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左府大公子,左凌阳

宠奴儿 衰死啦 1102 2012-02-06 13:30:20

  君莲跟着静芸一路走到距离寝室不远的一排房间处,静芸走进了正中的一间房间,君莲也想跟着踏进,不料被林淇拦在门外。君莲疑惑,在宫中从未有这种情况,又见静芸并未阻拦,才有些失望地转身离去。

失望没几秒脑海中就浮现了静芸的话语,又高兴起来,甚至觉得院子里的每一片叶子都兴奋地在风中舞蹈,嘴角的弧度怎么也收不住,走路都仿佛要飘起来。漫无目的地在别庄里转了几圈,竟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后门,听见外面熙熙攘攘很是热闹,不觉好奇,走出门一看,竟是一个小镇。原来这个庄子正好在小镇与京城郊区的分界处。

静芸心情极好便想着到处逛一逛。君莲正在悠闲地左看看右看看,丝毫不知一双阴毒地眼神正盯着他。

苏磬看着不远处悠闲的君莲恨得牙痒痒,心中不断地诅咒着。她的身旁有两名男子,都是身着华服。其中一名男子一袭紫衣,衣领和袖子各绣有紫翎孔雀。此人正是当朝丞相府大公子—左凌阳。而另一个人明显身份地位要低,穿着打扮虽也是华贵但却不显高贵。此时他正将苏磬抱在怀里,动作轻浮。

“就是那个男的,害我被姐姐骂。”苏磬伸手一指楼下的白衣男子,愤恨地说道。

“小磬儿怎么在我怀里想其他男人了?我吃醋了。”男人也不管一旁还有人在,边说边开始动手动脚。

苏磬倒像是早已习惯,半拒半迎。嘴里还说着:“不要啦,芸姐姐不让我这样。”

男子在苏磬背后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嘴里却是轻柔地哄道:“乖宝贝,你的芸姐姐她自己都干的事,你怎么不能干?”

苏磬很是受用,不过在瞟到君莲的背影时心里又不平衡了,嘴里愤恨地说:我要毁了那个侍夫,看姐姐还向着他“

“磬儿要怎么毁?要我说啊,不如直接杀了,再一把火烧干净?”男子说道。

“哼,直接杀了太便宜他了,瞧我的。”苏磬说完伸手招来小厮,低声吩咐了几句,小厮弯腰应了声,就匆匆出去了。小厮出去没一会,苏磬心中不安,酒杯一放,说:“我要亲自看着。”

华衣男子正欲阻止,被一直沉默的左凌阳抢先说道:“磬儿想去就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

苏磬原本也只是说说,被这么一说,不去就有些拉不下脸了,只好一边起身,一边强笑道:“还是凌哥哥懂我,哥哥一定要在这里等我啊。”只是动作磨磨蹭噌,以龟速走到了包间门口也不见有人拦她,只好一跺脚跑下楼去,心里骂君莲骂得越狠了。

苏磬一走,男子的鄙夷越发明显,嗤笑着说道:“果然女子都是蠢货。”话未说完,却被左凌阳一个眼神阻止。起身,跪下,低头说道:“主子。”

紫衣男子并未理会,轻摇酒杯,看着杯中的水光流转,嘴角轻勾。

别庄书房。静芸凝视着手心的一枚玲珑剔透的玉坠,玉坠雕刻的是一尊迷勒佛半透明材质,在手心越发显得温润。静芸将手伸到阳光下,手心的迷勒佛在阳光下折射下,中心处隐隐显出一粒珠子。

“就是这个东西,真的可以封印一个种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