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废文

云天书店

废文 日知香 4614 2011-12-15 11:26:26

  书海是人间天堂

智慧是得道仙女

在天堂遨游

与仙女为伴

乃人生必求之美玉

云天书店,拾兔没想到还有这样美好的地方,书种齐全,还有各种各样称心的服务。

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云天读书俱乐部”,其实俱乐部首先是一个旧书交换中心。这个中心在3楼。人们购买之后不想再收藏的书可以拿到这里的服务台来折价出售,服务台按照书的新旧程度给出稍低的价格,然后直接放入书架以稍高一点的价格出售或者租借或者租阅。3楼有一个平价茶屋提供喝茶阅读的地方。

但是只有会员才能参与购买借阅。成为会员需要填写资料并缴纳5元的会员费。成为会员以后如果购买该店书籍总价超过200元,可以当场退还5元会员费;或者借阅量超过50本,也可以退还5元会员费。

每一个会员也就自动成为“云天读书俱乐部”的成员。这个俱乐部每月15日组织读书交流活动。成员可以投递“书评”给俱乐部委员会。委员会每月15号上午10点公布3名获奖名单。奖金分三档,第一档200元,第二档100元,第三档50元。

吸引拾兔的除了是可以相对便宜淘到自己想要的书籍之外,还有就是奖金,当然奖金这事是很渺茫的,不过读完一本书,有感而发不难,碰碰运气也不错。她当即填写资料并交了5元钱。

3个月后拾兔收到了一封来自米香路的邀请信。信上写道:“

尊敬的裘拾兔女士:

你好!

你所投递的《义薄云天——评水浒》获得2月份云天读书俱乐部书评比赛第一名,特邀请你参加3月15日上午10点举办的书评颁奖仪式。颁奖地址:米香路18号云天书城1楼展示厅。

云天读书俱乐部委员会

3月1日”

注:此次颁奖仪式意义重大,敬请务必参加。如果你有事实在不能参加,请拨打电话021-5633566提前1天告知,本俱乐部会委派代表代为领取。到时再转交与你。”

这是意外中的惊喜,拾兔很高兴。那天正好是周日,她提前一天打电话给裘莘说自己周末不回家,要参加一个活动。

那天出太阳,天气比平时暖和。她上身穿了一件咖啡色格子羊毛短风衣,下身穿一条长及脚踝的黑色呢子大摆裙,脚上穿一双半高跟黑皮鞋准备出发了。这身衣服是过年的时候裘莘送给她的新年礼物,她一直不舍得穿,这是头一次在学校里面穿。

“拾兔今天打扮这么漂亮要去哪里?”李莹问。

“是不是准备去约会?有男朋友了?”刘梅开玩笑。

这时竹青推门进来,手里拧了一个大马夹袋,她还没放下马夹袋就大声问:“这次雅芳有很好的促销,你们要不要?润肤霜买一送一,还送一个很漂亮的小挎包。没有比这个更合算的了。”

李莹和刘梅立刻围了上去,隔壁寝室的人也闻讯过来看。

一大堆人当中拾兔看见了冬诚,他站在门口,想进来却有些迟疑。

“呀,老师!贵客登门!”竹青看见了他,马上把他缠住,“来得好不如来得巧。买这个吧,这个很好,很适合男士用。”说着,她把一瓶男士润肤霜塞到他手里。

“多少钱?”冬诚问。

“50块,这等于是捎给你的,你是老师,我不赚你一分钱。”

冬诚马上从钱包里掏了100块钱出来。

“要不买两瓶吧,你如果自已不用,送人档次很高的。”竹青见机劝说。

冬诚没吭声,竹青把第二瓶润肤霜塞到他手里。他没有看润肤霜,眼睛看着拾兔。

拾兔从人群中挤出来往走廊里走,他跟上来,拾兔问:“你是找我的吗?”

“我前一阵去秦皇岛核电站实习去了,很久没有看见你,想来看看。”

“谢谢你关心。我一直在食堂看不见你去吃早饭,还以为你已经毕业了呢。”

“今年7月份就毕业了。”

“那工作定了吗?”

“导师想让留下来帮他做点事,我有自己的想法,本来是想找你过来聊聊天的,你要出去吗?”

