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废文

相互帮助

废文 日知香 4443 2011-12-15 11:26:26

  用什么衡量一个人的成功

是金钱地位还是心灵的纯净?

只有胸怀坦荡

只有宠辱不惊

才是一个成功的人生

拾兔照常还是早上7点去食堂吃饭,这次冬诚出现了,他显得有些憔悴,面色有些苍白。

“你生病了吗?”拾兔问。

“没有,”冬诚回答,“只是昨晚熬夜了。”

“为什么要熬夜呢?”

“有时候写起程序来就停不下手。那台计算机太老了,每次我还来不及保存源程序就会死机,所以总是得不停地重新写。”

“那还是身体更重要。”拾兔说,“你去补补觉比较好。”

“今天还有课。”

两个都埋头吃饭。

“你昨天的打扮很漂亮。”过了一伙儿,冬诚说。

“我去参加一个颁奖仪式。”

“我还以为你去约会呢。”冬诚忽然精神振奋了许多,问道,“是什么颁奖仪式?”

“一个书店俱乐部的,弄着玩。”

“你去过苏州吗?”冬诚换了一个话题。

“没有。苏州是很好的地方,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除了自己的家乡和上海,什么地方也没有去过。”拾兔说。

“那你一定要去看看苏州的园林。”

“我很想去的,但是一个人哪儿也不敢去。”

“正好我们导师准备组织我们一起去苏州玩,他出钱请客,你一起去好不好?”冬诚说。

“好吗?我又不是他的学生,插进去不好。”拾兔回绝。

“没事的,我的师兄弟还有师姐都有朋友了,可以带他们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去的。导师特意这么说过。”

拾兔低头不语,继续吃饭。她心里想,如果自己跟过去,岂不会让人误认为自己是冬诚的女朋友?

冬诚似乎明白她的心思似地说道:“大家都知道我没有女朋友,我跟他们说过,我不能当电灯泡,我得找一个陪着我一起玩的,免得他们不自在。所以如果你愿意陪我去,你等于帮了我们。”

“是吗?”拾兔迟疑地说。她正好昨天得了一笔不少的奖金,完全可以拿一部分让自己出去长长见识。拿到那笔钱以后,她已经盘算好了,500块钱准备给裘莘5月份寿辰的时候买一份好一点的礼物;100块钱下周回去买点礼物送给秦姨和裘小雨;剩下的400元把其中300存起来,还有100元准备犒劳一下自己,比如去苏杭之类的地方看看。她正想着用什么方式去,冬诚送上来这么好的建议。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去?”拾兔问。

“这个礼拜天。”

“让我考虑考虑,我过两天告诉你。”拾兔说。

“好。”冬诚高兴地点头。

晚饭之后新民晚报上的新闻很多人都看到了,林大夫在诊所也看见了新闻中拾兔领奖的照片,他忍不住用手去抚摸拾兔的脸。

自从拾兔离开容易坊之后,他一直很思恋拾兔,虽然他很想去看看拾兔,但是既然他没有能力留住拾兔的工作,而拾兔又已经很明确地回绝了他的感情,他不好意思去打搅她。后来他打电话给裘莘拜年的时候问过拾兔的情况,裘莘说拾兔各方面都挺好,考试成绩也不错,一点也不让人操心,还非常地体贴人,是个难得的好孩子。

张助理通过她的舅舅想撮合他俩的关系,但是她没有成功。林大夫明显对她毫无兴趣,她只好暂时作罢。

她送资料到林大夫的办公室,林大夫正在聚精会神地看那报纸,居然没有听见她的脚步声。她把资料涉及的情况详细地给林大夫汇报之后,林大夫说要去找主治大夫核实一下,便拿了资料走了。张助理注意到桌上的新民晚报上有裘拾兔的照片。她猜想虽然这个讨厌的女孩子被赶走了,但是仍旧阴魂不散,始终横在她和林大夫之间。要夺回林大夫的心,要不彻底让那个女孩子消失,要么得采取一些非正常的手段。

经过几年的观察,她了解林大夫的性格,在感情上其实他是一个被动型的人,根本不会主动去追求别人,就算主动去追求别人,一旦遇到半点大的阻力也会立刻缩回自己的世界,再也不敢出头。所以对付这种人,就得采取非常果断强制的手段,让他没法反悔,他就会就范。她张助理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钱有钱,哪一样配不上林大夫?如果哪一天林大夫娶了她,那是他天大的福气!

