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别扭

宠奴儿 衰死啦 1112 2012-02-06 13:30:20

  静芸抱着君莲匆匆回到卧室时林淇早已等在那。

“去拿些冰。”静芸刚进卧室就朝等在门口的林淇吩咐到。走至里室,静芸将君莲放下,又为他拢了拢衣袍,见君莲嘴中直喊热,又要拉开衣袍。静芸见他身上滚烫,心中怕他烧坏了,起身拿起桌子上早已凉透了的茶水,从头上开始就浇到脚。见他仍是喊热,干脆顺着他的意思把他的衣服褪得一干二净。

属于男性的身躯毫无掩饰地展露在静芸面前,静芸虽说对男女之事不甚在意,甚至对一些闺房之事也有些了解,但是哪里见过这场景,再汉子也脸红了。

静芸没扭捏一会,林淇端着冰进来了,一手还拿着一瓶酒。林淇见到卧室里的情景,脚步一顿,将东西放到桌上就退了出去,意思不言而喻。静芸顿时觉得脸如火烧一般,眼睛再也不敢看君莲。

君莲经这么一些折腾,脑子也有些清醒,努力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静芸通红的脸。君莲只觉得可爱,刚欲开口才发现自己全身一丝未缕。半撑起身体沙哑着声音叫了一声:“芸儿。”

静芸突得听得这声音,心下越发别扭,扭着头应了一声,又说道:“好了就快把衣服穿上。”

君莲看着静芸别扭的样子,心中想笑,越发觉得静芸可爱,沙哑着声音道:“芸儿看看我好不好。”

此话一出,静芸直接抬腿往出走,一句话都不说。

君莲见她这个反映,心中委屈,哭音带着沙哑越发显得可怜:“君莲只是想服侍芸儿,芸儿若是不想,你告诉君莲,君莲再也不会这样了。”

静芸一听君莲这个声音心中就无奈了,转身果然君莲泪水已经流下。走近摸了摸君莲额头,手下温度已经明显降了。静芸问道:“感觉怎么样?”君莲坐着低头轻声回到:“好多了。”说完又补了一句:“不是因为药。”

静芸笑了笑,继而又板着脸说道:“这药对身体很不好,你还不知道要养多少天哪,躺着等药效过了再说。”劝君莲躺下后又拉了拉条被子给君莲盖上。

君莲见静芸转了话题,又不甘心地说了句:“真的不是因为药。”

“对,对,对,相信你,我都知道,你的心我懂。”静芸笑着安慰着。

君莲听得静芸的话并未开心,又习惯性得在被子里蜷缩了起来,看了看静芸,低声嘟囔:“不,你不懂,你一点都不懂。”说完也不再开口,缩进被窝里一动不动了。

静芸看着君莲的别扭样心中有些急但是也是手足无措,只好坐到床沿上轻轻拍着君莲被窝里的身体。手摸到一片湿静芸才想起方才自己往君莲身上倒了一杯水,急忙推了推被窝里的君莲,开口到:“起来,起来,换个地方,下面湿的,待会感冒了。”见君莲仍是不动,又使劲推了推,被窝里才传来君莲闷闷的声音:“不用了,我待会就暖干了。”

听这声音静芸笑了,又推了推说:“起来,有这么干的么?”见没动静,又推了推。君莲这才裹起被子往一边挪了挪,然后又窝着不动了。

静芸无奈,刚想再劝却听的屋外一阵嘈杂。这时一阵尖锐的女声传进屋中:“陛下,小姐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