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春,一去不回头

9

青春,一去不回头 伤海听风 3508 2011-11-21 13:19:08

  话说少安在新同学跳水之时的沉思,其实是想起了上学期的那次绯闻事件。

这是一个特殊的难得的美丽清晨,少安怀着安宁而又愉快的心情赶往学校。想起昨晚那么个难得的温馨的画面:少安爸妈居然在客厅里拥抱了,而且还恩恩爱爱、窃窃私语地聊了好几个钟头!他们共同回忆了年少时甜美的爱情、新婚时的琴瑟相合和少安出生时全家的惊喜。因为他们难得的如此“温柔无暴力”,还重重地提到父母对孩子的珍视,搞得少安甚至有些受宠若惊。所以呢,即使是匆忙的赶路,也影响不了少安今天愉快的情绪,这样的早晨真是美妙!

这个早晨的确是美妙的。远处青山如黛,重重叠叠,连绵起伏得像极了一排排温柔的波浪,在灰蒙蒙的天空下若隐若现。近处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两山之间仿佛插上了绚烂的花环:地里的油菜花儿此时开得正欢,大片大片的金黄,大滴大滴的嫩绿,引得蜂儿们晕头转向地四处奔忙……

再过一会儿就到学校了,燕儿还会穿着昨天那条漂亮的碎花布裙子来学校上课吗?少安正在迷迷糊糊地念想着,心里涌出股股崭新的甜蜜。可就在猴子坪的马路边,少安被突入眼帘的一幕惊呆了!在那些或大或小、奇形怪状的石头上,歪歪斜斜地写满了同一行字迹:“何少安爱楚燕”、“何少安爱楚燕”、“何少安爱楚燕”……

“吓,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句话?”少安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大口大口也还是喘不过气来。

谁知道的?谁发现的?一瞬间,少安的内心忍不住呼喊,他感到自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被粗暴地推到灯光下最亮最无法闪躲的位置,周围的一切都在凝视他!嘲笑他!连绵的青山,路旁的大石,枝头的鸟儿都在窃窃私语,都在笑话他。像他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爱迟到、爱偷懒、爱捉弄人的小破孩儿,居然有胆子喜欢一个美得像花一样的姑娘,岂不是可笑?

毫无疑问,是昨天放学后或者今天早晨,由那些无恶不作的混蛋们留下的!快乐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而愤怒,一瞬间攫取了他的大脑。是哪个狗娘养的写了这些!

又只过了那么短短的一瞬,少安便感到天旋地转,泪,无声的掉了下来。委屈,伤心,羞涩,种种复杂的感情很快取代了愤怒,狠狠的灌进少安的脑子里,让他头重脚轻,走路歪歪的。

是!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他生来遭遇过的最大的恶作剧。因为,这个恶作剧恰恰是如此的真实,打中了少安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少安的脸红了,是愤怒,更是羞恼。天,是谁如此残忍地揭开了一个小小少年的心事,那些苦涩而又甜蜜的心事,就这样赤luo裸地暴露给所有人知道!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推动少安朝石头扑了过去。

他抓起一块碎石,冲着那些“何少安爱楚燕儿”的字样疯了般地涂抹、破坏和遮盖,直到剩下最后一个,少安才犹豫着减缓了动作。他仔细地盯着那几个字看了一遍又一遍,读了一回又一回,抬起的手再不忍放下去,仿佛手下正涂抹、正破坏、正遮盖的不是别人的恶作剧,而是他自己,一个诚恳的真实的自己……

其实也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少安开始如此强烈地迷恋上他的同桌。也许是她对他的某一个甜甜的微笑,也许是她清脆如银铃样的说话声,也许是她第一次帮他抄作业时专注的神情,也或许什么也没有,她什么都不做就要去了少安的缕缕心魂。

有人问,第一次的爱情是怎样发生的?其实,第一次的爱情从来便是这样横冲直撞,你探寻到的只有爱与不爱这个结果,它的时间表即使世间最伟大的科学家也无从知晓。就是这么神奇。不管怎样,在小小少安的心里,在少安还根本不知道爱情为何物的年纪,有些东西开始播种下来。

读书的每一天,少安其实都很厌倦,谁叫他那么不喜欢读书呢。但去学校还是非常愉快的,因为去到那里,可以和楚燕儿呆在一块儿。在一个破旧的教室的某一个角落,并排挨放着少安和楚燕儿的书桌。虽然书桌的缝隙间不时会有一条白色醒目的三八线(那是他们吵架的时候硬画上去的),虽然楚燕儿从来没给过少安一句好的评价。可是,少安能让她笑,这是他内心里最自豪最有成就感的事。所以,逗她开心是少安每天唯一不变的功课。

可是今天,少安注定将一败涂地。

少安从后门摸进教室,尽量不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他来了!”

“他来了!”

一阵嘈杂的声音里,这样简短的三个字听来如此刺激。

教室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走进课桌,少安郝然发现:和他并排的,那张可爱的小桌子不见了,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那张。

正在少安举目四望,去寻楚燕儿的踪迹的时候,教室里密密麻麻的人群在窃窃私语,数十双眼睛从不同的方向盯向他,还有人甚至放肆地举起了手指。

完了!他本该知道,谣言的传播快得无与伦比。

“少安,有情况哦!哈哈哈!”

