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你呢

宠奴儿 衰死啦 1222 2012-02-06 13:30:20

  月色迷蒙,凄迷的照在静芸身上。她的脸,月光下美的令人窒息。此时静芸正斜靠在软榻上,两眼呆呆的凝视着窗外的月光,嘴里喃喃的叫着什么。

“主子。”林琪小心翼翼地打断了静芸的发呆。静芸空洞的眼睛移向林琪,神情木然,让人好不心疼。

但不过一眨眼方才的寂寥却已消失,又变成那个机灵的静芸。

“怎么样,你主子我装的像吧。”静芸朝着林琪笑了笑,完全没那方才的愤怒,又不雅的伸了个懒腰,接着说:“最不爱参加那些东西。”

“那个尚君莲,过来。”静芸朝着一旁正装死人的君莲喊到。

“是。”他真的很想这女人能忽视他。

“叫什么?”

“尚君莲啦,要不然呢?”

“实话。”

“呃,这个绝对是实话。”

“是吗?嗯。林琪,拉远一点,烧了。”

“啥?为什么?”君莲差点没跳起来,人命关天那,大姐行行好啊。

静芸一句话也不回,只朝林琪招了招手。一旁的林琪就上前,一把拉住君莲的胳臂,就往外拖。

“我说,我说”君莲急忙喊道。

“早说不就行了吗?”静芸摆摆手。

“可是,我说了不要杀我。”君莲眸子暗淡。

“呃,说吧。”

“其实,我什么也不知道。”

“你唬谁呢?”失忆的戏码静芸见多了,想也没想就嗤笑到。

“就知道你没不信,听说我有记忆时对这乱世还有挺大作用的,不过如今记忆没了,再怎么也是个废人,还是个不能留的废人。”君莲仿佛早已猜到,眉目间说不出是失落,还是绝望。

“就知道,像你们这样的人,不会留我。可是,我只是...只是一个失去记忆的人,求求你们,放过我。”君莲原本低垂的脸猛地抬起,两眼水汪汪,配合着放软的语气,显得尤其楚楚可怜。

“嗯,不错。”静芸紧紧盯着那张酷似父亲的眼,此时正装着可怜。父亲也经常会在母亲面前,装着弱,那时的他,那个强势的帝王。想到这儿,静云不禁笑了笑。在场所有人看到他们的王,露出了幸福的笑,都不禁宽了心,只有一旁的林琪看到静芸的笑,却皱起了眉头,急忙轻轻拍了拍静芸的肩,将静芸从幻想中拉了出来,只有他知道,接下来静芸将陷入怎样的回忆。

“怎么了?呃,走神了。”

“放过我好吗?”一旁的君莲继续装弱势。

“嗯,美人计用得不错,对象找的也很好。”静芸点了点头,嘴里不知是热话还是凉话。君莲的脸瞬间苍白。

“话也说的很好,以进为退。不错,三十六计用了两记,不愧曾经纵横疆场啊。”静芸继续不热不凉的说道。

“不错,我输了。”君莲勾了勾嘴角,无奈的接口。

“是个人才啊,我还真舍不得杀呢。”静芸轻笑到。

“不过,你不会杀了我。”

“嗯?不知大侠可否为奴家解释一下啊?”静芸坏笑。

“像你这样的强势的人,征服欲很强的,尤其是和自己旗鼓相当的男人。”君莲抬起头,望着静芸的眼睛,笑着继续说道。“我等着你来将我征服。”静芸收起了玩心,同样回视着君莲,此时她才开始仔细观察君莲。一张瓜子脸,微抿的薄唇,显着无尽的性感,挺翘的鼻梁,配合着清澈的眼,斜插入鬓的眉。此时他跪在自己面前,确实挺让自己有征服欲的。

“嗯,不错,你的确让我感兴趣了。我......”静芸话还未说完,一旁一直在旁看的林琪却突然跪下,打断静芸的话。

“主子,尚君莲不能留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