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春,一去不回头

1

青春,一去不回头 伤海听风 2311 2011-11-21 13:19:08

  第一卷《少年情》

二十世纪的最末一段尾巴,秀丽恬然的山村风光,那正是何少安自以为辉煌人生即将开始的年头和地方。

那一年的夏天,天气异常干燥和闷热,村儿里的老少爷们儿一律无事可做,就在少安每天上学必经的那三棵大柏树下纳凉。

“少安!过来!”何猪儿照例扯着那把公鸭嗓子冲少安喊。少安拖着斌斌、小强几个哥们儿靠了过去,一边挽起袖子,双手叉腰并且怒目而视。

“说!你干啥砸老子屋里的玻璃?”何猪儿打着赤膊,只穿着巴掌大个内裤。他把肮脏的头发理了理,一把揪住了少安的胳膊。何少安的哥们儿一看不对劲撒腿就跑。

“个杂种!谁叫你偷我们家玉蛮(玉米),该着你!”少安吃痛,气急败坏地骂起来。何少安没有说错,猪儿还真就是个杂种,生下来就是,越长就越是。

那一年,何猪儿他爹在外地打工三年后回来,一眼瞧见了他婆娘隆起的肚子,把家里值钱的大件儿东西全砸了,朝猪儿母亲的肚子踢了几脚后拍屁股走了。何猪儿命大,愣是活着被生了下来。村儿里的人都说:这小子命硬,要么当个英雄,要么就是一坨臭狗屎。

何猪儿成为臭狗屎是注定的。他今年三十多岁了,讨了几个老婆全跑了。他白天游手好闲,晚上就到处顺东西。而且据他吹嘘有个致命的优点:不是“兔子不吃窝边草”么?他是兔子专吃窝边草!东家萝卜,西家白菜,但凡是个东西他都要。猪儿忌讳说那个“偷”字,据说是不雅,他喜欢把自己“上夜班”的那份辛苦工作总结为一个“顺”字,顺嘛,就是顺其自然,理所应当的意思。

他时常把少安他们几个堵在柏树地下“讲黄色”。少安不知道啥是“讲黄色”,这个新鲜词儿是江婶子历数猪儿罪状的时候红着脸说的。

猪儿一点儿也不介意少安骂他是杂种,他诡异而温柔的笑了一会儿,随后轻轻地脱下那双充满恶臭的烂布鞋,照着少安的屁股狠狠地抽打。少安卯足劲儿把屁股扭到一边,冲猪儿脸上吐口水,趁其没留神一溜烟跑掉了。

何少安没有径直回家,他此刻站在同大柏树树顶差不多高的石沿上嚎啕大哭。那是个自山腰突兀伸出的厚石板,因为样子像极了一张大肥舌,被人们亲切地称作“大舌石”,在整个村儿里都颇有名气。那时候,不单社长大人要在那里向全队发通告,下命令,但凡有哪个人家吃亏不平有了委屈,家里的婆娘们总会站在那块石沿上骂娘。因此全村老少在一天擦黑的时候总会侧耳倾听,这是一天劳作之余的保留节目,收听率百分之百。少安经常看到她们骂娘的情景:江婶子一般都叉着腰,强儿他妈一骂一鞠躬,成儿他妈总是杵着好粗一根木棍。但是少安比较过,还是他自己的妈嗓门儿最大,震撼力最强。

少安在这里哭着,他依旧习惯用黑乎乎的手背搓眼泪。每次哭完之后,都不知道是手弄脏了脸,还是脸弄脏了手,反正两者是愈增其黑。头发似乎永远是蓬乱的,上身不厌其烦地穿着那件黄色毛衣,下身是条深棕色裤子,光脚,脚丫子外黑里白,外糙里嫩,脚底板永远扎着几根倒刺,旧伤新伤周而复始。

少安在这里哭着,眼泪像断不了线的珠子,脏兮兮的小脸变得扭曲,引得右脸梆子上那个特立独行的疤痕也变了各种可爱的形状。这个疤可是大有来头。

那是三岁那年,少安去大伯家找大白(一只与少安性格相似、意气相投的白色土狗)玩耍。当时因为刚看了电视剧里侠客们纵马狂奔的场景,小小少安第一次生发了要纵横驰奔的英雄情结,于是趁大白背对他坐着的时候摸了上去。他果断坐在了大白的后背上,兴奋的不知所以,两只小手准确地抓紧了大白的两只耳朵,口中大呼:“驾!驾!驾……”。悲剧很快就发生了,由于大白承受不住这个胖小子的体重,根本实现不了少安向前狂奔的理想,少安只好腾出右手去拍大白的屁股,模拟侠客们鞭笞骏马的动作。可惜,只一瞬,大白吃痛,顺时针转过狗脸来,冲着少安光洁的小脸蛋儿恶狠狠咬了一口。当时少安有点懵,顾不上哭,一股暖暖的液体在他脸上肆意横流,顺着脖子流下去。少安低头看,红红的,粘稠的,感到好生纳闷。堂哥堂姐当场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幕,两声尖叫过后,手忙脚乱地扯出大团的卫生纸往少安脸上抻。那时的疼少安早无印象了,只记得他爸背着他狂奔去找医生时的强烈抖动感。缝了三针,可惜就此永久留下了疤痕。

少安在这里哭着,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记得同桌燕儿不理他的时候,他来这儿伤过神。但更多的时候是打架输了,被班主任揍了,让猪儿那孙子打了之类的原因。其实少安不止一次发誓再也不哭了,也不止一次赌咒发誓要报复他们。他自认为迟迟还未动手的原因,是时机尚不成熟,或者说找不着下手的好机会。

但是今天,少安终于下定决心——先收拾可恶的猪儿。这个家伙老偷东西,常常欺负小伙伴们,甚至在家里没男人的时候还要戏耍村儿里的女人。可是怎么办呢?除了经常收拾猪儿的大男人们以外,谁也不是猪儿的对手。少安想想猪儿那双黑乎乎的大手,再看看自己那双黑乎乎的小手,有些泄气。他抬头朝着大柏树望了一会儿,发现柏树下堆着的柴草离猪儿家房子一点也不远。少安想到一个好主意,他掰起手指头数了数,离自己十岁的生日还有七天。

“安娃!”少安妈那尖锐的喊声忽然传来,少安吓得一哆嗦,赶紧奔回家去。

在何少安朝家一路狂奔的时候,让我们来看看他生活的这片土地。

何少安的家乡真的很美。背靠着丛林茂密的南瓜山,脚底下蜿蜒着一条美丽的西河,向外连接着嘉陵江。西河之上有个升钟水库,被誉为川北的一颗明珠。这里山清水秀,景色怡人,朝有水鸟相鸣,暮有渔歌互答,有“川北江南”之美誉,得“中国西部最美渔村”之雅号。

然而少安每次听到家乡的赞美词都不以为然。少安从小学课本里知道:但凡风景如画的地方,总爱说民风如何如何淳朴。而少安绝不认为家乡的民风能用“淳朴”来形容,淳朴是老实巴交的意思。可家乡的人多么聪明啊!不止聪明,而且特别好战,三天一大骂五天一小打那是常事。应该说是“暴力”或者说“彪悍”。对,民风彪悍,这个词还准确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