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相信我三

宠奴儿 衰死啦 1080 2012-02-06 13:30:20

  第二日清晨,天还有些微暗。

静芸端坐在皇座上,睡眼朦胧地看着台阶下的众臣,若不是从小的教养,恐怕静芸此时便要趴在桌案上再补个眠。若按平时静芸是会早起,然后坐在隔间听听平时在她面前还算听话的大臣背后是如何。原按规矩大臣早朝前应是在宫门前休息,静芸继位后在宫内设了房间招待大臣。又因为静芸为女子,平时对一些错误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底下的大臣也就越来越放肆。父亲去世时亲手提拔的丞相替静芸将反对她继位的人除的除,流放的流放之后也随父亲而去。亲近之人接二连三的去世让静芸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未等她从丧父之痛中缓过来,一日出宫散心时才惊然发现朝堂之臣竟然猖狂到公然训练军队,偏偏有此司马昭之心的人是朝廷的大将,曾经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边关的将领多数由他栽培的,如今三国对峙,边防不能出一点问题,只能先装作不知。她装作不知,那蠢臣竟也越发放肆,做事越发无分寸,竟然搞得全国上下人心不齐。幸好她皇室禁卫队足够忠心,自己身边还有几个信得过的人才。想到此处,静芸暗暗握拳。父亲的江山绝对不能毁在自己手上。

这番想着,静芸脑子彻底清醒过来了,眼睛却还保持着睡眼迷蒙的样子,懒洋洋的打量着下面的大臣。视线停留在最前方的两人,前日刚封为皇弟的尹耿和嚣张无比的蠢臣—丞相左堂。见尹耿在左相的嚣张气焰下丝毫不胆怯,姿势挺拔如青竹傲立,丝毫不被周旁的轻蔑眼神所影响。静芸心中十分满意,身体往后仰了仰,芊芊玉手遮住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哈欠,伸手似不耐烦的挥了挥,起身回宫了。

静芸吹了一路风,到了寝室见了锦被确是仍觉得亲切的紧,心中想着昨夜不过睡了两个小时,再补一会觉也不过份。这般想着,便是躺下就睡着了。许是太累了,静芸从早上被从被窝里爬出穿衣洗漱到如今退朝补眠,愣是没想起来自己旁边还睡着一个人。

阳光照进了寝室,空气中鸟鸣声一阵阵传来。一旁隆起的被子轻轻动了动,从里探出来一个头发有些凌乱的脑袋,继而一个中衣同头发一样凌乱的清瘦少年从里面爬出来,少年看着一旁熟睡的少女,嘴角柔柔的笑了笑,为少女轻轻掖了掖被子,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走出寝宫的时侯见林淇守在外间,自己收拾好后,朝林淇问道:“芸儿早饭吃了没?”林淇仍是顶着一张面瘫脸,眼睛盯着手中的书,嘴里硬垹垹的冒出一个字:“没。”君莲直接忽视林淇身上散发的浓烈的生人勿进的气息,凑近笑道:“芸儿喜欢吃什么?”

林淇斜眼瞧了瞧,嘴中却毫不留情:“不能说。”“为什么?”“不知道。”

??????

求人不如求己,君莲决定先做。目标已确定,君莲信心满满的出门。身后一个声音很不适宜的响起:“她不会吃。”

君莲脚步明显一滞,却仍不回头,继续向前走。:“她不吃,我也可以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