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废文

知心朋友

废文 日知香 3283 2011-12-15 11:26:26

  朋友是旅途中的向导

朋友是透进心窗的那一缕阳光

如果没有朋友

生活怎么会这么幸福快乐

很多年以后,兔唇才知道她所考进的这所学校并不简简单单是当地荷花镇的重点高中,而是湖南省的省重点。它创办于1941年,跻身于三湘名校行列。

既然是名校,校风自然与别的学校截然不同,开学第一天,校长就在开学仪式上明确指出:“我们学校的学生禁止恋爱!”

这个词对拾兔来说并不陌生。初中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什么叫做恋爱。当时她所在班的班主任是位数学老师,个子瘦小精干,其貌不扬,一脸严肃,从不多话,根本没有半点幽默感。他爱上了丰满漂亮的语文老师。自从两人谈起了恋爱,这位数学老师除了数学课不得不上之外,再也懒得来管班上任何的自习课。一切交给班干部自我管理。原本这位数学老师很爱抽烟,上着上着课,忍不住了,他会离开讲台到走廊里点上烟,吸几口,然后再从走廊的窗户探进头来继续讲课,讲几句再缩回头去抽烟。可是恋爱之后,他彻底戒了烟,讲课的风格也变了,话多起来,喜欢添一些诗词笑话之类,大概是语文老师熏陶的。

而且初中的时候开始流行琼瑶小说,全是关于恋爱方面的。拾兔不屑于去看,她认为这种主题很无聊,不如看些三毛的书,讲旅途奇异的经历。如果她能够像三毛一样可以四处旅游流浪,那该是多幸福的事情呀!

她初中一个同学的姐姐在读高中,已经跟农校一个男孩子恋爱了。所以她觉得高中谈恋爱是很自然的事情。不过既然校长说了禁止恋爱,这是件好事,免得她成了异类被人笑话。

开学仪式之后大家回到各自的班级教室。拾兔分在六班,她是从外校考来的,那所学校能考上这所学校的没几个,所以教室里坐的对她来说都是新面孔。学生们新鲜兴奋得不得了,叽叽喳喳讲话讲个不停。不过当一个女同学走进来的时候,教室里稍微安静了一伙儿,她实在太漂亮了,不由不让人停下话题来多看几眼。

不久班主任进来了,是一位清秀的中年男人,叫肖老师。他讲了一些班级规矩,其中跟校长的风格一样,特别强调不准恋爱。

“大家都是初来乍到,谁也不了解谁,所以一开始没有办法由大家做主选举班干部。我只能通过大家的考试成绩以及档案里所记载的曾经担任过的职务来选几位同学,担任临时班委干部。”他说,“我念到名字的请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

“班长——牛桥!”

拾兔听到这个名字心理咯噔了一下。只见角落里站起一个豆芽一样高挑瘦弱的男孩,戴副厚眼镜片。这厚的眼镜片跟他妈妈唐医生很相似,近视眼也可以遗传吗?

自从小人书事件之后,拾兔跟牛桥井水不犯河水,彼此没有任何交往,但是李姨总是提起他,他考进了哪所学校啦,成绩怎么样啦,只要牛桥有突出表现,李姨就开始紧张地督促拾兔,生怕拾兔落后。拾兔没有李姨这种好斗的性格,不过总不能让李姨心理难过,所以拾兔不得不让自己保持相对的领先优势。为什么说是相对呢,因为他们初中根本不在同一所学校。牛桥初中就通过关系进了一中初中部读,而拾兔只能按照户口分片在二中。二中是一所三流的初中,就算在那里成绩排年级第一,也很难说就一定比一中排年级前十的强。

“牛桥同学这次中考在荷花镇名列第一,能分到我们班上我认为是班级荣誉。他在初中也担任过班委干部,我想让他做我们班的班长,大家没意见吧。”肖老师说。

教室一片嗻嗻之声,同时伴随着热烈的掌声。

牛桥对大家鞠了一个躬坐下。

“我们的团委书记人选,我想了很久,本来想到了一位同学。这位同学品学兼优。她的中考成绩也表现得非常优异,仅差牛桥0.5分。我正纳闷,我们班怎么这么幸运,抓阄分学生怎么就把全镇两个最好的学生都分我们班了。”肖老师禁不住笑起来,同学跟着笑,他接着说:“这位学生来自二中,一直在二中名列第一,每年都是三好学生,我本来想让她担任团委书记的。但是很遗憾,做团委工作需要许多演讲活动,她可能更适合做一些默默无闻的工作,比如劳动委员。所以在介绍团委书记之前,我先介绍这位劳动委员。”

大家等着看这位探花。不过肖老师没有立刻宣布,而是问:“这位同学的相貌跟常人不一样,大家会不会以貌取人呢。”