“今天正好有安排。”

“哦,”冬诚说,“那我不打搅你了,你去忙你的。”

“对不起,我们下次再聊。”拾兔一心赶去云天书店,她没有看见冬诚失望的神情。

云天书店1楼展示厅是进入书店的过度大厅,大约100平方米。平时把需要做宣传的书籍摆放在这里,有时会有作家会租用这里搞签名会。

大厅平时的摆设已被撤空,靠近墙的地方安放了一个小小的单人讲台,讲台用鲜花装饰。墙上的宣传布上写着:“第15届云天读书活动由上海蓝天集团和普仁杂志社友情赞助”。

大厅里已经有不少人,还有不少记者举着摄像头和话筒参加,场面比之前任何一次颁奖仪式都要排场。

主持人是俱乐部秘书长,他首先介绍当天的活动主题:云天读书俱乐部第16届书评比赛颁奖大会。然后引入书店老板周云天。

拾兔到这书店来了至少有五、六次,第一次是因为跟竹青说话不投机,想找冬诚却不敢去,心中烦闷,到这里来透气解闷,才发现了这块美妙的地方。后来有时是来找图书馆没有的新书,有时是为了来淘旧书,还有一次是特意来参观颁奖仪式的,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周云天。

周云天的出场引来热烈的掌声,还有照相机的闪光灯。他穿着藏青色的西装迈步向前,比拾兔第一次看见的穿休闲装的他更帅。最打动拾兔的还是他浑厚的嗓音:

“各位来宾,你们好。本书店发起这个活动,本来只是为了和爱读书的人一起自娱自乐。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多的优秀单位、企业来赞助捧场,真是本书店的莫大荣幸。特此我要感谢普仁杂志社的唐钟社长和上海蓝天集团的竹方经理。唐钟社长决定把我们16届以来所有的书评整理成册编辑成书出版,竹方女士以她雄厚的资金实力来促成书籍的出版,这不仅仅是我们云天俱乐部的无限荣耀,也给了我们广大爱好读书的人莫大的鼓励,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读书,并且获得奖励。下面有请唐钟社长宣布获奖者名单,由竹方总经理发奖。”

谢了顶的唐钟社长走出来站到讲台后,周云天让出位子站在他左边,一个四十岁左右、看上去精明能干的女士也上前来站在他的右边,她一定就是竹方经理。拾兔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觉得不陌生,似曾相识。她很有女人味,非常成熟大方漂亮的那种女人味。

唐钟的嗓音跟周云天恰恰相反,是干扁的,尖涩的,但是他的风趣很快弥补了他嗓音的不足:“诸位到来,是文星泰斗满室生辉,灯也不用开了。”人们哄堂大笑。他继续说:“1年半的积累,总共有48篇优秀的书评,把它编排成书,就能让人们品尝到精华的精华,你们不醉才怪呢。”人们又笑。

“云天书店是酒壶的话,你们是原料,蓝天集团是酒曲,精美的酒酿成了,我只是倒酒的人,所以我只是做了一件最轻松的事情。(掌声和笑声)蓝天集团短短几年发展成上海名列前茅的企业,不仅仅在于它的质量,还在于它的文化,它的文化就是发现人才,鼓励人才,赞助人才。这之前云天俱乐部对书评获奖者的鼓励分别是一等奖200元,二等奖100元,三等奖50元,现在蓝天让它升级了,一等奖变成了1000元,二等奖500元,三等奖200元。”人们一阵欢呼雀跃声,唐钟继续说,“这让我们这些爱读书的人受到了更大的鼓舞是不是?等我们这本书评集出版以后,我们杂志社决定拿出销售收入的十分之一返还给俱乐部作为读书奖励基金,让我们的基金有后续生洋佃的功能奖励更多的人好不好?”

掌声一片。

“现在竹方经理代表蓝天集团说几句。”唐钟跟竹方交换位子,

竹方说道:“有机会参加这样的读书活动是我们蓝天集团梦寐以求的事情,一个企业不仅仅要生产优秀的产品,也要培养优秀的人才,所以我们企业的员工,很多也是云天读书俱乐部的成员,因此我觉得蓝天集团和云天读书俱乐部其实就是一家人......我的话说完了,还是进入正题,请唐钟社长公布今天的获奖者名单。”

唐钟接过话题说:“我就当仁不让了。云天读书俱乐部第16届书评比赛第三名获得者:卫朗,卫朗先生请上台领奖。”

一个五十多岁的戴眼镜的人笑眯眯地站出来,同时一个礼仪小姐捧着奖金盘站在了竹方的身边。获奖者分别与周云天、唐钟和竹方握手,竹方把奖金红包双手递到他手上,大家鼓掌。

接下来是第二名,同样的程序。

“第一名获得者,裘拾兔小姐。”唐钟大声宣布,人们纷纷用眼睛寻找这位获奖者。拾兔缓缓地从人群中走出来,她不敢看大家的眼睛,心砰砰直跳,人群爆发出啧啧之声,要么是感叹她的年轻,要么是感叹她的美貌。

