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春,一去不回头

5

青春,一去不回头 伤海听风 2048 2011-11-21 13:19:08

  “啊!啊……”一连串凄厉的惨叫声把所有人都惊呆了。少安定睛一看,冯瘦子捂着自己的右手使劲儿的摔打着,旋即滚到了地上。“出事了!完了!”少安估计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估计的没错,冯瘦子的大拇指被合上的门压上了,肉压得模模糊糊,血流的到处都是,从来没见过的凌乱的血迹。

不知道赤脚医生杨光华什么时候来的,不知道冯瘦子怎么被抬到教室隔壁的房间,人群向少安围拢来又散去,模糊的不成样子。隔壁房间里冯瘦子的叫声时断时续,但每喊一声都让少安冒一层冷汗。少安的心乱极了,不知何时他的上身竟然全被汗水打湿。他想起杨刚龙扬起的大手,老妈挥舞大棍的冷漠神情……

“杨老师回来了!”有人喊了一声,少安终于有些清醒。杨刚龙闯进教室,看了看少安又出了去,再回来,到少安面前站定。少安抬起了头,向杨班投去迷茫无助,而又充满希望的眼神。他多希望他能帮帮他,哪怕只是拍拍肩膀。“啪!”杨刚龙冷哼一声,狠狠给了少安一记耳光。少安差点站立不住,他往教室角落里挪了挪,低下头去,陷入了比之前更迷茫更无助的深渊里去了。

也不知道这样站立了多久,杨班终于走回来对他讲:“马上回去,叫大人过来交医药费!”少安得到指令,抬脚便走,踉踉跄跄几欲摔倒。少安只是模糊地记得,同学们奇怪的看一看他,又笑闹着,兴奋着去看瘦子了。好哥们儿斌斌不知道为什么,离少安站的老远老远。

教室门外,少安看见一个阿婆,目光里满是温情。他认识她,冯瘦子的奶奶。奶奶摸着少安的脸喃喃:“不怕哈,娃娃,不关事的!”少安忽然感到全身涌过一阵浓浓的暖意,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害怕、委屈、担心,迷茫而不知所措。

可少安怎么敢回去呢?这一条曾今无数次欢快行去的归家之路,此刻竟是山水迢迢,一重一重又一重。要是妈妈知道他闯下这么大的祸,会发疯到什么样的地步?冯瘦子会不会死掉?妈妈会不会把自己打死给他偿命呢?

少安一步挨一步,往家的方向靠过去。走到大柏树下,少安远远看见老妈从坡上走下来。

“妈!”少安使劲的大喊了一声。

“咋了?出啥子事了?”少安妈一脸的疑惑,似是隐约感到了什么。

“我,我,我把冯小兵的手指压断了!”

“啥?啥!”少安妈气噎喉堵,毫无意外地大骂了一通,眼神里有些惊恐。

这时的少安,心里却忽然安定了。母亲的骂声不再像从前听来那么刺耳,反而让他找到一种依赖。他知道妈虽然凶,闹出了事总归还是管他的。打也行,骂也罢,只要她管他就好。

事情的最终结果是:冯瘦子的拇指并无大碍,只是要有几个星期不能写字(有些人都开始嫉妒他了)。少安家赔了55块的医药费。经此一役,少安在教室里常常感到冷,奇怪的冷。他其实并没有一个朋友。其实并没有一个人真的了解他,或者喜欢他。少安就是这么想的。

闲耍的时候,少安不再吹牛了,也照例不玩那些经久不衰的常规游戏。他开始思考,胡乱而没有方向的思考。

我是谁?

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在干嘛?

为什么总有人可爱,也有人可恶?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觉得?

少安就这样一个人走着一条孤单的路,没有同伴没有朋友,也没人欣赏,没人喜欢。他时常表现出一个孤僻的样子,谁也不理,尽管其实他是个爱笑爱闹的小男孩儿。少安也并不讨厌他的同学们,他只是怀疑为什么这些人都不喜欢他,为什么每次出事都没人帮一帮他,哪怕一句关心的话,一个温暖的眼神。没有,都没有。在这些人中间,唯有楚燕儿和别人不同,让他想起来就会很温暖。

转眼之间,少安的生日到了。可是亲爱的读者,你以为一个农村的十岁小男孩儿会怎样过生日呢?在这之前,少安都不知道生日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时间是母亲告诉他的,她反复强调当时生他有多么多么的痛苦。

这天一大早,少安爸妈要去西河赶集,给车买一桶机油,给少安奶奶带点止疼药,顺便买些菜回来。少安妈怕他缠着要去,提早就哄他说,这是给你准备一顿饭,庆祝你的生日。按说小寿星今天应该身着“盛装”去赶场的,或者至少穿的干净些。事实上他依旧和往常一样的脏,脖子上、脸上满是黑黑的一层锅灰,上身厚厚的毛衣上到处是碎木屑,一条单薄的黄色长裤破了好几个洞,袜子也没有。这不奇怪,穿袜子和刷牙一直被少安误认为是大人才会去做的事,小孩子是不必要的。若干年后长大的他,会发现现在这个想法有多可耻亦复可笑。

少安爸妈坐着那辆“建设”牌摩托车才走没多久,少安便郝然发现:老爸打机油的塑胶桶忘带了。奶奶果断地指挥他:赶紧抄小路把桶送过去,兴许能赶上你爸的车。

少安发挥了山里孩子能跑的特性,撒开步子狂奔下山,可还是晚了点,少安家的摩托已经过堰塘那边去了,怎么叫也是叫不答应的。于是,他只好垂头往回走,一直走到大柏树下的坟堆旁边,才坐下休息。

“咦?一堆柴禾?”少安一眼瞥见了中间那颗大柏树下堆围着的那一树柴,想起了几天前被猪儿欺负后那个隐秘而模糊的计划。江婶说猪儿这两天老不见人,兴许到外地顺东西去了。猪儿家的房子就在大柏树下不远处,要是把大树烧着了,会不会把猪儿的房子烧掉呢?

少安利用自己有限的数学知识测算了一下,觉得没什么希望,最多只能吓一吓他。他有些惋惜,觉得一个很好的机会又没有了。摸摸裤袋,竟然发现一盒火柴,对了,早上烧饭的时候装兜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