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十三、妙音头牌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4421 2013-04-23 09:43:19

  翌日东院传旨,以蛊乱后宫之罪处巫师以极刑。而太子诸儿则罚在太庙抄写祖训、祀奉灯油半年。

  丽姬夫人得到了齐王高最优厚的安抚,赐住兰园安心静养,小公子无知由王后代为抚育。

  消息传来,众人嘴上不语心中早已哗然。

  兰园的规格并不在芳华宫之下,更重要的是地处东院毗邻齐王殿。这岂不是近水楼台更能妖媚惑主?

  妃嫔们又妒又气,免不了聚在郭后面前诉苦。郭后抱着白胖胖的无知公子自得其乐,闻言只是淡然一笑:“想如她一般并不难,你们写个贴子拜燕王为义父即可。”

  丽姬当初是以燕王义女的身份入宫,众妃嫔情知比不过,也不好再生埋怨。

  太子去了祖庙,眼中钉又去了东院。西院里宁静的日子一晃便近半年,农历八月的时候中秋节来了。

  在齐国流传着素颜拜月的故事,相传素颜自幼虔诚拜月,长大后以超群品德入宫但未被宠幸。某年八月十五赏月,齐王在月光下见到她,觉得她美丽出众,当即立为王后。从此,中秋拜月庆典越来越大。

  而在民间,则又是另一番歌舞升平的景象。

  望月楼是民间最大的歌舞乐坊,号称没有奏不了的曲,没有唱不了的歌,没有跳不了的舞。是中秋之夜临淄最为热闹的地方。

  望月楼里有三大头牌,天下闻名。

  雅弦阁诗韵姑娘精通音律,无论多么一般的曲子在她指下皆可化成神仙之音。奇音阁沉珠姑娘则以歌唱见长,一曲唱罢,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妙音阁云裳姑娘不仅兼二人之所长,还有一副绝妙身骨,其舞技若为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三大头牌异常大牌,没有谁能一亲芳泽。曾经有人豪掷万金强买一夜春宵,银俩交讫后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也有人耍酒疯赖着不肯走,可第二天便真的疯了。

  多年来望月楼开门迎客官商巨贾络绎不绝,可是没有人知道它的背景,更没有人见过它真正的老板。只有一位笑呵呵的常妈妈掌管着楼中的大小事物。

  男人们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每年一次的中秋,因为望月楼有一个月圆之夜帮人圆梦的规矩。

  只要这晚头牌明灯不灭,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帮你实现。虽然宾客们每年乘兴而来失望而归却依然趋之若鹜。

  今年负责掌灯的是妙音阁的头牌集弹、唱、跳于一身的云裳姑娘。这一夜,妙音阁里早早便高朋满座,名士、名流济济一堂。

  收到邀贴的任意一位都有着令人咋舌的身份。比如楚国最大的绸布商景怛、鲁国的马商离梵、魏国的矿石商齐候还有齐国的盐商成荫,这四人个个都是富可敌国的巨贾。

  当然,也有不熟悉的神秘人,比如刚进来的这位锦衣少年。玉冠束发,面容俊美。虽然身形瘦削,燕绣的锦蓝长袍显得不太合身仍掩不住清雅之姿。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步态轻盈地走到写着”百里奇“三字的桌子前坐定。

  百里奇之名很普通,金石世家百里氏却几乎无人不知,那是燕国赫赫有名的大家族。人人禁不住倒吸凉气,目光又落在大厅中心一张楠木桌上,揣测着姗姗来迟的不知是哪位世家豪客。

  突然,堂上纱缦中一声琴吟,飘来一股如兰似菊的芬芳。

  闻香回头,见厅外花廊上白衣胜雪的青年正踏月而来。他深邃的眸子如皓月临空,爽朗清举。玉冠在星辉下闪着莹润的光泽,梭角分明的俊颜牵动着满天星华,万点光辉。

  厅上骤然无声,所有目光跟随着他穿过厅堂径直到中间楠木椅前翩然坐下,琴音随即而止。看来世上不是只有绝妙女子才令人赏心悦目。

  他的桌上并没有字牌,宾客们一阵骚动。令望月楼抚琴相迎,把四大富贾、世家大族挤在旁边的人。其身份与地位之高难以相像,莫非没有字牌才是真正的大牌?

  白衣青年仿佛已习惯万众瞩目,淡定坐下后修长的手指握着玉杯小酌了一口。动作优雅,显示出极好的教养。

  大厅的灯突然幽暗下来,叮地一声——似天籁空灵,宴席上刹时寂静无声。

  仿如一股山泉从如烟似雾的轻纱帐帷中缓缓流来,是那样的清澈悠扬,无拘无束。就象少女拂过面颊而留下的清香,又似杨柳枝头飘过的微风。时而低沉呢语、时而飘渺如絮、时而激扬如潮、时而空灵如妖。

  酒不香、菜无味、心涌似潮,人亦无声,琴音的魔力是如此巨大。直到台上灯火通明,一位红衣女子从帐后盈盈而出妙音阁里才掌声雷动。

  一身红萝裙飘逸如风,白似凝脂的肌肤闪着珍珠的光润。一双美目蕴含着千种雨露,窈窕身姿摇曳着万种风情。

  云裳果然不负望月楼头牌、妙音阁的魁首的称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