“祝贺你!”周云天主动上前握住她的手,“真为你高兴。”

“谢谢。”拾兔轻轻地说。说完她跟唐钟握手。唐钟说:“裘拾兔小姐,你的文笔真不错,见解也很深刻,希望你多给我们普仁杂志社投稿,我们一定会优先审核你的作品。”

最后竹方握住了拾兔的手,她的手心很热,而且这种热迅速地沿着拾兔的手传到到手臂直至全身。竹方仔细地看着她,微笑地点点头,说:“恭喜你。”说完她把一个大红包双手递到她面前。

掌声如雷,经久不绝。

“我们请裘拾兔小姐给我们讲几句好不好?”唐钟提议。

拾兔有些慌张,她没有做任何准备,可是竹方已经把她推到了讲台的话筒前。

喧嚣声立即安静下来,大家都绕有兴趣地看着她。她当然不敢看大家,眼睛盯着话筒,深呼吸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说道:“谢谢大家的掌声,让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也很幸福;谢谢云天读书俱乐部、普仁杂志社还有蓝天集团,它们共同给了我这次获奖的机会。我想我不是唯一的幸运者,还会有更多的人和我一样幸运,也会有更多的人更加热爱读书。谢谢。”

唐钟接过话筒说道:“谢谢刚才裘拾兔小姐精彩的发言。不过我要补充一句,她能获得第一名,不仅仅是幸运,还跟她的勤奋有关系。实际上我们读书俱乐部已经收到过她总计10篇书评,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注意,然后才脱颖而出。我想大家如果多投稿,多阅读,也会有同样的收获。我倒酒的任务完成了,现在也该自己去品尝去了,谢谢大家。”

俱乐部秘书长接过话筒用几句简短的话结束颁奖大会。

拾兔早已经给记者包围住了,问东问西,她的脸憋得通红。周云天过来给她解围,说道:“大家有问题我们的秘书长可以回答,裘拾兔小姐还有事情,对不起了,先告退。”他牵着拾兔的手挤出人群,拾兔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牵着手,那感觉很不一样,有一种走丢的孩子被大人领回家的感觉。

他把她带到自己的办公室。

“谢谢你。”拾兔从他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红着脸说,“我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你今天表现很棒。”周云天说,“请坐。你要喝咖啡还是茶。”

“谢谢,我得回去了。”拾兔说,“我还有功课没做完,昨天开始就紧张得没有心思做作业了。”

这时候竹方走了进来,她直接对周云天说:“小周,唐钟今天就想把合同跟我们书店签了,还是你先去谈比较好,万一有什么事我再出面还有缓冲的余地。”

周云天立即跟拾兔抱歉离开,竹方把脸转向拾兔。

“裘拾兔,我好像听竹青说起过,”她说,“好几次我去她的寝室,都没有见到你,你真是竹青的同学吗?”

拾兔点点头。

竹方微笑着仔细打量她,说:“竹青要有你一半勤奋好学就好了。以后你多多帮助她。”

“您夸奖了,平时是她帮助我的地方多,经常给我好东西。我却从来没有给过她。”

“我就是物质上太满足她,她才这么不懂事,她需要的是你这种学习的精神。你在这方面多带带她。你坐下,我很想跟你多聊聊。”竹方把她引入沙发坐下,然后站在她面前给她倒咖啡。

拾兔这才仔细看清了竹方的具体面貌:她瘦长的瓜子脸儿,细长的眉毛,大而长的杏眼,小而薄的嘴唇,竹青有几分像她,竹青是大脸盘子,她是巴掌脸,年轻的时候她应该比竹青应该更加小巧秀气。竹青最像她的地方就是她的眼睛。

“你父母应该很为你感到高兴。”竹方把杯子递到拾兔的手上,在她边上坐下来。

“你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竹方又问。

“我养母已经去世,养父开了一家电子厂。”

“那么你生父母呢?”

拾兔摇摇头说:“不知道。”

竹方心疼地搂住拾兔的肩膀,说:“你越是这样,越比一般的孩子懂事。那你养父母哪里人呢?”

“湖南。”拾兔回答。

“湖南?”竹方很感兴趣,“湖南什么地方?”

“我养母原来在荷花镇。”

“荷花镇?”竹青很惊讶,“我知道那个地方,你从那么远的地方来?”

“我想回学校去。”拾兔站起来,她实在不适应跟人聊天。

“我让司机送你吧。”竹方说。

“不用,很近的,走15分钟就到了。”拾兔回答,她赶紧逃离这让人紧张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