“当然不会!”很多同学回答,但是开始用眼睛四处搜索这位神秘人物。

拾兔努力把自己的嘴埋在手后面,不敢抬起头来。

“那么请裘拾兔同学站起来。”

拾兔只好站起来,那张丑陋无比的嘴也露了出来,大家禁不住“哇——”起来,都忘了鼓掌,肖老师带头鼓掌,大家才跟着稀稀落落地鼓起掌应和一下。

“也太那个了……太吓人了”有人小声这么说。

“是呀,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

拾兔脸憋得通红,谁也不敢看。

肖老师继续宣布其他班干部,拾兔感觉到大家仍旧在用怀疑、惊讶、好奇的眼光打量她,头几乎埋到了抽屉里面去。直到团委书记肖丽站起来才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她就是前面那个走进教室让大家安静了一些的漂亮女同学。

她站在大家面前,教室里有人边鼓掌边吹口哨,甚至大声叫好。看样子美丽不仅是女同学重要的资产,还是重要的人际关系润滑剂。

“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怎么全都凑我们班上来了。”有人这么说。

放学后,拾兔一个人在马路上慢慢地骑着自行车。她的心情并没有因为第一天开学而兴奋高兴,而是沉重。世间有许多东西自己是缺少的,比如正常的外貌。正因为没有正常的外貌,她承受着额外的孤独。肖丽那张秀丽的脸始终在她脑海。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会如此羡慕长得漂亮的人,这么在意自己的长相呢?

“喂!”边上突然骑上来一个人,唤醒她的沉思。她别过头去看,是一位笑嘻嘻的女同学。她扎着两条麻花辫,两颗大门牙让上嘴唇往外突起。

“想不到你这么厉害!”那同学这么说,“我最佩服你这样的人了!”

拾兔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叫庄庄。”她自我介绍道。拾兔记得她是和一个矮胖的圆脸姑娘一起走进来的,两人关系很密切的样子,对新的班级丝毫没有拘束,嘻嘻哈哈地大声说笑着。那位矮胖的姑娘被委任为文艺委员。

拾兔露出笑容,眼睛亮闪闪地蹦出友善的气息。

“你眼睛真漂亮。”庄庄由衷地叹。

拾兔开始喜欢这位同学,她热情直率而无世俗偏见,她看见的是拾兔的优点而非缺点。

一群男生骑着自行车像梭鱼一样从拾兔和庄庄的左右掠过,其中一位骑着红色自行车的就是牛桥,拾兔看牛桥的时候,正好他也别过头来看她,眼睛里带着骄傲的神情,拾兔赶紧低下头。

以前李姨动不动提醒她要多用功,不能让牛桥比下去的时候,她不以为然,毕竟二中没有谁比她更好,现在她知道了,她跟牛桥之间其实有差距,哪怕只有0.5分。现在既然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看样子有得一拼了!

“明天我给你带一样好东西过来,”在丁字路口分手的时候庄庄对她说:“保证你喜欢。”

拾兔满脑子是咬牙切齿的要比拼的念头,根本没听见庄庄在说什么。

第二天庄庄把那样东西带过来了,是一个白色的纯棉口罩。

“不行,这样像个护士了。”拾兔坚决不戴口罩。

“试一试嘛,我求你了。”庄庄坚持。拾兔拗不过她,只好戴上。

“你看看镜子。”庄庄还备了一面小圆镜。

镜子里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眼睛下面是高挺秀巧的鼻子,而鼻子下面那让人恶心的往外翻的红肉被遮住了,再也看不见。

“这样不是很怪吗?别人会老来看我的。”

“难道你不戴口罩别人就不会老来看你了吗?”庄庄反驳。

那也是,与其死盯着她丑陋的嘴巴看,不如死盯着她戴着的口罩呢。以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办法呢?虽然戴着口罩感觉很闷,但是总比丑要好。

“听我的没错吧。我妈妈说,你完全可以变漂亮的,只要整容就行。”

“你怎么这么聪明。”拾兔说。

“不是我聪明,是因为我妈是医生,她经常戴这个,所以我觉得戴着口罩没有什么奇怪的。”

活泼的庄庄给了拾兔无比的快乐和鼓励,从此两人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庄庄也是拾兔第一个可以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她们虽然没有住在一起,但是从早上到学校之后,直到下午在丁字路口分手,她们从不分开,哪怕是上厕所也相邀一起去。

高中第一个学期很快过去了,拾兔和牛桥的成绩不相上下,牛桥的数学比拾兔好一点,拾兔的语文比牛桥好一点。拾兔只想远远超过牛桥,但是似乎很难做到。牛桥课外老去踢足球、打篮球,学习很轻松的样子。拾兔也努力装出学习很轻松的样子来,尽量地多参加课外活动,而不是时时捧着一本书,但是放学后,她不得不加倍地用功,甚至睡觉的时候也先要把每堂课回忆一遍再入睡,生怕落后于牛桥。跟对手较劲的时候才有更大的动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