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废文

梦断黄山

废文 日知香 4294 2011-12-15 11:26:26

  云吸取了山的灵气

漂浮于山间

本是相辅相成

为何要变化莫测

企图将山玩弄于股掌之间?

四月份的考试很快结束了,成绩没有出来之前,大家相对心情平静,又开始过惯性的日子。竹青一边跟牛桥热恋,一边直销雅芳,情感金钱两不误;李莹和男友三天吵架两天和,照样形影不离;温州三姐妹每月的零花钱足够她们经常上街购物。拾兔积极地给普仁杂志社投稿,希望拿到更多的稿费。

五一放假,拾兔回到家里。她用100块钱买了两样礼物,一样给秦姨,一样给裘小雨。

秦姨收到礼物非常开心,逢人就夸拾兔懂事,大方。但是裘小雨没有任何感谢之心,她认为拾兔分掉了一些本来应该完全属于她的东西,所以送她一点礼物算什么。

裘莘说自己一直工作很忙,从来没有花时间多陪女儿,这次一定要陪两个女儿一起去黄山旅游。同去的还有他女儿的男朋友,也是一个台湾人,是他们工厂的一个技术总监,叫刘门洞。他女儿很有男人缘,身边从来不缺男友,只是更换得太快。

从上海去黄山走汽车的话要绕道杭州,路程较远,而火车是直达,在火车上睡一觉就到了,所以他们决定坐火车去。

汽车从火车站接了他们开到黄山底下把他们放下来,然后他们坐索道到半山腰,再往上必须自己爬。索道只修到半山腰,是为了保护黄山的原始面貌不遭到破坏。

裘小雨平时的运动量很少,身材又胖,没爬几步就开始累得呕吐,再爬几步脚就开始抽筋。她的男朋友刘门洞只好帮着她扛下她身上的背包。他要表现自己,还帮着背了裘莘的行李,所以他身上有5个包,背上一个,左右肩膀各一个,两手还各拧一个,累得够呛。拾兔要帮他拿一个,他逞能,就是不肯。

好不容易到达山顶,他们在已经预定好的外宾酒店入住下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意外地遇上了林大夫。于是林大夫加入了他们爬山的队伍。

有一段路非常惊险,就是电影《小花》里面刘晓庆爬山的那段路,往下走感觉要掉下山崖似的,裘小雨不停地尖叫,根本不敢走了,干脆倒退着爬下去。

林大夫本来想多照顾照顾拾兔,但是他一文弱书生,对这种路也是毫无经验,反过来倒是拾兔参扶着他走。到了平地之后林大夫一个劲地道歉。

“实在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你真的太勇敢了。”

“我在山里长大,这种路不算什么。”拾兔说。

林大夫看一眼拾兔俏丽的脸蛋,又望望雄伟的群山,深深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感觉特别的神采飞扬,他好久没有这么让自己的心情畅快了,就好像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一般。如果曾经有过这种神仙般的感觉,那应该是10年前,那时候他跟他的女朋友在一起遨游大海。

林大夫越发确定拾兔就是他发自内心最最需要的人生伴侣,无论如何他要珍惜裘莘为他安排的这次机会。

到了黄山,光明顶看日出是一定要去的。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大家约好第二天早上5点就出发。

“我年纪太大,早上受不了凉风,你们年轻人去吧,我就不去凑热闹了。”裘莘说。

裘小雨睡惯了懒觉,她曾经在海边看过日出,觉得山上的日出不可能有海边的日出那么好看,所以不想去,她说:“这样吧,如果我5点钟没有起来,就别叫我了。”

他的男朋友是个恋母型的跟屁虫,她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所以根本用不着问他去不去。

“那么我5点在你的门口叫你。”林大夫对拾兔说。

黄山顶上早晚温差非常的大,白天有太阳穿件衬衫就行了,晚上得穿棉袄。宾馆有棉袄租借。林大夫去借了几件棉袄分给大家,然后问拾兔要不要出去散散步。拾兔同意了。

夜晚的云雾像细微的毛毛雨似的随着风飘过来,空气里很湿润。除了宾馆附近有灯光,能看见些东西,其他地方的树和山只有一些黑影。林大夫问:“你怕不怕?”

