值冬至,少年只着一件单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少年身前一块破旧的木牌,木牌虽破,上面的字却苍劲有力。

“幼时丧母,父亲将我抚养大,如今父亲病重,无钱治病,已是不孝,爹爹已死,小儿无能,无法安葬父亲,无奈卖身葬父,谁若帮我安葬父亲,小儿以身葬父。”静芸轻轻念到,眼眸低垂,看不清情绪。

“静芸,要不要救?”

“算啦,听天由命吧。”静芸正说着,身后传来了尖锐的叫声。

“让开让开,我们老大来了。”闻声后,人群立马减半。静芸不禁苦笑,天子脚下也不能杜绝这种事啊。

人群中走来一位虎背熊腰的大汉,身前身后簇拥着一堆狗腿子,好不威风。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啊。”

少年抬起头,露出清秀的面庞。清澈的眼睛,还在溢着泪水,却显得更加动人。静芸一看,顿时心惊,和父亲的朋友好像,可是,不应该这么年轻啊。对了,儿子。

“不错,你,我要了。”汉子指着少年命令道。

少年似乎不愿意,向着四周的环顾,带着祈求的目光落在每一个人上,却最终无人上前一步。少年眼中闪着绝望,咬了咬嘴唇,最终点了点头。

“你确定?”大汉还未开口,人群中的静芸开口了。

静芸半跪到少年面前,轻声问道:“可不可以让我看一下你的父亲?”

“嗯。”少年低头想了想,便答应道。转身便掀开父亲身上的衣服,一张与少年酷似的脸,出现在静芸眼中。

“你从哪儿来啊?”

“江南。”

“为什么到京师来啊?”

“江南发大水,我们无家可归,只能到这儿投亲。”

“你亲戚呢?为什么沦落到这个地步?”

“还没找到,父亲就病了,我们没钱,没人收留我们,眼睁睁的看着父亲病死。都是该死的官员,天下没一个好官,他们害死了我爹爹,害死了那么多人。江南的官员贪了那么多钱,可恶。可恶......”少年越讲越激动,眼泪也流了下来,凝望着父亲,伸手抚摸着父亲的脸庞。

“对不起,我来晚了。”静芸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头,愧疚道。父亲临终前还想到了这位老友,让自己照顾,可是自己却一拖再拖,如今这样,他的责任不小啊。

“你是父亲口中的朋友?”少年满心狐疑。

“不是,是我的父亲。我们小时候见过面的。”

“你是?”

“你叫安耿吧。我是尹静芸。父亲当年叫尚安。”

“真的!”安耿兴奋的大叫,“我终于找到啦!父亲有东西要我交给你。”说罢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静芸。

“真是个单纯的家伙。但是.......爹爹早在一年前就死了。”

“对不起。”安耿又是愧疚又是不安。

“走,我们一起将你爹爹安葬吧。”

“嗯......不了,那个人你惹不起。咦,人呢?”

“呵呵,待会你就知道啦,林琪,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