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春,一去不回头

4

青春,一去不回头 伤海听风 2050 2011-11-21 13:19:08

  又一个美妙的清晨,南瓜山顶依旧烟雾飘邈。何少安照例踏着八点十五的上课铃声冲进教室。

“何少安!你他妈在家炖牛皮啊?”班主任杨刚龙厉声喝到。少安镇定地放下书包,乖乖站好,脑子里正飞速地编造今天差点迟到的理由。

“唰!”少安还没摸清情况,便看见一块白色团状物径直飞来,赶紧躲闪,可惜还是被打中了耳朵。没错,正是那本熟悉的数学教案。杨刚龙人如其名,脾气火爆,但凡在他班上待过的,要么被骂哭过,要么就被海扁过。骂算是温柔的,杨班仅对女生开骂。男同志嘛,肯定是打的,只是选择拳或脚的问题,暗器或者明棍的区别。

说到这,你还真别怨老师暴力。毕竟是城里待过的师范生,杨班呆在这个穷山沟,带个五年级,确实有点憋屈,更何况这里的学生被打被骂家长们是喜闻乐见的,他们的信条是:棍棒底下出人才,不打不骂不成器。

“今天老师有事啊,大家自习,把多音字表抄十遍!”班主任杨刚龙面色冷峻,浓密的胡须长成夸张的造型,像是随时要变作飞针发射出去一样。

杨刚龙刚出校门,教室里立马炸开了锅,吹牛皮讲故事的、下五子棋的、玩石子儿、扇烟盒儿的、跳绳的等等,全都摆开了架势,像是提前约好的一样,出动的速度绝对可以让雪豹突击队汗颜。

少安没有加入他们。他在游戏方面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那时候,穷山沟里的学校根本就没有高端的娱乐设施,什么篮球、足球、羽毛球别说玩了,连见都没见过。贪玩的孩童们都喜欢扇烟盒,打面包,滚铁环。可是就这几样,少安没有哪一样是得心应手的。少安天天蹲在父亲旁边饶有兴致地看他吞云吐雾,他感兴趣的不是烟,而是漂亮柔软的烟盒纸。烟不是个好东西,少安曾躲在草垛子里抽过几次,学着老爸陶醉的表情,呛得眼泪花花,晕了大半个下午。少安每次搜集好烟盒纸,便急冲冲钻到人群里边,涨红着脸非常投入,然而几乎每次都输的精光。随后,他就被挤出人群,呆在外围替别人着急。

但是少安不是个轻易自卑的人,他自有感到成功的地方——吹牛皮、讲故事。而且也正是因为这个,少安是同楚燕儿第二要好的男生,而且是和她连着坐了三年半的同桌,这让大家很是嫉妒。有什么办法呢?谁叫燕儿是少安班上最好看的姑娘:黑油油的两个小辫子,扑闪闪会说话的大眼睛,脸蛋儿白嫩里透着可爱的桃红,夏天还穿条乡下难得一见的碎花裙子,那个美呦,常把少安看得傻傻的。少安丝毫不怀疑:班上没有人不喜欢她。

不知道是不是受母亲的遗传,少安吹牛皮的功夫确实无人能及。那时候,很有一些同学听他瞎编的《新西游记》,众星捧月,奉若神明。可少安最得意的不是讲这个,他最喜欢跟同桌楚燕儿讲笑话。燕儿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少安看着特别满足。

少安喜欢讲他的英雄经历。是的,他曾经和哥们儿一起偷路边菜地的黄瓜。因为贪心塞的太多,走不动路还从堰塘坝子上摔下去,撞上一堆热气腾腾的牛屎和牛们惊讶无辜的表情。

他也曾经和哥们儿一块摘人家的杏子,被告发后每天带把小柴刀,狠命地将树“千刀万剐”,害的那树不到来年就光溜溜的死掉。

他还曾经在堰塘坝上练习武术,直拳、摆拳、勾拳、弹踢、侧踢、摆腿,三分钟内便把所有晾晒的稻草人儿全弄进堰塘里。然后回家和父母亲一起倾听“大肥舌”上断子绝孙的谩骂,看着父母亲惊恐疑虑的神情做出完全无辜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

农村出身的人们都知道,乡间父老大都信神,最怕别人背后骂娘,因此不敢做太缺德的事儿,不像现在很多人脸皮那么厚。

少安讲笑话的时候楚燕儿总是嘻嘻的笑,一边用细软白皙如小葱样的手指捂住嘴巴。少安看得痴了,他很想摸摸那几根手指,很想很想。

少安也喜欢讲他哥们儿的丑事。是的,他曾经和哥儿几个赛飞石技能,站在约二十米开外的地方,冲马路上趾高气扬经过的鸭群扔石头。哥儿几个屡砸不中,而少安一出手就砸死了领头的大个儿黑鸭。虽然鸭子的主人何发魁告发了他,虽然哥们儿跑了自己又被打了。

现在,少安正百无聊赖的转着手中的笔,眼神不自主地在窗外探寻着:楚燕儿正和肖路欢快的跳着沙包,开心的手舞足蹈。肖路何许人也?读者朋友大概记得,前文提到少安是楚燕第二好的男生,我想你该猜到了。没错,肖路同楚燕是第一等好的。不仅如此,肖路还是个非常全能的家伙:他和班上几乎所有的女生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而且在男生群体里很有号召力,属于最吃得开的人。

少安不嫉妒他,他觉得自己压根儿没有嫉妒的资本。那家伙虽说成绩一般,可其他方面要啥有啥。平日里就能和众女生“梅儿、蓉儿、燕儿”亲热地叫个不停,这在其他男生那里是绝对无法想象的事。

少安常常审视自己,他在同学关系上从来没有什么大的野心。他朋友不多,除了班上几个和他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斌斌、小强、成儿,就数楚燕儿了。在少安小小的内心世界里,楚燕儿无疑是一块无法估价的稀世珍宝,仿佛有了她这个“朋友”,其他人就再不需要了。

当少安正在教室胡思乱想的时候,教室外边传来一阵疯狂的吵闹声,原来是斌儿在追冯瘦子。冯瘦子不是个什么好鸟儿,常常在杨班那里打小报告,因此大家都很讨厌他。

“抓住他!少安!”斌儿朝他喊。少安“嗖”的一声从桌子底下钻过去,眼看着冯瘦子从后门进来,又要从前门跳出去。少安果断出手,用力将门一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