拾兔说:“有你在,我怎么会怕呢?”

“我小时候很怕黑,如果晚上在外面走,我妈妈会这样子牵住我的手,我就再也不害怕了。”林大夫顺手牵住拾兔的手说,“就是这个样子。”拾兔的手很小巧嫩滑,软软的暖暖的,林大夫觉得心里也软软的暖暖的,真想拿起来放嘴边亲一口。

拾兔感觉他现在像个孩子,不忍心把手抽回去,笑笑说:“你这么大了还想妈妈?”

“你不知道吗?男人如果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往往会在她身上看见自己妈妈的影子。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

“我不清楚。”

“你从来都没想过吗?”

“没有深入地想过。有时候我会因为佩服一个人而对他有好感,甚至会梦见他英雄救美。但是回到现实中,我会因为他的一些行为而对他失望。有时候会因为觉得那个人很亲切而喜欢跟他打交道,不过如果深入交往又顾虑重重,所以没有任何进展。”

“我或多或少学过一点心理学,让我分析一下,我认为你的内心有什么东西在害怕。是害怕什么呢?”

拾兔觉得有道理。她知道自己一直很害怕,害怕很多美好的东西稍纵即逝,就像李姨,她曾经拥有无与伦比的幸福的婚姻,可是转眼就失去了,并为此孤单了一辈子;就像牛桥,他会喜新厌旧,不知道哪一天,会有一个更符合他心意的人把你从他的心中赶走,此时他对你毫无眷恋之情,如果你依旧缠绵,他会更加地厌烦你;就像冬诚,他和他周边的人骨子里有一种因为是名牌大学生而拥有的优越感,你如果为他添彩,他会珍爱你,如果你丢了他的脸面了呢?他会不会嫌弃你?

她的确是因为害怕而不敢想下去,宁愿选择逃避。

“想什么呢?为什么不说话?”林大夫问。

“没想什么,时间是不是不早了,明天还要早起,我们回去休息吧。”拾兔把手抽回来。

“好吧。”林大夫本来希望她打开自己的心扉,可是每到关键时刻,她就越发把自己裹得更紧,让人根本猜不透她在想什么。她看上去很清纯,可是她的内心又有一层浓浓的阴云让那清纯变成了重重的枷锁把她自己牢牢地锁住,不让任何人触碰。连他这个自认为很成熟的男人都难以去开启。

把拾兔送回房间,林大夫根本不想睡,他觉得自己有些无能为力。对拾兔这样的女孩子,任何物质上的诱惑是没法打动她的,任何甜言蜜语也没法让她因此欢心,唯一的办法只有等待,可是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等,他已经36了,人生还剩几年青春年华?

他来到酒吧间,要了一瓶威士忌。才喝几口,一位姑娘走了过来,坐在他的身边。

他没有看她,懒得看,酒吧里这种姑娘太多了,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通过讨男人欢心来赚钱。

那姑娘一直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喝酒。他说道:“你走吧,找别的人去,我只想一个人呆呆。”

“不需要我陪你喝点?”那姑娘说。

声音那么熟悉,他别过头看,是张助理。

“你怎么来了?”他问。

“我还奇怪你怎么也在这里呢,五一了,我来度假。”

“你想喝点什么?”他问。

“跟你一样。”张助理笑着说。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干起来,张助理不停地劝着他喝,喝到高兴了,张助理又叫了一瓶,这样林大夫整整喝了两瓶威士忌下去。他喝得宁酊大醉,最后张助理扶着他回房间里去。

第二天四点三刻,拾兔被闹钟叫醒,她赶紧起来洗漱,然后等着林大夫来叫她,可是到了五点一刻也没有等来人,于是她去林大夫的房间找他。

林大夫的房门虚掩着,她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她又敲了敲门,还是没有,难道林大夫已经出去了?她边想边叫到:“林大夫!”同时推开门走进去。

房里的灯没有关,衣服扔了一地,床上躺着人,不是一个,是两个:林大夫搂着一个女人睡在那里,那个女人的头枕在他的肩膀上,都睡得沉沉的。

拾兔吃了一惊,赶紧退出来,把房门关上,心扑扑直跳。

她关上门的时候,张助理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来黄山来对了!她胜利了!幸亏她偷听了林大夫和裘莘的通话,知道他何时要来黄山,住在什么宾馆,否则还没有这样的收获呢。

