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青春,一去不回头

13

青春,一去不回头 伤海听风 2165 2011-11-21 13:19:08

  少安是在村上读的小学,每次考试都要翻几个山头到总校双峰去。双峰是个规模较大的学校,在每个村子都有分校,小学班、初中班都有。这一次毕业考十分隆重,关系到何家村村小的荣誉。

话说少安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不把事当事。可这一次毕业考,还是挺挂心的。不只是少安挂心,少安爸妈也破天荒的决定:用摩托车亲自把少安送到双峰去。

清晨,阳光明媚,少安坐在老爸的摩托车后座上享受着习习的凉风。他蓬乱的头发被强行洗了,小脸变得白白的。常穿的那件又破又脏黄黑相间的毛衣经少安妈洗过之后,终于恢复到鲜艳的纯黄色,黑黑发亮的裤子也恢复了原本的深棕色,整体看来仿佛焕然一新。所以少安自小就认为,新衣服不值得艳羡,把旧衣服洗净了照样亮丽无比。

路上遇见好几个步行前去考试的同班同学,少安和他们热情地打了招呼。望着同学们羡慕的眼神,少安感到很自豪,同时也很感慨:“还真没哪次考试像现在这样隆重过呢!”一个大山里的孩子,脚力一般都练出来了,十几里地走去是不成问题的。他今天的心情格外好,甚至预感自己大有考第一名的架势。

进了侯考区,少安才惊觉自己的早餐丢了。这下可着了慌,要是不吃饭,在考场饿晕了可就全完了啊!少安也顾不得害臊了,去问同学有没有多的“存粮”。几经周折,终于从一个女生那里得来了两个鸡蛋。也顾不得形象了,少安几口就吞了下去。可恨他忘了重要的一点,吃鸡蛋不喝水是很噎人的。赶紧的,少安又费劲周折去找了水喝。

“你吃啥了噎成这样?”给他喝水的同学笑问。

“别提了,一口气吞了俩鸡蛋!”少安一脸的委屈。

“啊!考试前你居然敢吃鸡蛋?”同学惊呼。

“咋了?吃鸡蛋咋了?”少安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笨蛋!吃鸡蛋考鸡蛋,吃鸭蛋考鸭蛋,很灵验的!”同学同情地说道。

“上次魏子豪的事情你忘了,没考及格那次?”同学举例作了证明。

少安在一片惊慌中回想——那次老魏两科加起来好像才考了十六分。一股冷汗浅浅地冒上了少安的额头。

这个时候,有看热闹的同学出了主意:“再吃一根筷子!”

原来俩鸡蛋刚好意味着两个零,吃根筷子不就考一百了?少安望着同学递来的一只筷子,难以下定决心。毕竟是一根筷子,怎么吃啊?

考试的预备铃声响了,同学们赶紧跑进了教室。少安很踌躇,到底吃还是不吃。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个事实,这次考试是语文数学共两门,要是只考一百分岂不是都不及格!那还不得吃两根筷子才行?

完了完了,一失嘴成千古恨啊,干啥要吃人家那两颗鸡蛋嘛,少安悔得肠子都青了。无论如何,吃一双筷子这件事实在太不靠谱了。少安忍痛扔掉了它们。管他呢,就这么考吧,霉就霉,总不可能真的考俩鸡蛋吧。少安一扭头冲进了教室,脸上带着一股悲壮决绝的神情。

上午语文考试还算顺利,下午考数学的时候可就有意思了。原来,杨刚龙为了提高考试成绩,中午的时候伙同其他几个老师找监考老师喝了顿酒。所以考数学的时候,监考老师们一个个红着脖子和脸,歪歪斜斜地靠在教室门口,醉醺醺地吹着冷风。对于考室里的情况,似乎不闻不问。于是乎,教室里的人,开始打起了各种小主意。这时候,少安发现教室左后侧有点异样。扭头一看,竟发现教室的后窗外有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定睛一瞧,居然是杨刚龙!少安着实吃惊不小,见他探头探脑,不知道在搞什么。

少安来不及寻根究底,他继续咬牙思考最后一道难题。直到考试接近尾声的时候,少安依旧没有把那道难题拿下,看来那两个鸡蛋的确给他带来了霉运。他抬头四顾,只见后排的几个同学在东张西望,似有所待。少安斜眼瞧见后排几个同学手里攥着个什么东西,急急忙忙地写着考卷。他终于明白了——杨班是在协同教室里一些同学作弊啊!

他再看成绩最棒的方文,但见方文下巴支在考桌上,正悠然自得的啃着圆珠笔。毫无疑问,方文已经把那道题拿下了。少安从来没想过作弊,但这次他有些动摇了。说实话,压根不想作弊的学生几乎没有。再说了,少安觉得自己也没那么高尚。他气鼓鼓地,正考虑用特别的方式弥补两个鸡蛋带来的损失。

“有啥了不起!你的成绩是假的!”一个鄙夷的声音在少安内心飘荡开来。少安忽然像泄了气的皮球,放弃了,他觉得自己抗不过自己的羞耻心。人可以不高尚,但完全可以不做羞耻的事!

少安咬了咬牙,他彻底断了作弊的念头,毅然交上了那份留有空白的考卷。走出考场,失望无奈的情绪溢满了整张脸……

一周以后,成绩揭晓:方文第二,少安第三,楚燕儿第四,而考第一的居然是那个毫不起眼的楚桂书!少安委屈啊,输给方文他认了,毕竟人家是真的比他厉害。可是那个肥胖的女生,那个成绩极其平庸的、曾今殴打过少安的可恶的楚桂书,居然比他们考的都要好!

少安绝不相信,因为那绝不可能。

果不其然,取初中入学通知书那天,同学们纷纷鄙薄地聊着楚桂书的成绩。其中还有几个闹得凶的,当面对着她咬牙切齿。原来,那个女生接到了杨班的答案,把所有题目的答案全抄去了。更可恶的是,她抄完之后,竟然压着那张纸条,不再往前传,致使很多人无缘分享。

“女人啊,多可怕!”少安忽然觉得老爸曾经感慨的那句话极有道理。

可是楚燕儿呢,她是那样的美好!她们竟然可以如此的全然不同!

少安眼里神圣的毕业考,就在这样一场闹剧中草草收场。少安感到不公,但也无可奈何了。他在家里疯狂地享受着毕业后长长的暑假。

下个学期,就要上初中了。少安家的橱柜里安静地躺着和楚燕儿、方文他们一样有着绯红封面的入学通知书:

何少安同学:金秋送爽,飞鸿报喜,你被录取为双峰学校初一新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