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春,一去不回头

10

青春,一去不回头 伤海听风 3717 2011-11-21 13:19:08

  在少安的整个小学时代里,有一样最为传奇的东西——他的学习成绩。少安在班里年龄最小,这也不是因为他天生聪明好学,实在是出于无奈。他四岁半读幼儿园,本来是准备六岁读一年级的。可不幸的事,如果等到六岁,他的班主任老师将轮到伟大的何宗昌老先生。这老家伙虽号称是何家的道德权威,其实胸中的墨水很是有限。教书尤其不在行,被人背后戏称为老“瘟猪子”。奠定他这名声的是那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传闻:据说他以前班上的学生,语文成绩基本考不过30分,数学成绩则是个位数,考鸭蛋的人也不是没有。

少安他爸一听说未来教他儿子的是这瘟猪子,立刻不愿意了,后来干脆一狠心,提前结束少安的幼儿园生涯,以便赶上杨刚龙的那一届学生。就这样,少安以5岁高龄跨入了一年级的行列。小时候的孩子一年一个样儿,年纪小的他明显比别人小一号,这也是他打架老输的客观原因。

刚开始去杨刚龙班的时候,杨班是一百个不愿意。为啥?因为其他孩子都稍稍懂点事了,至少知道上课不可以说话。可那时候少安他懂个屁呀!永远挂着一坨绿鼻涕,小脸永远没个干净的时候,傻乎乎冲谁都笑。最关键的是,因为幼儿园才上半年就撤了,基础极其不扎实,一年级的课他听不懂。

这下好了,少安成了班里事实上的编外人员,坐在教室的最后排。杨班特许他可以不交作业,可以不听讲,只要他不毁了整个课堂就行。

至于考试,那成了少安肉体痛苦的根源——不知道为它挨了多少次打。没办法,听不懂,学不会,成绩总是稳定在二三十分,远远掉到了全班的后边。那的确是肉体的痛苦,但绝不是精神上的,我们的小少安从小就超乎寻常的淡定。他压根儿没有多少天生的羞耻心,从来没觉得自己成绩差有什么不好,反正他学不会和其他同学作比较。可见,没有比较,常常会使人拥有幸福感,一旦处处和别人较劲了,快乐也就少了许多。

就这样一直到三年级,来了那个穿碎花裙子的小女孩儿,那个用漂亮圆珠笔,说话带着好听腔调的楚燕儿。少安的注意力,终于从他自得其乐的世界里出来了。他对她的一切都感到惊奇,仿佛她是个天外来客。要是他的知识范围再大些的话,称作九天仙女也不为过。

在见到这个女孩儿之前,少安对于男女之别完全没有概念。一样脏脏的衣服,一样的顽皮打闹,身体结构也没有什么不同。在小少安眼里,穿的干干净净是大人不得不承担的义务,小孩子才有资格随意点。而这个女孩,竟然打破了他的这一论断,因此吃惊也就不奇怪了。从那以后,他开始觉得,女孩儿天生是要比男孩儿高级的物种吧,至少她们更爱干净些。

少安人生中人际交往上迈出的第一步——向一个陌生女孩靠近,简直可算是个里程碑!他总是借些不经意的机会和她搭话,比如故意碰掉她桌上的铅笔,然后以雷霆万钧之势抢过去捡起来,还非交到她人手上。他等她说那声谢谢,然后强压着激动的心淡淡说一句:“莫得事”。

可惜呢,小女孩自有一个谈笑的圈子——她们楚家山同社的其他学生,对他始终没什么影响。那时候楚燕儿还没跟少安做同桌,少安便时常巴望着。那时候小男孩的心,自然没有男女之情,只是纯纯的觉着喜欢,想要和她一起学习一起玩。

终于,三年级下学期开学调座位,楚燕儿调到少安旁边做同桌了。这于少安无疑是天上掉了馅饼,狂喜难以自禁。于是,他开始了自己搞笑生涯,吹牛、扮相、打闹等样样活动少安都来,他常常不惜以毁容和毁荣的代价,只为博楚燕儿一笑。仿佛她一笑,世界就立刻告别寒冬,走进了温润如酥的春天。

可惜,春天过去,少安的冬天还是会来。

“艳艳,你上学期数学考多少来着?”肖路照例一股亲密的腔调。

“八十一分,嘿嘿!你呢,路路?”楚燕儿一听成绩便来了精神,眼角带着难掩的笑意。

“我八十三,呵呵,跟你差不多哈!”肖路谦虚中透着一丝得意。

“上次没考好,我还可以更高些!下次超过你,哼哼!”楚燕儿假装赌气似地说道。

“少安,你考了多少呢?”楚燕儿忽然扭头向听得发呆的少安问道。

“他呀!小屁孩一个,才三十多分,被他爸打得那个叫惨呐!”成儿抢在少安前边畅所欲言,一副非常了解少安的表情。

“啊?你爸爸怎么打你呀,打屁股吗?疼不疼呀?”楚燕儿好奇中带着点兴奋。

“没,没,那也不算,我常常挨打的,也为别的事!”少安小脸有些发烧,第一次因为成绩而尴尬。

“打得很厉害,屁股都开花儿了,我们那里人都观看啦!”成儿俨然成了少安的代言人。

‘真的啊,我要看,我要看,嘻嘻!”楚燕儿嚷嚷起来,拉着少安的衣襟,丝毫没觉察到小小少安变了的脸色。

少安的确生气了,他厌恶地看了成儿一眼。这个平日一起偷黄瓜摘杏子的好伙伴,丝毫没给他台阶下。

少安的脸烧的愈发厉害了,他冷着脸一言不发,蓦地起身跑出了教室。

楚燕儿愣了一愣,似乎全然没想到会这样,少安一直是很皮很闹的人啊?

