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六、何凤来栖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4200 2013-04-23 09:43:19

  雪隐随云白采石游历甚广,入宫却还是第一次,心情极是雀跃。

  异辞素来疼爱她,不仅日常吃穿用度事事过问,连公差时也会绕道玉坊看看她再走。

  “雪儿,一会儿夫人有赏赐千万不要客气。”异辞蹲下身子在她耳边悄悄叮嘱。

  雪隐点头郑重地拍拍他的肩,“放心吧,就象找伯伯讨压岁包一样我绝不留情!”

  “好、这才是好侄女!”异辞哈哈大笑。

  “大哥千万别宠坏了她,这孩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云白笑着叹道。

  异辞不以为然,“雪儿五岁便没了娘,咱们若不宠着点等嫁出去了就没机会了。”

  云白转头望着肃穆静寂的宫楼,鼻子堵然一酸,这几年他们很少提起凌萱。

  “都五年了,该重新来过了——”异辞叹道。

  长夜漫漫榻裘清冷他又何尝不希望有个人嘘寒问暖。云白握起腰间的玉佩道,“配不成一模一样的,又何必硬凑。”

  异辞不由想起早逝的妻子,暗叹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伯伯,你们快点!我已经等不及想见王姑母和小公主了!”雪隐在前面大声催促。

  齐妃在正殿接见云白父女,她还是第一次见雪隐。牵到跟前仔细打量后笑道:“这孩子长得并不随阿弟啊!”

  “嗯,雪儿随他母亲,若是像我哪有这般俊俏。”云白提起妻子语气中有掩不住的自豪。

  齐妃笑容微微凝固,虽从未见过凌萱,但有听说容颜绝佳是位丽人。

  当下拿了一枚紫红色的果子放在雪隐手心和颜悦色道:“吃吧!这是南国珍果,五年开花、五年结果。比金子还珍贵呢!”

  雪隐接过谢了,齐妃又传仲姜公主过来陪她玩耍。俩女童身高年纪相若,初时生疏一会儿便玩到了一处。

  “今儿也是你的生日,挑一件最喜欢的送给你!”仲姜公主牵着她的手走到案前,上面堆满了四面八方送来的贺礼。

  金、玉、文、玩,吃的、用的,一应俱全。雪隐左挑右选,拿起一只楠木盒子打开来是一支玉笔。

  笔筒色青润亮,笔尖是上等狼毛,“就是它吧!”

  仲姜颇觉意外:“这么多好东西,为何偏偏选一支玉笔呢?”

  “这支笔是我爷爷所琢,用的是苍山最好的玉材。难道它不珍贵吗?”

  齐妃闻言对云白道:“想不到阿弟终于打破传男不传女的门规了!”

  云白含笑点头:“我只是不想浪费雪儿的天赋罢了!”

  齐妃心里莫名一痛,我的天赋难道就活该被轻视吗?

  雪隐细心将盒子包了放入怀中:“上花房老三师傅的笔坏了,我若送给他一支新的,他肯定很开心!”

  “这么小就如此善解人意,真是不简单呀!快过来,让姑母多亲近亲近!”齐妃招手唤雪隐到跟前。

  雪隐的玉雪可爱更衬出仲姜的单瘦羸弱,齐妃禁不住羡慕道:“阿弟真是好福气,有个这么聪慧可爱的孩子!”

  一道诡丽的异彩令她聚然回神:“哟,还带着玉佩呢!”

  “嗯,这是我娘给留下的宝玉,雪儿今天偷偷戴出来的。”雪隐知齐妃对玉石甚有研究便举起玉佩呈给她看。

  “为什么要琢成凤凰呢?”

  “姑母听过‘有凤来仪,箫韶九成。梧桐凄凄,何凤来栖‘的故事吗?爹爹说我娘就是那只飞走的凤凰啊!”

  雪隐毕竟是孩童,哪里知晓大人之间的纠缠。

  “何凤来栖”齐妃一字一顿默念,犹如一道炸雷在头顶引爆。

  “听你唤雪儿,名字可曾取?”齐妃忽然调头问云白。

  云白回道:“阿姐见笑了,是凌萱取的名,唤雪隐”

  “雪隐!”齐妃站起身来。

  ”何凤来栖,雪中玉隐。”她头一晕,差点站立不稳。

  寒贞赶紧扶了她回到案前坐定,好半天才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俩个孩子同一天出生谁更长一些呢?”

  云白虽觉有异却如实回道:"雪儿午时出生,应该年长一些吧!"

  “午时!”齐妃摇头道:“阿弟是不是记错了,当年异辞总管禀报给本宫说雪儿是巳时出生的呀?”

  “想是总管大人记错了,雪儿不仅是午时还是正午的呢?”

  “公主命格为阴,若生在午时便能以阳补阴。只可惜生在傍晚又逢一阴,所谓生不逢时也,这一生恐为孤寒之命。”

  玄一法师的声音虽然过了十年还犹存耳际。

  “求法师救救我的王儿!”她不顾位尊,纳头跪下苦苦哀求。

  玄一面有难色:“破解之法也不是没有,只是——!”

  “允儿虽贵为一国夫人但也是一位母亲,若不能庇佑儿女,即便万人之上又有什么意思。”她额头着地重重有声。

  玄一思虑良久叹息道:“也罢,老朽就帮仲姜公主逆天改命吧。”

  “公主及笄之前避与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命格至阳之人相遇,待笄礼过后阴命可除。”

  “何为至阳之人?”齐妃疑惑。

  “至阳之人与公主同年同月同日,正午出生恰逢阳乌展翅,金遂正盛故为至阳了。此命犯天煞,戾气刑克,厄运到时连身边人都不能幸免。

  只有至阴之人方可平衡其戾气,平衡之后其人命格斗转将成凤命尊贵无比啊!是以公主及笄之前千万不能与此人相见,否则便会命数互转。待过了及笄之年,命势已稳就算再相遇也无妨了。”

  ”天下之大同年同月同日午时出生的孩子不知有多少,我如何能知,又如何能防?“齐妃情不自禁一个冷颤。

  玄一掐指一算道:”何凤来栖,雪中玉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