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宠奴儿 衰死啦 1201 2012-02-06 13:30:20

  书房中,静芸正在宣纸上涂抹,浓淡不停转换,渐渐一名男子傲然立于桃花树下,青丝飞扬,灿若星辰的眼眸,唇角轻勾,风华绝代。手掌伸出,轻轻接住一朵桃花瓣。饱含着粉色颜料的笔尖轻轻勾着男子手中桃花,却是突然间一颤抖,花瓣的优雅不再。

静芸放下手中的笔,皱了皱眉,伸手摸了摸脖颈,从指尖传来了微烫的温度。站在半人高的铜镜下,静芸轻轻拉了拉衣领,脖颈处原本看着有些可爱的幼苗此时明显有些萎靡,叶子也似乎在合拢。摸了摸脖颈上的幼苗,静芸心中越发不安。

“林淇。”静芸叫了一声,听得林淇应声后继续说道“去把君莲叫来。”

“主子,尚公子属下也不知去向。”

“去厨房看看,如果没有就到处找找,尽快把他给我找来。”静芸声音明显有些焦急。

林淇诺了一声打算派人去找时,又听得静芸吩咐:“你亲自去找,要尽快。”

林淇前脚刚走,后脚苏磬丫鬟就大叫着冲进书房。“放肆。”静芸心中原就越来越焦急,被这么一扰,一怒就大喝出口。

“小姐……小姐看见……看见……”丫鬟明显被静芸不同与往常的严厉吓到了,一缩脑袋,原本组织好的语言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了,语气也变得结结巴巴了。

“来人,拉出去。”静芸耐性全无。

丫鬟心中一急,大声说:“小姐看见公子了。”关键时刻倒是说顺溜了。

“公子?哪位公子?”静芸心中一喜,问道。

“今天与主子一同来的公子。”丫鬟伏在地上小心翼翼地说道。

“在哪?带我去。”

“小姐发现公子与人苟合。”丫鬟发现事情完全超出自己想象,心中一急,话就冲出口了。

一句话让静芸火气一下子冲向脑门,静芸将丫鬟从地上提起来,看着丫鬟惊的苍白的脸,开口道:“我让你带我去,你哪那么多废话。主子的事有你插嘴的份?”说完狠狠地将丫鬟摔在地上,道:“带路。”

丫鬟被摔得一口血卡在喉咙里,哪敢怠慢,急忙爬起来,一声不吭地向向出跑。

静芸因为丫鬟的话越发焦急,见丫鬟跑的速度心中火气一阵比一阵大,一把提起丫鬟,提气飞起。

“指路。”

丫鬟忐忑的心被这么一吓,差点背过气来,听得静芸的话只好强撑着,手颤微微地指着一个方向。

静芸远远地就看见僻静小巷里的混乱,一眼就找到了躺在地上的白衣男子,血已经将他的白衣染红了一片。静芸心中一耿,放下丫鬟将速度提到了极致。

越到近处静芸却越发不敢走近,眼中酸涩,心中一直告诉自己:“不是他吧,不会的,不会的……”

静芸走近才发现随处可见的尖针,发现君莲此时正痛苦地呻吟,身体侧过,就要翻转,而满地的尖针对着他的身体。

静芸心里一紧再次发力,天蚕丝卷起君莲的身体,继而将他抱起。

怀中君莲的药效已经过了大半,但是看上去身体却比方才要更加潮红,急促的呼吸,衣衫几乎被自己褪尽。静芸一看就知道了怎么回事,轻叹了口气为君莲整好衣衫,见他又想扒开,只好制住他的双手,堪堪抱起他往回走。

角落中走出一名红衣少年,眉间紧锁,又看了看被静芸忽略在一旁的苏磬,见她虽然身中数针但是似乎仍有呼吸,轻蔑一笑,随手吸起地上几根针,又扎向苏磬,针尖直射眉心。看着针默入眉心,男子才转身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