拾兔明白林大夫肯定是不会去看日出了,所以自己一个人去爬光明顶。一路上有其他披着棉袄的人在爬台阶,所以她并不觉得孤单。最后到达山顶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等在那里,太阳还没有出来。

天仍旧比较黑。不久,开始有人在说:“要出来了!要出来了!”东方的天空有一团云比其他地方的要亮,一直在不停地变幻着颜色,太阳就在那里孕育着,最后,一点点的,它挣脱了出来,天地间突然亮堂起来。拾兔用裘莘给她的照相机拍下了那最让人们欢呼的时刻。

太阳底下的云特别不安分,有时候呆在这个山谷,有时候又跑到那个山腰,有时候故意把整座山都藏起来。拾兔看得直发笑,她噼里啪啦拍了好多照片,心想,这下回去我不仅可以写不少文字,还可以配上照片,图文并茂,这游记不要太好看哦。

回到宾馆,裘莘和裘小雨他们已经起来了,他们问拾兔:“林大夫呢?”

“我一个人去的。”拾兔说。

“他没去?”裘莘很奇怪。

“他临时有事没去。”拾兔回答。

“叫他起来一起吃早点吧,吃完早点我们好去泡温泉。”裘莘说。

“他应该有比较重要的事情,我们不要去打搅他。”拾兔说。

裘莘觉得很奇怪,他特意为林大夫安排的这趟行程,好让他有机会多跟拾兔呆呆,好促进他们两人感情的进展,怎么他会临时改变主意?

林大夫酒喝得太多,睡到中午才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边上躺着张助理,吓了一大跳。赶紧起床穿好衣服。

张助理还是光着身子躺在那里不动。

林大夫尴尬地背对着她问:“这是怎么回事?”

“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不记得了?”张助理生气地说。

“我做什么了?”

“事实就摆在面前嘛!”

“我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

“那是因为你昨天喝醉了酒!”

林大夫一阵头晕,他仔细想了想,想起来了,昨天的确跟张助理一起喝了酒,接下来他真的搞不清楚了:他明明记得是拾兔把他送回了房间,然后他实在舍不下拾兔,一定要拾兔留下来陪他一起睡,拾兔半推半就不答应,但最后他制服了她,难道是在做梦?

张助理在那里哭。怎么办呢?“怎么办呢?”他自言自语道。

“怎么办?!你当然得对我负责任,否则我怎么跟我舅舅交代!难道你让我去死?!”张助理大声说。

“小声点,”林大夫很紧张,他是个要面子的人,出了这种事不想让外人知道。

“你别以为没人知道,拾兔今天早晨来过了,她全看见了。”

这句话彻底打击了林大夫,他像雪人一样化了,瘫坐在床上。他跟拾兔是不可能的了。

“男子汉大丈夫,自己做过什么一定要担当,否则说出去你怎么做人!”张助理声色俱厉地说,“我张娟怎么说也是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也不缺钱,而且上海有的是我的亲戚,能这么白白被你糟蹋吗?!”

林大夫心里头明白张助理想要的是什么。之前张助理一直想通过她舅舅撮合他俩的关系,他不是不清楚,只不过装糊涂而已,他真的不想要这样的结果。他心中有一种追求天山雪莲花的梦想,他希望跟世界上最清纯的人在一起,跟清纯的人在一起,自己的心灵也能够得到净化。他不想要金钱地位,他只要淳朴的简单的生活。但是现实和梦想为什么差距会这么大?正因为现实中不可能拥有,梦想的诱惑才会这么大吗?

已经这样了,也只能这样了,张助理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吧!

冷静之后林大夫给裘莘打电话,告诉他医院突然有事情,马上要赶回去,不能相陪了。另外拾兔的事情感谢他帮忙,但是他自己想清楚了,他和拾兔年龄差距太大,不太适合,还是决定放弃,实在抱歉。裘莘说没必要道歉,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既然这样,祝他以后多保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