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我是你的谁

宠奴儿 衰死啦 1208 2012-02-06 13:30:20

  君莲嘴里刚说完,抬眼就看到尹耿从另一方向走来。二人只是在前天晚上见过一面,君莲对这个小王爷没什么感觉,再加上刚刚被林淇打击,心里十分不爽,就想直接忽视,却没想尹耿也看见他了,向前快走两步,主动向他打招呼。

开朗的少年手搭着他的肩膀,笑着问道:“这么早就来姐姐这了?”

“我要去做饭了。”君莲对于他搭在自己肩膀的手似乎十分讨厌,伸手拨下,语气不善道。

尹耿有些尴尬,转身打算进去。君莲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她还在睡觉。”脚步僵在原地,尹耿矛盾了,心中快速计量着两件事情谁轻谁重。君莲转身继续走,脑中想着该做什么,想象着静芸吃着自己做的饭,嘴角不觉弯了上去。

君莲走了没多久,静芸就醒来了,醒来见尹耿早等在外室,便笑着问道:“今早感觉怎么样?”

尹耿回道:“还好,认识许多人。”

“是很好,听说还和人打架了。”静芸起身铺开宣纸,漫不经心的回了句。

听这话,尹耿面上依旧气愤,恨恨道:“他们欺人太甚,竟然骂姐姐你。”

无视尹耿的愤怒,静芸执笔,饱含墨汁的笔尖在纸上肆意行走,时缓时急,时而优雅时而狂暴,渐渐一只盛放的牡丹展现在素白的宣纸上。

尹耿原本气愤的心情在静芸的沉默下渐渐平静,思绪也渐渐散开,开始认真回想当时的细节。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想起当时他们虽是低语,但那音量却是刚好能让自己听到些只言片语,如今自己对姐姐说,谁又能证明,只能说自己行为粗暴。想到这,心中不禁懊恼不已又想起父亲对自己的教诲,越发觉得自己鲁莽了。也越发惭愧不已,开口低声到:“尹耿错了。”

“错在哪?”静芸放下手中的笔。

“尹耿鲁莽了。”尹耿改坐为跪,低头认错。

“你可知我为何要封你为王?”

“因为爹爹。”

“对,因为你父亲是父王最敬佩的人,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不易,当初若不是你父亲,便是没有我了。”

“爹爹从未告诉过尹耿这些。”许是勾起了对父亲的想念,尹耿的声音有些哽咽。

静芸见此忙扶起尹耿,笑着说:“你年纪小,犯这个错误也是无可后非。”正说着,君莲提着一个食盒走进来,也没说话,从食盒里拿出两个粥,几份小菜和几个点心。静芸闻到粥的香味,顿时发现她饿了。

“父王曾说叔叔最大的特点就是认定一点便会死磕下去,”边说边向尹耿笑。“我如今看出你倒是和你父亲性子一样倔,倔倒是没什么,只是你要是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那就是一个可怕的缺点。要时刻记住:你是我尹国王爷,我静芸王弟。”

尹耿郑重的点头应着,那股正经劲倒是逗笑了静芸。

“吃饭了没?”

本是向着尹耿说的,却是尹耿还未说出口,一旁饭桌旁的君莲抢着答道:“没有,我饿了。”尹耿也回答到:“我早上起来就吃了饭,无事臣弟告退了。”说完见静芸准了就退出了房间。

静芸早饿了,坐下就开吃了。等到吃的七分饱时才发现君莲似乎没胃口,半天才动了两三口。

君莲见静芸注意到他,鼓了半天劲想问自己心中的问题,却是想到可能的后果,一下子泻了气,胡乱往嘴里塞了几口,就实在吃不下了。

静芸见状,问道:“又胡思乱想什么?”

“我对你来说是什么?”君莲终于瓮声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