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若非无奈,必相守一生

宠奴儿 衰死啦 1006 2012-02-06 13:30:20

  静芸只觉的脑袋“轰”一声炸开了,竟不知是该推开还是该回应,只呆呆地愣着。

“呵呵呵……”直到耳边传来男子低沉的笑声,静芸才反映过来。君莲明显压抑着的笑声让静芸心中十分尴尬,想到自己的糗样,就狠狠瞪了一眼君莲。却是没想到君莲越发笑得猖狂,心中羞怒,一发力想要狠狠推倒君莲。

君莲完全没有防备,被静芸推得一个不稳就要倒在草地上。快要倒下时君莲坏笑了一下使了一个巧力,将静芸也跟着拉下,还没灯静芸反映过来身体就已经倒下,趴在了君莲身上。“哈哈哈……”静芸也笑起来,干脆一歪躺在草地上晒起太阳了。君莲单手支起身子将脸凑到静芸面前,也不说话,就用眼睛盯着静芸看。

静芸被盯得有些不自在,扭捏了两下就撑不住了,开口问道:“干嘛啊,我脸上有花啊。”

“芸儿,你曾说过我是你的人吧。”君莲捻起静芸的一束发丝,“再说一遍。”

“有病。”静芸觉得自己脸快烧起来了,又见他用如此臭屁的表情问这么一个问题,不觉翻了一个白眼。

静芸这个反映让君莲很不满意,他的姿势没变,依旧用自己的眼睛盯着静芸,一副不说就不罢休的模样。

静芸哪肯就罢,不服气地回盯。却是没想到君莲改变了策略,见她仍不说,美目一眨,泪水就蓄满了眼眶,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低垂着。眼神微抬,看着静芸仍旧不受触动,心中越发委屈,放下手中静芸的秀发,撑起身子就坐到一旁,将头埋在臂弯里。

“君莲,君莲。”静芸见君莲情绪一下子低落,也坐了起来,开口叫了两声。面前的男子只是身子轻轻动了动,不理她。“真是个孩子呢。”静芸笑道。

君莲一听这句话越发委屈了,将头又往里埋了埋。“我不是孩子。”闷闷地声音传出来,还带着点哭音。

“很久没见你哭了,我还以为你不爱哭了呢。”静芸笑道。“君莲,抬起头来。”

“就不。”

“大声点,听不见。”

“就不。”

“还是听不见啊。”

“就……”君莲被静芸弄得气闷,抬起头要吼。静芸早就瞅好了机会,趁着君莲抬起头的一刻,快速上前轻啄了君莲的嘴唇。啄完静芸还抿了抿嘴唇,笑道:“泪真的是咸的哎。”

君莲愣了,抬起眼眸看着静芸慢慢站起来,又俯身在他耳边说道:“君莲,我没资格说爱你,但是我会说,我会一辈子记住你,若非无奈,必相守一生。”

我们都有自己的苦处,但是请相信我,若非无奈,必相守一生。

池塘边的知了仍在不知疲倦地叫着,眼前女子安静地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一步一步,沉稳而大气,像是在丈量着大地。现在的她是一位君王,天地为棋盘,手执棋子,运筹维幄于千里之外。

君莲定了定神,起身快步追上静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