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春,一去不回头

8

青春,一去不回头 伤海听风 2448 2011-11-21 13:19:08

  少安很喜欢捉弄楚燕儿,只要有整她的机会,便会遵守“三从”原则:从不放过,从不手软,从不心疼。可天知道少安心里究竟怎么想的,仿佛前世结下了梁子,处处都要为敌。这不,正当少安无所事事的时候,机会就来了。

楚燕儿、楚娟和新转到班上来的梁建江吵起来了。本来,那个家伙少安是很看不惯的,在他们吵架的时候应该毫无疑问站到燕儿这边。可是少安转念一想,不如让那家伙跟燕儿她们对付对付,他很想看看燕儿哭起来是个什么样子。少安丝毫没觉得这个想法有多变态,因为他见过她生气,见过她开心,就是很少见她在公众场合哭兮兮的傻样儿。

可惜了,梁建江这个男生的战斗力还不到少安的一半,完全不是楚燕儿和楚娟“双楚合璧”的对手,在骂战中迅速败下阵来。少安兴趣索然了,以为又得被迫欣赏楚燕儿乘胜追击的得意场景。

“妈的,信不信我死给你们看!”新同学忽然晴天霹雳地发起了绝地反击。

少安微微吃了一惊,“双楚合璧”则被唬了一大跳,全班看热闹的人群都愣住了。他们从不曾想到一个小学生能说出这样的狠话来,或许是地方差异吧,梁建江本就来自隔了好几个山头的另一个山村。

“死呀!死呀!死给我们看看!”“双楚”虽被吓了一跳,但嘴上依旧不饶人,且反应极快。

“老子跳堰塘去!”梁建江双目圆睁,忽然中邪似地全身抽动起来。随后,他转身便跑,出了教室门拐左,直奔何家堰塘的方向跑去。

这一下子大家才反应过来,那家伙不是开玩笑。就在梁建江冲出去没多久,反应过来的一众男生们也撒腿追了出去。楚燕儿她们唬得花容失色,也赶紧跟了去。这个当口儿,少安坐在原来看热闹的地方动都没动。

少安没动,因为他有气。你个梁建江发什么神经?谁会相信你真会玩儿命去?不过是吓唬女生捉弄女生的把戏而已,装蒜谁不会啊,玩得有模有样了还!

少安生气,其实是生楚燕儿的气。他用自己冒险的“壮举”吓唬楚燕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她就从来没那么紧张过,凭什么一个新同学就让她紧张成这样,难道在她心里自己还没那个家伙的命值钱些?一瞬间,他又记起上个学期那个“何少安爱楚燕儿”的“石头”绯闻,陷入了沉思之中。

少安的幻想暂且按下不说,先讲梁建江跳水那个下午。

梁建江果真是气发了疯,快速绕过猴子坪,冲着堰塘狂奔而去。后边的男生有快有慢,战线拉得极长,整条公路上都是学生在跑,把个堰塘对岸赶牛喂水的何家乡亲们惊讶得一个个张大了嘴巴。

刚好,或者说差一点点,梁建江到了水边,回头看了眼渐渐靠近他的同学,纵身一跃落入塘中。可惜跳得不远,所跳位置正好是少安常常玩着钓小鱼的浅滩。

“抓住他的衣领!”

“别让他鼻子进水”

“再来个人抬腿啊!”

……

几个胆子大些的男同学把他揪了起来,赶紧抬到岸上。彼时的新同学呼吸虽有,却已是神志不清。楚燕儿和楚娟的“双楚”再也无力“合璧”了,两个女孩子蹲在梁建江身旁,抽抽噎噎地哭着。彼时已近黄昏,牛归圈、人着家,晚风轻拂起她们秀美的发梢,露出杏雨梨花般水汪汪的眼睛和嘟嘟可爱的嘴角。在那本该安宁的时刻,这一群突遭意外的乡村学生仍急得焦头烂额。

不一会儿,杨班风风火火地赶来了,一边指挥人将他抬回学校,一边打电话请了赤脚医生楚光华过来。

“怎么回事?”杨班语气平静,却依旧杀气重重。

楚燕儿她们自是不敢说话,但因为害怕,眼泪扑簌簌地直掉。离杨班比较近的同学,简短地汇报了大体情况,其中自然提到楚燕儿她们吵架的事。

少安因为个头小,呆在墙角挤不过去,只好就近爬上一张桌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楚燕儿。这时候,燕儿的眼泪算是看的清清楚楚了。没错,楚燕儿哭兮兮的样子,梨花带雨,愈加衬出那份少女独有的清纯味道。

可少安以为自己会有的惊艳情绪全然没有了,相反,他心里甚至有点酸酸的发毛。他不知道火爆的杨班会拿燕儿怎样?他会打她吗?要是老师打她,他要不要冲过去挡一挡?不,不,少安一定是不敢的,他对杨班相当畏惧。少安有些担心,虽然从前楚燕儿逃脱惩罚的时候,少安都气愤委屈的要死,但现在,他那小男孩的心理变得不像往常了,眼里也不再是恶作剧时的嚣张,而是换成了一份只会在每夜入睡前出现的温柔的神情。可惜这个时候,楚燕儿没有精力转过头看看少安。要是她那时看一眼,读懂他眼里淡淡的心疼,也许往后的十多年里,他们就不会出现哪些本不该发生的误会、伤害和被伤害。

楚医生虽为赤脚,其医术之高明,方圆几个乡村无人不尊崇信奉。他只是随便地看了看,结论就出来了。

“他是中邪了!”赤脚以不容质疑的口吻说道。

“啊?那你看这个,可是得怎么办才好?”一向趾高气扬的杨班显得手足无措,眼睛里散发出求助的光来。

“不妨事!扎几针就该醒了!”赤脚果断拿出了一个极为少见的黑皮小盒,用那双农活里练出的粗糙大手取出几根极细极长的银针来,照着梁建江全身几处穴位扎了下去。

在这段时间里,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少安挤在人群里探头张望着。

一点点淤血,缓缓流了出来,还不待旁边的人揩拭,梁建江睁开了眼睛,奇怪的看着围在旁边的人群,一问三不知。

“难为你了哈!你看天都黑了我还叫你来……”杨班终于松了一口气,忙着向赤脚道谢。

“你们两个,立刻去煮稀饭!”

“电饭锅在厨房里间屋里!”杨班没功夫骂这两个肇事的女学生,便指示她们去做补救工作了。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虚惊一场,所有人开始安慰楚燕儿她们。楚燕儿擦拭着泪水,倾诉着刚才的自己有多害怕,同时向追去救人的同学们道着谢。

并不是所有人都在安慰楚燕儿,至少少安没有。他一见事情过去,立刻恢复了幸灾乐祸的,混小子的神情。只见他在桌上时而站立,时而坐下,眼里心里都满是欢喜,还指着楚燕儿哭兮兮的傻样儿嘲笑个不停。楚燕儿本来都好了,见少安还在打趣他,又忍不住猫了几颗清泪。

“还哭啥呀?都没事了。”又有好心同学劝楚燕儿道。

“可是你看少安,你们看少安嘛,他,他还在那里笑人家,呜呜……”楚燕儿似怒含嗔地向别人辩解,终于促使同学们给了少安一个冷冷的眼色,尽管那些眼色是那样的无可奈何。

终究,少安恢复得一如往常,在楚燕儿眼里依旧是死皮白赖最不要脸最没同情心的浑小子,只是变得更加的浑,更加的可气了。即使多年以后,老同学猝然相聚,楚燕儿依旧对他当时的无动于衷和嘲笑耿耿于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