林大夫处理完容易坊的事情之后,心里头还是放不下拾兔,他很想开车去见见她,又不知她身在何处。正回忆着拾兔当初做手术的情形,裘莘打电话过来了。裘莘真是他的大福星,他想。

“林大夫好久不见,不知道有没有时间一起喝喝茶?”裘莘提议。

林大夫或多或少对裘莘有所了解,裘莘是生意人,如果要请客,不会毫无目的。如果是别人,他一定会找个理由断然拒绝,但是裘莘要见他他是求之不得的。

他按照裘莘说的地址开车到了漕宝路一家很不起眼的农家庄园。农家庄园的外面与农村其他房子没有区别,但是进去之后却别有洞天,这里装潢得富丽堂皇,里面歌舞升平。

裘莘订的是一间典雅的天山雪莲房,里面的布置冰清玉洁的样子,配备的表演茶道的姑娘也是冰雪美人一个。裘莘观察过林大夫,上次去接拾兔出院的时候他就记住了林大夫是个好茶之人。他知道如何投其所好,

房间越高雅,所配的姑娘容貌就越漂亮、茶艺越高,裘莘这件天山雪莲屋是这农庄里价格最高的一间,包房费一次性500元,茶水茶点另算。姑娘不仅仅是茶艺高超,还能弹得一手好古筝,客人品茶的时候她会为客人奏乐助兴。

有时候花钱真还能买来暂时的超越一般人的享受。

裘莘之所以找林大夫,是因为在闵行申请地皮盖厂房的时候碰到了麻烦,闵行的地皮审核得非常紧,如果不是国际500强的知名企业,根本没有资格申请到。

台湾人在大陆一般都有亲戚。他发现闵行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正是林大夫的堂哥,所以想通过林大夫出面帮帮忙,虽然他知道林大夫是一个除了搞技术之外,不喜欢参与这种事情的人,但是凭他的感觉林大夫应该不会拒绝他,就算不能帮,也应该试一试才对。

林大夫到了之后,姑娘上前表演茶艺,边表演边讲一些有关方面的典故。那娇嫩的手在茶具上表演着优美的姿式,那讲解的声音柔和动听得磬人心脾。裘莘和林大夫都觉得好享受。姑娘泡好茶之后到一旁去弹古筝。

林大夫说道:“裘伯伯如此盛情款待,后生怎么承受得起。”

“林大夫太客气了,你对小女有再生之恩,我一直忙于厂里的事情,小女又忙于读书,还没有好好谢过呢。”

“您花钱,我治病,这是我的分内事。裘伯伯没必要再这么破费。”

“哪里哪里,能跟林大夫一起品茶,也是人生一大享受。”

“上次拾兔到我那里工作,我照顾不周,实在是不好意思,所以也一直不好意思来拜访您。”

“拾兔她自己学识太浅,又没有工作经验,保不住工作,跟林大夫无关。”裘莘说,“拾兔还在我面前说她工作的那几天你很照顾她,很对不住你的照顾呢。”

林大夫心想拾兔真是个善良的姑娘,万事只想着自己不好,没想着别人的不是。他转了个话题说:“您看到昨天的新民晚报了吗?”

“有人告诉我了。这孩子,做什么事情自己很有主意,我也是看了报纸才知道,她到现在也没有跟我说过。”

“拾兔真是个有才华的姑娘,我们容易坊不用她真是一大损失,我很看好她。”林大夫由衷地说。

“难得林大夫如此夸奖。”

“不怕裘伯伯见笑,我至今没有女朋友。”

“哦?林大夫如此才华,找一个姑娘应该不费吹飞之力。”

“我是自己不中意的绝对不会凑合呀。”

“那么林大夫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帮你留意留意?”裘莘说。

林大夫真想直接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但是怕遭到像拾兔一样的拒绝,没有勇气说出口,不过今天如果还不说,可能就没有机会了,他低头呡了好几口茶,思量得很周到了,抬头说道:“今天在裘伯伯面前我是无话不说,丝毫没有隐瞒,希望裘伯伯不要见笑。”

“怎么会呢,我非常地欣赏林大夫的学识和人品。”

“如果我说了裘伯伯千万不要见笑。”林大夫再次重申。

“没事,我没儿子,我都把你当半个儿子了。”裘莘满面微笑。

“我,我喜欢拾兔。”他终于说了出来,眼睛紧紧地盯着裘莘。

裘莘居然没有半点惊讶,毕竟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什么惊涛骇浪没见过。

“这是荣幸,对拾兔来说,真的是莫大的荣幸。”裘莘温和地说,“林大夫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喜欢一个人没有半点错,更何况拾兔没有你也没有今天,她应该报答你才是。”

“裘伯伯真的这么认为?以茶代酒敬您一杯。”林大夫举起双手捧起茶杯,一饮而尽,继续说,“我太高兴了。不知道裘伯伯能不能帮帮我忙让拾兔明白我的想法?”