“少安,原来,原来啊,哈哈哈!”

“看不出来啊你,哈哈哈!”

“哈哈哈……”

少安意识有些模糊了,听不清是哪个龟孙子在笑他,或者根本就不止一个龟孙子。他没有力气去过问谁在嘲笑他了,也许他们的嘲笑并不那么重要。

他只是茫然而无助地搜寻那个身影,他最在意的身影。

他想知道她的感受,她知道那只是个恶作剧吗?她知道他和她一样委屈吗?

透过一排排打闹调笑的人群,终于在教室的最前排中间右侧发现了她,可不是她么?俯身趴在课桌上,额头轻埋,细细的肩膀轻轻抖动着,抽抽噎噎,原来已经哭的不成样子了。

少安本事想冲过去作解释的,他和她一样有着满腔的委屈,除了她,又还能向谁诉说去呢?

可是不必了,少安很快就会发现。

楚燕儿转过头来了。她显然知道少安已经来了。

满面泪痕,委委屈屈,眼神里柔弱而带着无穷的无奈的恨意。看着这样的一张脸,少安连心疼都不会了。他没有了任何办法。

忽然,楚燕儿扬起了白白的一只胳膊,手里握着碎石头。石头,又是石头,石头不大,伤不了人,却能伤心。

石头被扔了过来,少安本能的抬手挡住了头部。

一颗,两颗,三颗……

那是少安第一次见楚燕儿出手伤人,少安见过的暴力多了。但是少安从没有把暴力伤害和楚燕儿联系在一起过,更没有想到她第一次伤人居然是对着自己。在他的字典里,楚燕儿与暴力永不相干。可是,这一天,这一回,他的唯一的、温暖的、柔软的地方也终于被暴力洗礼,他精神世界里唯一一块安宁的净土也被炸成了灰烬。石头并不很大,伤不了人,但伤的了心。石头被一块块砸了过来,砸在身体上隐约有些疼,当时的少安丝毫不觉得疼,或者心里的疼掩盖了身体上的疼。他心里顿时没了主意,心慌意乱,他觉得这些被扔过来的未必是石头,或许是积攒几年的珍贵友谊、信任和靠近她亲近她的唯一机会。

绯闻事件过去后,楚燕儿至始至终都认为少安是始作俑者。在少安终于有机会向她作第一千遍无辜地解释之后,她依然坚信,吃亏受委屈的人只是她,少安分明是占了她的便宜。

谣言的特点不只是快,有时还有着特别顽强的生命力。“何少安爱楚燕儿”这件事,居然贯穿了少安的整个小学时代。

其实他不知道,对于十年后的自己来说,“小学”那两个字或许是多余的。

少安读六年级的时候,正好十一岁,那是男孩子思想开始变化的年纪。

晚上睡觉,少安早就是一个人了,独自一人在阁楼上。早在少安还和爸妈睡在楼下的时候,便对楼上充满了恐惧。因为楼上时常传来一个咕噜噜滚动的声音,爸爸就常常吓唬他说那是死人的头在阁楼地板上滚。阁楼是木制的,那个咕噜噜的东西,其实不过是长年放着的一个夜壶而已。那时候的少安并不信鬼,但是照例很怕黑。该死的阁楼上,居然连电灯都没有。少安晚上上去睡觉,都是箭步冲上楼梯,扑向床去,快速钻进被里,裹着头屏住呼吸,直到睡着。而在睡着前少安能干点什么呢?少安绝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他是在想楚燕儿。

白天和燕儿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事,燕儿又被他逗笑了几回,燕儿和哪个男生又开心地聊了什么,肖路今天回头看了楚燕儿几次等等,都是少安一天下来必须总结的内容。只要是关于楚燕儿的一切,和关于他和楚燕儿关系的任何东西他都极其敏感,这和我们对那个年纪男孩子大大咧咧毫无心机的模糊认识完全不一样。

每到晚上,他都会想她,尽管这让他感到有些羞耻。

那时候他最担心的事,是肖路和楚燕儿的关系究竟会好到怎样。他不止一次做梦,梦见他俩在一块儿开心的玩,没心没肺的笑,时而撩拨一下乱掉的发梢,互相搀扶,亲密无间的行来走去。而少安仿佛是个透明的人,就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可以看见他们的亲密。他们,却始终看不见他,或者是假装没有看见。

那时候他最大的梦想,是长大了可以依旧长久的和她呆在一起。哪怕叫他依旧呆在这个鬼地方上课也行,只要她和他一起。如果,能够结婚,能够像大人一样在一块儿过日子,那,那无法再想了,简直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

少安很自卑,幸福的自卑,自卑的幸福。他总是想到自己小孩子般的身体,又脏又破的衣服,老是会被人捉弄,打架也是十打九输。他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被楚燕儿看在眼里,即使她时常因为他的表演发笑,那不过是一种肤浅的笑,毫无内容的笑,甚至鄙夷的笑罢了,其他什么也证明不了。

可怜的少安,在这开始懂得感情的起航时刻,却实在没弄懂那个看起来足够简单的楚燕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