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春,一去不回头

7

青春,一去不回头 伤海听风 2561 2011-11-21 13:19:08

  又一个美妙的清晨,少安一路小跑着奔向学校。他从南瓜山腰一路跑下去,发现所有上学的同伴都走了。他急急地顺着堰塘堤坝走过去,爬上对面的山,绕过猴子坪那一段公路,学校便在眼前了。少安一边跑,一边想着昨天和楚燕儿闲扯的情形。

到了教室,楚燕儿早到了。虽然,楚家山离学校的路要比少安的路程远很多,但楚燕儿几乎永远比少安要早。这很让少安敬佩,但少安从不对自己踩点到校的行为有一丝丝的惭愧。

“少安,你的作业本子脏死了!”楚燕儿又开始了一天的“数落”。

“哪里脏了?这么干净好不好,瞧瞧,都可以用舔的!”少安有力的反驳着,并且真的伸出了舌头,瞄准了那个全班最肮脏的本子。

“你舔,你舔,舔给我看看!”楚燕儿才不信呢,她再一次跟少安较量上了。

少安的勇气瞬间爆发,他把本子压在桌子上,伸出舌头在本子上来回拖动,脸上居然还露出一阵陶醉的表情。横着一遍,竖着一遍,口水在原本泛黄的纸上到处粘附,亮晶晶地发光。

“咦……好恶心啊你!”楚燕儿笑着离开老远,拉旁边的人看他。

“你看你的舌头,都变成黑的了!”楚燕儿伸手打趣他,却假装一副很关心的表情。

“哪有哪有?我说干净吧?“少安润了润舌头,再吐给她看。

“啊!你把墨吃下去了?那么脏!”楚燕儿再一次惊恐。

少安洋洋得意,自吹自擂地说:“像我们这种爱学习的好孩子,吃墨跟吃饼都是一样香的哦!”

“啧啧!”楚燕儿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她又一次相信,这个恶心的坏蛋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借你墨水用一下!”坐在前边的成儿回过头来,对楚燕儿说。

“不借!”,少安抢先说道,“你没见她墨水就那么一点点了?”

“关你什么事啊?我又没问你!”成儿有点生气。

“呃,你用的是蓝黑墨水,她是纯蓝的,混用会堵笔好不好?”少安进一步解释道,心里为自己的唐突有点发虚。

“你真是屁事多!我偏要借!”成儿感觉很尴尬,不觉便用愤怒来掩饰。他伸手便来拿楚燕桌上的墨水瓶。少安也有点下不了台,沉着脸去按他的手,几经抓扯,没盖好盖子的墨水瓶居然卸了洪,从少安的脸上泼了下来,一直到胸前,腿上。

楚燕儿一声尖叫,战争形势一触即发。可惜了,大家本以为有好戏看的,忽然传来的上课钟声阻止了一切。

整个上课期间,少安极度难熬,他一边用肮脏的作业纸揩拭着,一边低低埋着头,不让别人看到他那洒满墨水的大花脸。至于脸上究竟花到什么样子了,少安虽然看不见,但他从楚燕儿吃吃的笑声中感受得到。楚燕儿太坏了!她就那么笑了整整一节课,笑到身子软了,笑到一点劲儿都没有了。她就那么趴在桌子上,小小肩膀轻轻抖动着,脸侧过来欣赏着少安。少安看着那张夜夜入梦的、清纯的、可爱的脸庞一直对着自己,脸有点发烧。

终于挨到下课,少安也没心思找成儿算账了。他赶紧跑去操场右下侧的小溪边洗了脸。衣服上的大滩墨迹,晚上回去该怎么解释呢?少安有点紧张。

回到教室,楚燕儿笑他没洗干净。她在少安脸上到处指点,少安依据她的指挥进一步清理了自己的脸。

这段时间,少安跟楚燕儿她们一样,中午在学校厨房蒸饭吃。可惜,少安带的“装备”实在太寒酸了。少安妈给他一个盅,一小疙瘩米,几根用塑料袋封着的豇豆泡菜。而那个时候,楚燕儿她们长期在校蒸饭的同学总是会带一大玻璃瓶的炒菜,里边夹杂了好多瘦肉,看起来香香的。斌儿、成儿他们虽然也没带什么菜,但都会跑过去接受别人的一点馈赠,甚至管别人要一点。少安脸皮儿薄,总是一个人端了饭躲到角落里。可怜的几根豇豆哪里够吃啊,就算是米饭也很不够。更让少安好笑的是,少安妈连筷子都不给他拿,让他摘黄荆棍子凑合用,说是怕筷子丢了。