她想不通,少安也一样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跑。

少安向来是不在乎这些的,即使被爸妈打,也向来是无所谓的。在他眼里,学习成绩根本不算个玩意儿!可是,今天他第一次感觉到羞辱,尤其是楚燕儿嚷嚷要看他屁股怎样开花的时候,他的身体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愤怒,连他自己都意外极了,哪里来的这样一股倔劲儿。

不管怎样,从那一刻起,少安的自尊心有史以来第一次升起,一升起来竟就如此强烈!他恨不能把成儿胖揍一顿,又可惜并无多少胜算。

可怜一身怨气无处宣泄,又不忍得罪楚燕儿,只好自己闷着生气,一句话不讲。没有了少安的参与,楚燕儿坐的地方,自然全没了往日的热闹。

这时候,楚燕儿似乎看着少安,竟也有了一丝落寞。

少安整整想了几天,才郝然醒悟过来,楚燕儿这丫头虽是特别,有一样却不免俗,就是很喜欢和别人比较学习成绩,对于成绩好些的男生似乎给的笑容都要多一点。少安本来天生厌恶这种认识,时常故意作对,本来基础不好,还偏偏不肯认真。可自从知道楚燕儿在乎这个,而且比一般人还要在乎时,少安的信念动摇了,他的心开始叛变原来的阵营。

那时候三年级,好好学习这件事,对少安来说绝称不上是勤勉好学,说是赌气要准确多了。

可惜,少安底子的确太薄,三年级下学期的考试依然没过及格线,依然挨了一顿好打。

自那以后,少安虽然依旧顽皮,依旧干那些从前的坏事,但对于学习,态度似乎改变了许多。此外,他渐渐能够听懂杨班的课了,尤其是数学,让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兴趣,有时候他居然会为了计算某一道例题放弃课间休息。

但在他以全班前三名的成绩一鸣惊人之前,少安依旧潜伏在那些学习散漫成绩潦倒的人群中,依旧常常被人鄙视或者忽略。少安不再像从前那样局促了,他渐渐产生一股强大的信心:他可以比班里任何一个人更出色!但是这种信心是万不敢表现出来的,否则不被人笑死才怪。

那是五年级上学期的期末考,少安一举拿下全班第二名,分数与第一名的方文十分接近。楚燕儿得了第三,分数也只比少安低两分而已。这下少安在班里可引发了不小的轰动,但他保持了一贯的假装淡定,若无其事地行走在议论他的人群之中。

后来,上边说要奖励成绩优秀的学生,现金。第一名100块,第二名80块,第三名60块。这就更不得了了,在那个物质贫瘠的小山村,这么多钱实在算是不小的一笔。大家的惊叹更是演变成活生生的嫉妒,看他们前三名的眼神,都像是盯着百元大钞一般。

“少安,凭什么你的奖励要比我多?”楚燕儿揣着兜,漂亮的马尾斜挨着门边。

“啊?这个,差不多吧!”少安看着楚燕儿假装赌气的样子,有些羞涩。

“哼哼哼,本来就差不多,我就比你低了那么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楚燕儿甚至感到委屈起来,嘟起了可爱的嘴角。

“嘿嘿,是,是,本来咱俩都一样好呗!”少安想要拉拢她。

“谁跟你好呀?哼!”楚燕儿仿佛听岔了这样一句热心的话,红着脸走开了。

少安很高兴,同学们都开始注意到他的存在,杨班对他说话的语气似乎也温柔了一些。少安永远都记得杨班在他《小学生素质报告册》上的评语:“虽然他有时淘气,不听讲,上学爱迟到,成绩也并不稳定,但仍然是这个山村唯一有希望的学生。”即使是过了很多年,少安进了重点高中、名牌大学,少安都没有忘记那句评语,忘记那句评语里催人奋进的力量。

少安很高兴,爸爸妈妈早把他“金榜题名”的消息放满了整个小山村,在人前人后大大骄傲了一回,扬眉吐气了一回。族人们自然又把少安狠狠夸赞了一遍。曾今,他因为“德”被表扬,现在又因为“才”被夸赞,他的虚荣心,以及随同而来的压力都到达了人生从未有过的高度。

少安很高兴,他在楚燕儿面前的卑微、羞惭、小心翼翼和担惊受怕统统减轻了不少。曾今的楚燕儿会常常对他微笑,但也许仅仅是因为他的顽皮、他的搞笑表演。而现在,虽然她时常把他当做可恶的竞争对手,事实上却和他更亲近了,连看他的眼神都多了一丝微妙的感觉。那种微妙的感觉,应当是一种认真的尊重吧,它使少安感到了价值,感到了受人钦佩的满足感。

或许少安并不明白,当年那一次考试小小的成功,会给他的一生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短时间内看不出来,在成长中的若干年中,它会演变成一种强烈而持久的上进心,一种永不服输的精神,推动着他一步步向高处行去。人们常常怀疑,正面教育对于孩子的意义究竟有多大。事实上,对于小孩子来说,一句简单的赞扬,或者一次小小的成功,对于孩子内心的激荡,并不亚于长大后成千上万赚进的钱、官场平步青云的升迁或者科学家一个动魄惊心的发现。而棍棒教育呢,它又有何意义?这实在是个难以想清楚的问题。

少安余下的小学生涯,因为成绩优异带来的一切,从此迈进了一种新的感觉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