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十七、齐宫重逢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408 2013-04-23 09:43:19

  从太子回宫一直传言不断,一说太子诸儿将迎娶燕王最宠爱的女儿邀月郡主。据说郡主样貌冠绝天都无人能及,而另一件事更令宫女们无限期待,据闻郑国使团将为陌玉公子求亲,求的便是宣姜公主。

  陌玉公子何许人也,宫里面最近的话题中心都是他。

  所有消息汇成一个结论,陌玉乃郑王的大儿子,从小受教于宫外的绝世高人,通晓五音风华绝代。

  雪隐听宫女们议论纷纷叹道:“郑王一定很宠爱这个儿子!”

  “你怎知道?”眉生奇道。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雪隐笑言:“要多有自信的父母才会取这种名字。”

  眉生丝毫听不出她语气中的调侃:“他们的命真好,什么都可以与生俱来。”

  “你也不错啊,有咱家小爷牵挂着,哪像我一个人孤零零的”雪隐故意做出苦哈哈的表情。

  “哎呀,羞死人了。”眉生赶紧捂住红晕的脸。

  “不承认,昨儿你和那帮花痴姐妹说陌玉公子在天都周王宴上的事迹,我和小爷就站在这柱子后面听得一清二楚。你们一个个如痴如醉,可有人当时脸都绿了。”

  眉生急得跺脚:“完了,完了。难怪小爷今儿看我的眼神怪怪的。那可怎么办,怎么办啊?”

  雪隐耸肩,“自己闯的祸自己圆呀,谁让你水性扬花的。”

  “仲姜,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我吗?我打小心里头就只有——只有——”说着,面上飞起两朵红云娇羞可爱。

  “只有什么?”雪隐忍住笑明知故问。

  “只有——他了”说到“他”字,眉生捂着脸声音小得不能再小。

  雪隐狡黠地对着花丛喊道,“小爷,你出来吧。有人终于承认了。”

  “啊——”眉生赶紧回头,花丛里哪有人影忙扭过身子追着雪隐一通跑:“还以为去太庙清休半年你会变成好人,谁知越来越坏!”

  雪隐绕着花丛一个劲躲闪,嘻嘻哈哈欢声不断。

  “放心,今儿的事我会一字不漏的全部禀报给小爷!”雪隐哈哈笑着跃上长廊,没留神结结实实撞在来人肩上。那人身板极为健实反将她一头撞飞。对方反应甚是敏捷迅速拉住她的胳膊奋力一扯,雪隐稀里糊涂撞入一个幽幽清香的怀抱中。

  “大胆!”一声喝斥。雪隐忙从那人怀里挣脱开来扭头见到郭后愠怒的脸。她身后还站着太子、宣姜公主、楚童以及浩浩荡荡一大帮人。

  这一幕太过突然,慌忙一头跪下。

  “疯疯颠颠成何体统,太子平日就是这么管教宫奴们的?”郭后扫诸儿一眼神情极是不悦。

  “请王后恕罪,奴婢们知错了!”眉生慌慌张张跑过来赶紧跪下。

  “小奴不小心冲撞了凤驾,还请王后降罪!”雪隐暗叫不好,郭后极少板脸训人今日真是撞到刀尖上了。

  “是仲姜啊!”郭后认出她后脸色稍有缓和,“方才还跟太子夸奖你是个知书达礼识大体的孩子,怎么背地里这么个无法无天。难道这半年在太庙修习得还不够吗?”

  “母后,仲姜平日里陪着孩儿读书习武甚是劳神。所以孩儿才会让她们在园子里玩耍不必拘礼,母后若要降罪就先罚孩儿吧!”

  郭后眉尖紧蹙:“待人亲和是好的,但也不能因此而坏了规矩。别忘了你可是齐国未来的君主,传出去怎令人信服。”

  “母后教训得极是!”诸儿神情恭谨,宣姜公主娇滴滴对身旁的男子笑道:“宫奴们莽撞,请大公子千万不要笑话!”

  “我的殿里平常与太子一样,公主不必挂怀。”嗓音清润雪隐一怔,情不自禁悄然抬头。一双深如皓月的眸子满含着笑意正对着她。短短数秒雪隐如针芒在背。

  “看在陌玉长公子的份上本宫便饶了你,快去备些好茶招待贵客吧!”郭后虽然严厉却极少惩罚宫奴。

  雪隐长舒了一口气,躬身退向后厅。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在跟着自己,不知不觉衣襟上全汗透了。

  “仲姜,那人真的是陌玉公子?”眉生一边烧水一边激动不已,“我终于见到真人了,果然风采卓然当真是鹤立鸡群——”

  “嘘——”雪隐一眼白过去:“不想活了,乱用词!”

  眉生捂嘴暗自偷笑,雪隐却暗自发愁,世上怎会有这么巧的事儿。

  烧水,洗茶、冲、泡很快完成,雪隐与眉生麻利地托着茶盘,从偏殿小心奕奕朝正殿走去。绕过长廊闻到袅袅清音,直泌心脾。

  殿里一片寂然,陌玉堂前席地而坐,一身玄衣阔袖神态超然,指尖优雅地划过琴弦,姿态翩翩。

  雪隐突然想起那日眉生与宫女们闲聊天都宴会上陌玉的故事,眼前的画面仿似那日重现。

  在天子盛宴上,各路侯王卯足了劲争献奇宝。正值暗涛汹涌之际,袅袅清音如空谷来风泌人心脾。

  举目望去,殿上阶前,白衣胜雪席地而坐的陌玉低垂着眼脸,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

  落日斜阳在他惊若翩鸿的脸上涣起金色的光晕,公子眉宇间透露着穿越万古的超然,如墨的青丝隐隐拂过淡红的唇。

  弦音妙韵如走入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眩目的、纯净的、闪耀的、黯淡的——五光十色、络绎不绝。天地茫茫间,又如一支白色精灵曼舞婆娑,高贵优雅。它时如流泉,清澈委婉。时如珠落玉盘,清脆玲珑。又时如咆哮的潮海,荡气回肠,撼人心魄----

  百折千回,绵绵凝绝,声如裂帛,陌玉纤指轻轻抬起,嘴角微微上扬,似琉璃牵动着满天星华。

  她那日在一旁曾偷笑不已,可叹在这个禁固的宫城里宫女们春心萌动做着不切实际的花痴梦。

  而此时此刻,大殿上下徜徉在余音袅袅中不能自已的又何止只是他人,眉生她们的描述果然是那么恰如其份。

  一曲终了满殿喝彩,就连一向不通音律的楚童也连声叫好。

  雪隐托着茶一一斟上香茗,走到陌玉案前,深邃的眸子隔着温热的水雾有种另样的温度。雪隐的手心一热,一杯热茶全洒在手上。

  “啊——”惊叫声中,诸儿冲过来满面关切:“烫着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