这一个可怜的乡间少年,依然记得那次春游的时候,别人家孩子都能得到几块钱买些零食,而少安只得到一小袋米,连餐具都没有。在那个人人欢呼雀跃的一天里,少安只吃了一块半生不熟又烫嘴的饭团,而且是放在肮脏的手里吃下去的。但那忍饥挨饿的感觉还不算可怕,真正的可怕是精神上遭受的奚落和同情:小梅姐让强儿分点零食给少安,小强不情愿的说:“他可以自己买的嘛!”那一回,心里的局促不安和羞愧让少安永难忘怀。即使在长大后的若干年里,少安仍在责怪那时的母亲太不会照顾自己了。他想,等到他将来做了家长,一定不会让孩子受这些本不必要的委屈。其实孩子小的时候,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但小小心子又是多么敏感,多么需要无微不至的疼爱啊!

中午的时候,少安和全班同学一起在教室午睡。可他哪里睡得着啊,趴在桌上一点都不老实,捉弄楚燕儿,当然也时刻准备着楚燕儿无情的还击。

“咦?你看那是什么?”楚燕儿忽然直起身子,惊讶地说道。

少安很少见到燕儿这么看东西着迷的样子,于是赶紧凑了上去。

“哇!”少安不觉叫出了声,郝然见到:前边女同学沈红梅的头上,一只虱子在快速爬动。

少安他们惊奇得不得了,惊喜得不得了。他们可怜的同桌此时还在酣甜的睡着,而这对快乐的小冤家还在欣赏这样一幅景象。

少安忍不住找来一只细点的笔管,伸长脖子去触碰那只虱子。虱子受到了惊吓,迅速隐没到头发里边去了。楚燕儿伸手打了少安一下,警告他不要把人家吵醒了。少安哪里肯听呢?他正陶醉在这场人虫大战之中呢!

千不该万不该,这时有个身影忽然出现了。楚燕儿眼尖,一眼瞧出是睡眼惺忪而依旧凶神恶煞的杨班,充分发挥自己灵活的优势,迅速埋头装睡了。而我们可怜的少安同学就倒霉了,杨班只一个恶狠狠的表情,就做出了叫他靠墙罚站的裁决。少安那个无辜啊,他扭头发现楚燕儿死死地趴着,仿佛已经沉睡了几百上千年。他委屈地指了指楚燕儿,说不出话来。杨刚龙早失了耐心,顺手抓起了他的另一利器——黑板擦。少安迅速妥协了,像泄了气的皮球。他乖乖站到了墙角,眼睛却直盯着楚燕儿的方向。楚燕儿压抑的偷偷笑着,一边拿半边眼睛偷偷看他。他们俩,一个脸上写满了愤怒委屈加不公平,一个幸灾乐祸加洋洋得意。就那么对峙着,让昏昏欲睡的教室增加了一些生气。

楚燕儿装睡的姿势太老套了,或许没人比少安更了解。她真睡的时候头总是习惯歪着,露出半边俏丽的脸蛋儿,小嘴嘟嘟的,呼吸柔软而且均匀(在少安长大后知道的词汇里,那可以恰当地称作“吐气如兰”)。然而装睡的时候,背总是微微弓起来,头却正正地向下埋去,把脸藏得很深。少安并不是小气的人,他只是想不通,为什么每次楚燕儿和他一块儿干了坏事,最后被抓了现行的都是他。甚至少安作证要检举她的时候,杨班完全不信,让她逃之夭夭。最可气的是,楚燕儿每次逃掉后,还要得意忘形地打趣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