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相信我一

宠奴儿 衰死啦 1057 2012-02-06 13:30:20

  面对眼前精灵般女子的调戏,君莲并未答话,嘴角带着浅笑,步伐优雅,走至静芸身旁。华丽而轻盈的衣袍将他的身材衬得更加挺拔,优雅如同高贵的猫,而眼神却澄澈得如同初生的婴儿。

静芸抬头望着身旁的男子,熟悉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暗啐了自己声没出息。静芸似随意般将眼神在君莲身上转了个圈,撇嘴评价到:“真是人靠衣装,佛佛靠金装。”随即转身就走,不再看那个让自己心跳加速的身影。

虽是战乱年代,但首都的繁华依旧不减。闹市上叫卖声不绝于耳,时常有一两个孩子嘻闹着从身边跑过。静芸一袭女装,精灵般的气息并未引起多少注意,反而还有一些买包子的大婶,卖饼的大叔朝她喊:“姑娘啊,又带着你相公出去逛啊。”静芸也会随手拉住林淇的胳膊,笑着回到:“是啊,婶婶做的包子越来越好吃了,闻着味我都饿了呢。”还有人打趣面瘫林淇的,显然静芸经常溜出宫。

一旁的君莲明显对大街上的一切都很好奇,东瞧瞧西瞧瞧,还时不时对小摊上的小吃垂涎三尺。当然头可断,血可流,形象不可失,表面上还要装作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模样。一把折扇轻摇,倒是如愿得到路过姑娘的纷纷回头。君莲正得意着呢,却听见路人对边上俩人的称呼,眉头一皱,转头就看见静芸搂着林淇胳膊笑的甜蜜,顿时心中升起一阵火气,自醒来第一次逛街的激动消失的一干二净,甚至心中冒出一股悲凉之感,耳边的喧闹声越来越远,世界像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眼中只剩下身边的女子,心中醋意翻腾,眼中女子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却愈发清晰,愈发深刻,从此刻深深刻进骨髓。有些情,仿佛上辈子注定的,再痛再伤,也改不了初见时的萌动。再苦再累,它却如同种子般,执意在心中生根发芽,渐渐长成。

一行三人最后走进一家酒楼,找了间临窗的包间坐下。静芸看了看身旁面无表情的林淇,一脸苦大仇深的君莲,皱了皱眉,随即就又朝身旁两个人笑了笑,伸手招来伙计,轻生吩咐了句。伙计会意,超三人鞠躬说到:“”客官慢慢吃。“退了出去。君莲不明白,狐疑的看着静芸,而林淇却一副无奈的眼神。不等君莲说话,包间外便传来一阵女子的娇笑声,环佩叮当声渐渐逼近,门被推开,一名女子出现在门后,还未进入,便掩面娇笑到:“客官好久没来呢。“此一笑,如同目的花开,艳而美。迈着莲步跨进,紧挨着林淇坐下。她身后紧跟着一名女子,同样闭月羞花之色,也紧挨着君莲坐下。君莲此时哪还不明白,原本就郁闷的心情越发沉闷,心中越来越委屈。静芸被君莲澄澈的大眼瞪着,越发心虚,避过不看,拿起筷子吃起菜来,可是身上的目光太炽热,不觉抬头一看,这一看吓的静芸差点噎着,眼前人男子竟然哭了,泪水沿着脸颊流下,一滴一滴滴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