“你帮我的忙,我当然也会帮你的忙。我年级大了,反应慢,现在想起来了,你早就说过我们迟早是一家人。我正好也有事求你帮忙呢。”裘莘趁机说出自己想弄一块地盖厂房的事。

“这事我一定会帮忙,但是结果怎么样我真的没有办法保证。”林大夫说。

“拾兔的事我也一定会帮忙,但是姑娘大了,自己的主意很大,我也没法保证结果。”裘莘针锋相对地说。

林大夫听出他的意思,说道:“裘伯伯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您放心。”

三天后林大夫打电话来,说事情搞定了,他堂兄答应给他一块地,条件是一定要把公司注册在闵行,公司的税收上缴到闵行税务部门。

这件事好办,他重新注册一家公司就是了。

没想到林大夫办事效率这么高,他答应林大夫的事情也不能食言呀。拾兔虽然比林大夫小16岁,找个年纪大的男人也没坏处,这样反倒会让着她宠着她。更何况林大夫现在是事业有成,有名望有地位,拾兔坐享其成,不用吃什么苦了,没什么不好。

他打电话给拾兔,希望拾兔周末能回来,拾兔说她已经跟人约好了准备去苏州玩,所以这个周末不回去。

“跟谁去玩?”裘莘紧张地问,他怕拾兔先一步有了男朋友。

“跟很多人,是学校导师组织的。”

“你不是跟男朋友去吧?”裘莘故意用开玩笑的口气问。

“没有,全是普通的朋友。”拾兔回答。

“如果你准备谈男朋友,事先一定要跟我说,爸爸有经验,可以给你先把把关。”裘莘说。

“我不会谈男朋友的,等有工作以后再说。”拾兔回答。

“那就好,你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钱够不够?不够的话爸爸让司机给你送过去。”裘莘说。

“够了,我有。”

“不要怕花钱,爸爸有的是。”裘莘说,“你下个周末一定要回来,爸爸很想看见你。”

“下周我要准备考试了,考试之前我都不回去。”拾兔说,“另外你不要给我送钱来,我还有很多,不够的时候我再跟您说。”拾兔说这话的意思其实是不想再问裘莘要钱,她准备多给普仁杂志社投稿,争取用稿费应付自己一个学期的生活费开支。

裘莘马上打电话给林大夫说拾兔4月份要考试,为了不影响她学习,准备等她考完了再安排他们见见面。

“我就怕拾兔被别的人抢走。”林大夫开玩笑地说。

“拾兔现在绝对不会自己去谈男朋友,你放心。她说在她有工作前不会谈男朋友的。”裘莘安慰林大夫。

“但愿如此。”林大夫还是有些不放心。

跟裘莘通话之前,拾兔其实还没有跟冬诚敲定去不去苏州,但是她已经决定去了,她准备积累一些写作的题材,苏州游记就是很不错的题材。

当她告诉冬诚她决定去的时候,冬诚非常高兴,说道:“礼拜天6点半的时候我会在你宿舍楼底下等你。”

拾兔预先在图书馆查阅了大量关于苏州的书籍,苏州的历史,苏州四大园林介绍等等。

苏州,东邻上海,濒临东海;西抱太湖,背靠无锡,隔湖遥望常州;北濒长江,与经济发达的南通隔江相望,南临浙江,与嘉兴接壤,所辖太湖水面紧邻湖州,东距上海市区81公里。是江苏省的东南门户,上海的咽喉,苏中和苏北通往浙江的必经之地。

苏州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被誉为“人间天堂”,“园林之城”。苏州素来以山水秀丽、园林典雅而闻名天下,有“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的美称,又因其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古城特色,而有“东方威尼斯”之称。

这是她去苏州之前对苏州的初步印象。

当时是3月下旬,正是桃花盛开之时,这时候去苏州当然是苏州园林最美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