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宠奴儿 衰死啦 1046 2012-02-06 13:30:20

  话音一出,君莲拿筷子的手一抖,刚夹的一筷子菜洒落在餐桌上。

静芸也是明显一愣,眉头一皱,开口呵斥到:“谁教你这些的?你现在仍待字闺中每天想的都是什么?”

苏磬自小就是家里大人的宠儿,没人对自己说过重话,现在脾气很是冲,听得静芸骂自己,心中觉得委屈不已,也忘了身份,冲静芸吼道:“你不也是!为什么你可以我不可以?”说完也不看静芸愈发铁青的脸,扔下筷子就跑出去了。

静芸被弄得一下子没了食欲,筷子狠狠一放,就想离席而去。君莲抓住她的衣袖,对她说:“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你置什么气,早上就没吃,再生气现在也得吃点啊。”说完给静芸碗里夹了些菜,低头继续吃自己的饭。

静芸听君莲话中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心中不服,为自己争辩到:“她只比我小一岁,哪里是小孩子。”说完又回想起刚才的事,气愤地补了一句:“而且还说出那样的话,什么我玩腻了,这妮子指不定被谁带进沟里了。不行,我得查查。”静芸说干就干,当下就起身打算叫来林淇。

君莲笑着将她按回了凳子上,说:”急也不急这一时,先安心地吃饭吧。”

静芸见君莲心情很好,似乎完全不受苏磬话的影响,不觉开口问道:“你不生气,她那么说你。”

“我与她素不相识,她的话与我和干。若是每一个人都会影响我的心情,我岂不是要郁闷死了。”君莲轻笑,顺手又给静芸碗里添了些菜。

“不要给我添了,都快溢出来了。”静芸见碗里菜快堆得像小山一样高了,忙呼道。

“你呀,这可是我费心做的,你又要糟蹋了啊。”

静芸明显没了底气,坐下吃了口饭低声说了句:“不就浪费了几回么?”

“好,好,好,你说的对,快吃吧。”君莲顺手又往静芸碗里添了些菜。

“好了,好了,再添就像猪食盆了。”房间里传来了男子如大提琴般低沉的笑声。

饭后,静芸拉着君莲在花园里溜达。太阳虽毒,庄子里却是会时不时吹过一阵凉风,再加上庄上小路都有古树树荫,倒也凉爽怡人。

两人一路无语,直到走到一处池塘边,静芸蹲在池塘边,有一下没一下往池里扔着小石子,君莲也紧跟着静芸坐下。

“君莲。”

“嗯。”

“如果今天那种事真的发生了,你会怎么了?”

“莫要乱想了,那种事不可能发生。就算再荒唐,也不会。”

“你怎么这么肯定?”

“芸儿,你肯定吗?”

“我怎么会那么干,真是的,我尹静芸就干不出这种事。可是我很生气,大家都这么想我们的关系,明明……”

“明明你没碰过我。芸儿,你要碰,也可以啊。”君莲难得调笑道。

“那我现在就要。”此话正和静芸口味,静芸接着君莲的话继续。说完还为证明,故意拉起君莲的手,让两个人距离拉近了点。

君莲看着静芸越来越近的脸,轻轻一笑,主动上前含住了静芸的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