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胞弟

宠奴儿 衰死啦 1206 2012-02-06 13:30:20

  真是一模一样的脸,脸型,嘴唇,眉眼间的风情,甚至眨眼的频率都似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穿衣风格,君莲是一身翠白色长袍,系一根白色绣金腰带,俊逸如竹。而来人却是一身张扬的红色,系一根纯黑色腰带,张扬如红梅。

君莲愣了愣,对面的人与自己相同的面庞证明了一切,但是他不想再被卷入这些纷争,皱了皱眉,开口到:“对不起,认错了人。”说完敛起目光,绕过来人打算走。“哥,你仔细看看,我们是双生子啊,怎么可能认错。”来人拉住君莲的衣袖语气有些焦急。

“你的双生子哥哥早就死了,他不想再卷入那些肮脏事。”君莲冷着脸,伸手拽下拉着自己衣角的手。

听到这话,对面的人彻底抓狂了,朝着已经往回走的君莲的背影喊:“你走啊,走了最好,就留我一个人。你是忘了,忘了母亲是怎么死的,忘了曾经的屈辱,可是我忘不了。”君莲愣了,胞弟的痛苦他能感觉到,他们是兄弟啊。可是他仍然不曾回头连脚步也不曾慢下。

君莲近乎行尸走肉般走回宫门,正好静芸刚吩咐林淇去找自己,便也紧走两步,到跟前说了声:“我回来了。”

“回来啦。”静芸上下打量他,又问道:“早饭呢,你买的什么?”

“钱被偷了。”君莲说话有些无力,神情也有些沮丧。

静芸见他那模样,觉得有些好笑,想打趣一下却又想他心情不好,又改为安慰到:“没事,我也被偷过,当时还追了那小偷好长一段路呢。”见他心情仍是低落,觉得不像是单纯的丢钱,又继续问道:“怎么了?”

君莲显然没有听进去静芸的话,嘴中虽然应者:“嗯。”却是两眼没焦距。

静芸知他不愿说,自己也觉得再追问就自讨无趣了,就也不说话了。

一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车轮的咕噜声一声一声越发清晰。

静芸只觉得闷的慌,两个人在一起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两人无话可说过。恨恨的吃了两口糕点,静芸想起同行的两人都没有吃饭,就将手中糕点分给两人。原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可以和君莲打开话头,但君莲接过糕点后只顾着低头往嘴里塞,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静芸看君莲这个样子越发觉得气闷,就一只手撑开车窗想透透气。

窗外风景不错,景色随着马车的移动而后退。静芸深吸了几口空气,刚想感叹清晨的凉爽,却听身旁君莲小声的惊呼,不觉转头。

君莲正魂不守舍时觉得一股凉风吹来,下意识转头一望,不觉惊的喊出声来。他看见了刚刚拽着自己衣角叫自己哥哥的男孩此时正在路边的一颗苍天大树上,他站得很高,也很危险,怕是只要一不小心就会摔得粉身碎骨。男孩好像看见自己,露出了一个失望至极的表情,在艳丽的红色的映衬下越发让人心痛,马车将要驶过时他竟一倾身,任自己的身体直线落下。君莲只觉自己心中一紧,竟似野兽一般撕吼一声,连停车都顾不上说就冲出马车。

静芸紧随君莲冲出,两人的动作让驾车的林淇下意识拉紧马缰。马车停下时三人已经冲进树林。

君莲近乎疯狂地在树林里奔跑,直到古树下才停下,靠在树干上无力的喘息。静芸一直紧跟着,在离君莲一米远的地方停下,只是看着。身后林淇紧随。

“我就知道,哥哥你不会留我一个人。”树林深处红衣少年近乎梦呓般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