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奴儿

第三十一

宠奴儿 衰死啦 1020 2012-02-06 13:30:20

  此话一出静芸倒是不再激动,收回了脸上的讥讽,嘴上仍旧不饶:“哼,你就这么肯定我不会杀了你?”

“师妹,我只肯定你没变。”左凌阳依旧笑道。话刚说完静芸似赌气般一把扔了剑,剑刚落地缚住左凌阳的天蚕丝就被收回了。

左凌阳似乎很高兴,笑道:“你输了。”

“还笑,我要是真要了你的命看你还怎么笑,自己说说这种事你干了多少回了?”静芸显然没有那个好脾气,没好气地说道。说着还不解气,继续说道:“苏磬干什么事了你要这么干?”

谈到苏磬左凌阳不乐意了,面上也没了笑:“自找的。”

“呵,你这害人的还有理了?”

“要你管!”听得静芸这么说左凌阳更不高兴了,语气也冲起来了。

静芸被这么一句话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一手提住左凌阳的耳朵,狠狠捏着,一边使力一边开口道:“我,我就要管怎么了……要你管!”

静芸生气时两颊透出一点红,显得更加娇俏,再加上最后憋出那么三个字,搞的左凌阳一股笑意升腾,又得憋着,只能在胸腔里不断回荡着,甚是辛苦。

“我发现静芸你的一样本领最厉害。”左凌阳道。

“那当然,对于我的功夫我可是很有自信的。”静芸一提起这个就十分骄傲,昂起头斜了左凌阳一眼。“你在我手下连一招都过不了,怎么越来越向弱柳方向发展了。”说完又鄙夷地看了左凌阳一眼。

似乎对静芸的这种表现很熟悉,左凌阳明显无视静芸如孔雀般的行径,继续自己的话说:“你能让每一个和你深交的人变成傻瓜。”

一句话又堵得静芸噎住了,瞪了左凌阳一眼半天没想到怎么接茬。

“哈哈哈……”左凌阳终于忍不住了,笑出声来,许是动作幅度太大,牵动了脖颈上的伤,疼得倒吸了一口气。

看左凌阳这样静芸挽回了面子,笑道:“你呀,就是欠虐。”话虽如此说却是拿出了怀中的常用药扔给了左凌阳。

看着左凌阳给自己摸药,静芸却是严肃起来,说:“为什么回来?”

左凌阳丝毫不被这句话影响,继续优雅地给自己抹药,静芸看着他那闷***一脸黑线。

静芸深呼了口气,一脸正色道:“无论是我还是你爹,都不希望你搀和进来。”话毕,对面的男子竟是面无波澜,一点反映也不给静芸。

“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若是一定要搀和进来,我们就只能做敌人了。”

说完静芸不再说话,左凌阳也不语,二人都陷入了沉默。良久,左凌阳开口了,“我不想逃避,也不能逃避。这是我必须面对的。我知道你们都不想让我为难,可我也不愿像乌龟一样躲在山里,缩进壳里。”顿了顿,左凌阳继续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如此,逃或不逃不都一样吗?纵使我有绝世功力,那又如何?无权无势,总有一天,被吞进漩涡里,从此万劫不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